《午夜当铺》
第23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不瞒你说,我最近在处理那套房子的时候,看到了脏东西,而那脏东西,就是她。”
  梁永刚这次显得更为惊讶,然后继续狡辩说:“别以为你编一个鬼故事出来,就能吓唬我,就能让我说出原本就没有发生过的事儿。”
  张国林说:“老梁,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跟我一起去西陇郡那套房子走一遭。”
  梁永刚还准备说什么。
  李成二就搂着他的肩膀说:“兄弟,既然心里没鬼,又何惧鬼魂呢?走一遭吧!”

  梁永刚期间试着挣扎了几下,但是他的力气终究敌不过李成二,肩膀还被李成二摁的有些疼。
  无奈他只好忍着肩膀的疼说了一句:“好,好,我跟你们一起去西陇郡。”
  我则是直接对张国林说了一句:“结账!”
  说罢,我就起身往外走,李成二搂着梁永刚的肩膀,防止他逃走。
  张国林则是跑去结账了。
  我们往外走的时候,那些美女们还堆笑问我怎么不玩了,我没说话,李成二那边笑嘻嘻地说:“办点正事儿去,等哥们办完了正事儿,再来找你们嗨皮!”
  那些美女们也是笑着说,欢迎我们再来之类的话。
  下了楼,我开了车门,李成二就直接把梁永刚塞进了我的车里,接着他也钻进后排座,一把摁住梁永刚说:“老实点,别逼我动粗。”
  我则是去前面开车。
  我们等着张国林,他也是上了我的车,跑到了副驾驶去了。

  几个人里面,也只有我没喝酒,能够开车。
  在去西陇郡的路上,我也试着问了梁永刚几个问题,可他始终死鸭子嘴硬,什么也不肯说。
  到了西陇郡,因为张国林在车上的缘故,我们车子直接进去,然后开到了那栋楼下。
  李成二“搂着”梁永刚下去,我和张国林也是一前一后下了车。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李成二是空着手来的,便问了一句:“你的工具呢?”
  李成二笑道:“这种住宅区能有什么大东西?要什么工具,看我现场给你发挥,到时候屋里随便找点东西拿在手里,我都能把脏东西给干翻了。”
  看着李成二这么自信我就说了一句:“你最好别拉胯。”
  李成二比划一个“ok”的手势,让我放心。

  简单聊了几句,我们就一起上楼。
  来到七楼的门前,李成二就说了一句:“里面的阴气是挺足的,看来里面那位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梁永刚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害怕,恐惧,同时又想要伺机而逃,他想要呼救,可因为心虚的原因,又不敢大声呼叫。
  张国林开门的时候战战兢兢,钥匙对了半天才插到钥匙孔里。
  门一开,我就感觉一股寒气涌了出来,我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进门之后,张国林赶紧把客厅的灯打开,然后问了我一句:“接下来怎么办!”
  不等我开口,李成二就说:“接下来就看我的了,我们宗老板在旁边督导我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沙发上。

  梁永刚则是被李成二推到墙角说了一句:“站好,别乱动,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梁永刚攥着拳头,看样子想要反抗,可一看到李成二的脸,他就像一个泄气的气球。
  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张国林不敢坐,就在沙发旁边站着,问我和李成二要不要喝点什么。

  李成二说:“去厨房找两个碗,一个接上半碗的凉水,一个放半碗的盐。”
  “对了,再拿一双筷子过来。”
  张国林赶紧去照办。
  李成二又补充说:“对了,家里如果有白纸的话,给我拿一张白纸来。”
  张国林问需要不需要笔。
  李成二就阴阳怪气地说:“让你拿什么,你就拿什么,哪有那么多的废话,要笔干什么,写遗书啊?”
  张国林被李成二训得一愣一愣的,哪里还敢多问,赶紧往厨房跑去了。
  李成二一边活动手脚,一边对我说:“宗老板,一会儿给你表演一个大变活鬼。”
  看着李成二一副没正行的模样,我就提醒他:“这房间里的东西可难缠的很,之前还跟到我车里去了,让我差点出了车祸。”
  李成二“哦”了一声说:“不怕,人善被欺,你就是太善良了,脏东西看你好欺负,才捉弄你的,别说我,换成了他,那脏东西都不敢出来。”
  说着,李成二指向了梁永刚。
  我疑惑道:“他?他可是凶手……”
  我没说完,梁永刚就辩解:“我不是!”

  李成二指着梁永刚的鼻子说:“你,闭嘴!”
  说罢,他又笑嘻嘻让我继续说。
  我继续说:“按理说,被杀的人变成了脏东西,不是应该找杀他的人报仇吗,为什么反而不敢出来了?”
  李成二笑道:“很简单,因为这孙子身上的戾气太重了,重到脏东西都害怕,据说啊,像刽子手、屠夫这样的人,因为沾染杀戮太多,所以身上的戾气极重,一般的脏东西也都会敬而远之。”

  “梁永刚手上有几条人命,相当于刽子手,所以不厉害的脏东西害怕他也是正常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梁永刚说了一句:“刽子手。”
  梁永刚眼神开始有些闪躲了。
  这个时候张国林已经从厨房出来,两个碗,一副筷子也是放到了我们面前的茶几上,一个碗里面半碗凉水,一个里面半碗的盐。
  接着张国林又飞快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找出一张白纸来平铺在茶几上说:“李先生,都准备好了。”
  李成二点了点头,然后挥手让张国林站到一边去,接着他走到茶几面前,然后往几个方向打量了一通。
  他先拿起一根筷子放到凉水里搅拌了几下,然后慢慢地将筷子竖立在凉水里,他食指摁着筷子让筷子不那么容易倒掉,接着左手去另一个碗里捏了一小点盐放到碗里,随着那些盐沉底,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掉,李成二就说了一句:“人无盐,而无力,人无力,则气象虚,无量道法,以盐固气,给我定!”
  说罢,他缓缓挪开摁着筷子的手,而那筷子也是直接竖立在了乘着凉水的碗里。
  见状,我就疑惑地说了一句:“平衡术?”
  李成二笑道:“这可不是平衡术那么简单,你吹一下看看。”
  我愣了几秒,然后对着筷子吹了一口气,那筷子偏了一下,然后迅速又竖立在弯的正中央。
  这场面极其的尴尬,我看着那筷子恢复原位,胳膊上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李成二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把另一个筷子拿在了手里。
  我问李成仁是不是要把另一个筷子竖立在有盐的碗里,他摇头说,不是。
  我没有再继续问,生怕打搅了李成二。
  这个时候一旁边的梁永刚、张国林也是看傻了,因为那筷子的表现,太不科学了。
  李成二拿起另一只筷子之后,继续说:“凉水碗里的筷子相当于是定气的神针,盐水把整个房间的气都和这碗水联系在了一起,神针定,则气相固,只要神针不倒,那屋子里的脏东西就逃不出这个房间。”
  我心中将信将疑,可李成二却格外的自信继续说:“筷子,食之器也,民以食为天,所以这筷子便是通天之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