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25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简单说了几句,我们就上楼去了。
  来到夜当,我就发现袁木孚正在门口附近的金丝楠木小桌子上喝茶、嗑瓜子,同时刷着微博。
  见我们上来了,他就把手机收起来问我:“事情还顺利?”
  我说:“顺利,明天走协议了。”
  袁木孚笑了笑说:“恭喜你了。”
  说罢,他转身去看李成二:“李成二?”
  李成二也是笑着伸手说:“正是在下,咱们这算是第一次见面,我听师父经常提起袁家老太爷,还有你父亲,他们都是我心中的偶像。”
  袁木孚也是礼貌地笑道:“过誉了,倒是尊师的很多事情,让我佩服的很。”
  两个人礼貌胡吹了起来,我便直接去了柜台那边,反正也没什么事儿,我正好躺下休息一下。
  我刚走到柜台旁边,就发现从周家收来的那个青铜棺摆在柜台上。
  袁木孚立刻对我说:“这东西不适合在楼下放着,我挑出来放到楼上来,血玉也在里面,你找个地方摆放起来吧,毕竟物件是你收来的。”

  我点头,然后抱着青铜棺去转了一圈,就随便在一个有空位的货架摆放上。
  此时李成二就凑到袁木孚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袁木孚愣了一下然后就说:“东西的话,我还没准备好,你再宽限我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亲手送给你。”
  李成二说:“不急,不急,那东西我也不急用,你也不用太着急。”
  袁木孚赶紧说:“是我疏忽了,这件事儿父亲也跟我提起过,只不过最近我有点忙,这件事儿给耽搁了。”
  我这边好奇问道:“什么东西啊?”
  袁木孚说:“一剂药……”
  袁木孚正要说下去,李成二就道:“还是先别跟宗老板说了,毕竟这是咱两家的事儿。”

  袁木孚点头说:“也是,是我唐突了。”
  袁木孚不说了,我心里就好奇了起来。
  可惜不管我怎么问,袁木孚和李成二就是不肯多给我半点的消息。
  今晚夜当还是闲的很,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客人来。
  我们三个人闲着没事儿,就斗了一会儿地主,扑克牌是李成二专门跑下去找了一个二十四小时开门的便利店买的。

  差不多凌晨三点半,再有半个小时我们夜当就要关门的时候,袁木孚的手机就响了。
  手机上显示是马叔打来的。
  袁木孚接了电话“嗯”了几声,然后就说了一句:“让他上来吧。”
  挂了电话,袁木孚就对我说:“来客人了。”
  夜当的客人?

  在这里,我只见过蒋家的人,还有那个要掐我脖子的苏老,除了他们,我还没有见过其他的客人。
  不一会电梯的门就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穿着一身宽松的太极服,右手拎着一个黑箱子,左手捏着一串佛珠。
  他五官还算不错,特别是他的嘴,双唇肥厚而又丰满,这便是相门中的牛口,主富贵,这样的人一般好好干,不作践自己,一生衣食无忧,富裕昌隆。
  口,又是五官相门中的出纳官,又主人际关系,财色出纳等等。
  他的双唇虽为牛口,但是嘴角却有轻微口疮的出现,说明他最近因为某些事儿,导致自己作息不规律,进而缺水上火。
  而这种火气反应在出纳官上,就说明他和人闹了矛盾。
  他的双唇,还有轻微的发紫,所以再往深的说,他和别人的矛盾还不小,这种矛盾甚至威胁到了他的一生富贵。
  我看着他没说话,他上来之后就先去找袁木孚握手,然后说了一句:“袁先生,你的父亲不在吗?”
  袁木孚指了指我说:“现在他是我们夜当的大朝奉,我来给你介绍下,宗禹,宗延平老先生的长孙,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同时袁木孚也是看向我,然后介绍那男人:“宗禹,这位是省城董福楼的大老板,蔡徴耀,蔡老板。”
  我笑着说:“董福楼,我知道,我徒弟经常让我到董福楼请客吃饭,可惜太贵了,我请不起。”

  说着,我就伸手去和蔡徴耀握手。
  他也是赶紧和我握住,同时赔笑说道:“宗大朝奉,您这是那里的话,下次您再去,给我打电话,我直接给您免单,我们董福楼的菜,只要账面上有的,您随便点,全免单。”
  蔡徴耀一口一个“您”的敬语,让我有些不适应。
  我就说:“还是不要用敬语称呼我了,你这样叫,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老头子似的。”
  不过我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同时我也慢慢意识到,荣吉背后的实力有多么的雄厚。
  董福楼,很多城市都有分店,一提董福楼那都是豪华饭店的象征,他和张建年的集团也有一些合作,算是省城餐饮行业的标杆企业之一。
  而这样企业的大老板,见了我这个夜当的大朝奉,竟然要用您字。
  荣吉,再一次刷新我的认知。
  握过手之后,袁木孚就问蔡徴耀:“蔡老板,您这次来?”
  蔡徴耀立刻说:“是我自己走错了路,把董福楼逼上了绝境。”
  说话的时候,蔡徴耀脸色变得不是很好了。
  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那金丝楠木的茶桌,然后给蔡徴耀倒了一杯茶过来。
  等我们都坐下后,蔡徴耀才继续说:“省城的凯达集团,你们知道吗?”
  我点头说:“知道,是咱们省城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房地产公司,据说原来是一家房屋经纪公司,后来自己开发了项目,做的还不错。”
  蔡徴耀说:“我当初也是这么看这家公司的,所以我就找到了这家公司的老总,然后买了一点股份,成了这家的持股人。”
  “不过经营方面,我是没有参与的,我只是持股和拿分红。”
  “一年前,凯达和永隆盛在咱们省城南郊一块地,凯达赢了,这就让永隆盛怀恨在心。”
  “不过现在是法治社会,永隆盛也没有办法直接报复我们。”
  “凯达拿下了那块地,野心就变得更大了,拿地、拆迁、建房、宣传等等,需要的钱远比我们预估的多得多。”

  “没办法,我们股东只能往里面继续砸钱。”
  “毕竟那边的项目要是发展起来,按照目前房地产的形式,我们的收益将会是投入的好几倍。”
  “可我没想到的是,凯达的经营层面却自己出了问题,他们在民间搞了一个集资,让村民投钱,然后承诺给人家高回报。”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是非法集资啊?”
  蔡徴耀点头说:“是啊,就是说这事儿,最主要的是,数目已经过亿了,而这件事儿被永隆盛的人知道,直接给举报了。”

  “这一举报,有关部门一介入调查,凯达的董事长、法人被抓的抓,问的问,凯达瞬间崩塌了。”
  “那个项目自然也黄了。”
  “而我们投进去的钱,也是被死死的套住了。”
  “我投入的钱不少,这一下就让我们董福楼的资金链出了一些问题,现在银行贷款、酒店的成本,一笔笔支出都压的我有点透不过气来。”
  “所以我才想来咱们这里,当一样东西,想要换点钱,来帮助我们董福楼度过这一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