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27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我们荣吉还真是有钱啊。
  蔡徴耀那边也是立刻说:“我考虑好了,现在就走协议吧。”
  袁木孚看了看我说:“宗禹,你休息一下吧,协议的事儿我来,赶紧去把手洗一下。”
  我点头。
  碰那些古物,越是年代久远的,对我双手的伤害越大,特别是两千年以上的,若是鉴定完之后,不尽快洗手的话,可能会降低我双手的感知度。
  所以我就去洗手台那边,把手又洗了一下,这次我没有让它自然晾干,而是用一边的毛巾擦了一下。
  我洗手回来的时候,袁木孚已经在给蔡徴耀办手续了。
  见我过来,李成二就对我笑了笑说:“你这双手真的这么金贵啊?”
  我摇头苦笑说:“爷爷没有说,只说我这一双手养出来不容易,让我不要给毁了。”
  李成二点了点头说:“你这本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佩服,佩服,以后咱们出去浪的时候,开酒这种事儿我来,妹子我替你抱,别坏了你的手。”

  我直接对李成二说了一句:“滚滚滚……”
  不一会儿蔡徴耀那边手续就办好了,他刚准备离开,我就叫住他说:“稍等下,按照我们荣吉的规矩,我要送你一卦,让你度过这次的危机,你光是拿了这些钱,不足以度过难关。”
  蔡徴耀对着我连连点头,同时赶紧说:“恳请宗大朝奉指点迷津。”
  袁木孚问我需不需要算卦的工具,我对他摇了摇头说:“不用,蔡徴耀这个问题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他的面相中就藏着破解此难的玄机。”

  袁木孚笑了笑。
  蔡徴耀继续问:“我的面相?还请宗大朝奉明示。”
  我对蔡徴耀说:“你的出纳官出了问题,预示着你和别人起了很大的矛盾,这个矛盾才是你遇到危机的源头。”
  蔡徴耀还算聪明,立刻说了一句:“永隆盛?”
  我点头说:“没错,永隆盛和凯达的矛盾,也是永隆盛和你的矛盾,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之前投在凯达的钱,就永远拿不回来。”
  “永隆盛想要凯达的那块地,现在凯达出了问题,那永隆盛肯定会想办法,把那块地再弄回来。”
  “你如果这个时候帮永隆盛一把,而不是因为凯达的事儿,而记恨它们,那你们的矛盾也就消除了,你帮助永隆盛接手,那你之前投入的钱,也不至于打水漂,很可能还会让你成为永隆盛重要的合作伙伴。”

  “这对你将来的发展,可是……”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笑了笑说:“点到为止,具体怎么做,你在商界混迹了这么多年,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蔡徴耀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说:“宗大朝奉,您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之前光顾着和永隆盛赌气了,完全把合作的事儿抛诸脑后了。”
  我对蔡徴耀说:“永隆盛收购凯达的残局,也急需你这样有份量的人帮助,所以你对他们来说,也是雪中送炭。”
  蔡徴耀点头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真是太感谢您了,宗大朝奉。”
  送走了蔡徴耀,袁木孚就对我说了一句:“你帮了蔡徴耀,恐怕永隆盛的人,迟早也会找到你,咱们荣吉又要加一个会员了。”
  加会员?这个要怎么操作呢?
  关于加会员的事儿,我还是很有兴趣的,就向袁木孚多问了几嘴,他简单的说:“咱们这里的会员分着天、地两级,其中天字列的会员会有咱们这里的电梯卡,之前的苏老、蒋老,你见过的,都是咱们天字列的会员。”
  “地字列的会员,没有咱们这里的电梯卡,要进入夜当,就必须要马叔、马婶传话,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决定地字列的会员能不能上来,就比如刚才的蔡徴耀。”
  我点头说:“这样啊,那办这些会员需要什么条件啊?”
  袁木孚没有再细说下去,而是对着我摆摆手说:“这说起来有些复杂,等着真有人要办会员的时候,我再详细给你讲吧。”

  袁木孚不肯细说,我也就没有问下去。
  经过蔡徴耀的事儿,夜当差不多也该关了,我们便一起离开了这里。
  袁木孚直接回了家,李成二直接回了自己住的酒店,而我开车到附近找了一家便宜的酒店又将就了一晚上。
  次日清晨,我又是一觉睡到中午,我打电话给张丽请假的时候,她就笑着说:“没事儿,你以后每天下午来这边坐坐就好了,不用一直给我打电话请假,对了,吴秀秀的单子成了,今天上午张国林来签字了。”

  我这边也是笑了笑说:“那行,秀秀总算是做了一个大单子,可喜可贺。”
  张丽那边又说:“那套房子,我已经做了死当处理,钱我也补给张国林了,所以你下午来店里,到我办公室拿钥匙,你以后就搬过去吧,你也不能天天睡酒店。”
  房子给我住?
  西陇郡的房子的确不错,虽然之前闹过脏东西,但是已经被李成二给处理了,我完全不用担心。
  而且我对那一套房子也还挺满意的,所以我就赶紧说了一句:“那多不好意思啊。”
  张丽电话那头儿就笑着说:“行了,你跟我还客气上了,下午记得来上班。”
  简单聊了几句我们就挂了电话。
  简单起床洗漱了一下,我便离开了酒店,奔着荣吉去了。
  到了荣吉,吴秀秀先是兴高采烈地跟我炫耀,然后又说晚上下班请我吃饭。
  我晚上没什么事儿,也就答应了下来。
  跟吴秀秀聊完,我就去了张丽的办公室,她直接把钥匙给我,然后说了一句:“房子是你的了,你随便住,水电费,物业费,自己去交。”
  我笑嘻嘻地说:“好!”
  我最近好像转运了。
  出了张丽的办公室,我和吴秀秀就在柜台里做到下班,整整一下午,我们这边也没有什么业务。
  下班了,我们便准时关门离开了。
  吴秀秀这次没有请我去对面的小吃街,而是准备大吐血,请我去董福楼。

  去之前,我就对吴秀秀说:“咱们去董福楼,就算只有咱两个,一顿饭少说也要上千块,你确定?”
  吴秀秀就说:“确定,这次要是没有师父,别说单子了,我可能还会被脏东西缠上呢,走!”
  说着吴秀秀主动来挎我的胳膊,搞的我和她像是一对小情侣似的。
  吴秀秀长相清秀,人活泼可爱,今天更是穿着一身清凉的白色连体裙,更是把她的可爱衬托的淋漓尽致。
  到了董福楼,上面早就没有了停车的位置,我们就去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
  第一次来这里,吴秀秀有些紧张,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生怕走丢了似的。

  在电梯里面的时候,她还对我说:“一会儿点菜的时候,师父你记得手下留情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
  走出电梯,进了董福楼的主餐厅,吴秀秀就显得更紧张了,她的双手开始发抖。
  我笑了笑说:“别担心,你要是怕花钱,我来请客,想吃什么,你随便点。”
  吴秀秀摇头说:“不行,说好了,我请师父的。”
  进了餐厅,一个穿着旗袍,个头高挑,样貌绝佳的女服务员就走过来问我们有没有预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