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31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裴小鸣飞快跑到书架旁边一个保险箱,然后输了密码,又拧巴了几下,才将其打开。
  她从里面取出一个二三十公分长的木箱子。
  她将箱子放到我的面前,然后缓缓打开,一个金灿灿的镶宝石金瓶子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宝石的周围还有金累丝錾花雕饰。
  累丝工艺昌盛始于唐宋时期,那个时候贵妇人的头饰上,很多都会用累丝的做工,累丝说白了就是把金银拉成丝,然后再编织、辫股、焊接等等。
  立体的累丝制品,更要经过“堆灰”的工序。
  而堆灰要把碳研制成粉末,用白芨草泡制的黏液调制成塑(塑体)料,然后将其塑成所要制成的物象,再在上面进行累丝,焊药焊接,最后放于火中,将里面的碳模烧毁,再用特殊的材料清洗打磨,让其成中空的玲珑剔透的艺术杰作。
  其中每一环的工艺,都把古人的智慧显现的淋漓尽致。
  而累丝起源于春秋,昌盛始于唐宋,后来历朝历代的皇室物品中,皆可看到累丝工艺的无价之宝。
  錾花也是一项工艺,是在瓶子的表面用基本图形的錾子,用锤子凿击,然后形成图案。
  我一边看,一边把这些缓缓道出。
  最后我指了指瓶子说:“这金累丝的錾花金瓶,做工的确没得说,可累丝和錾花的图案却是有些平庸,像是寒梅之花。”
  “你这梅花金累丝錾花瓶,是盛唐的产物,皇室以龙、凤为贵,就算是花,也是以牡丹为国花。”

  “所以你的这件东西,应该可以排除是皇室的东西。”
  我说到这里,裴小鸣就说了一句:“皇室应该也有梅花的制品吧?”
  我笑着说:“梅花开自苦寒时,是苦寒之花,多为落魄书生,或者不得志的人所喜爱,皇室喜欢梅花的人并不多。”
  “就算是皇室有人喜欢,多半会作以书画,不会制成金银器,这和梅花的特质不相符。”
  “可是呢,你这东西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裴邵岩就说:“那你这话就有毛病了。”
  我笑了笑,然后问哪里可以洗手。
  裴小鸣指了指办公室里面自带的洗手间说了一句:“那边。”
  我去那边洗了手,然后走过来,等着手自然晾干,同时嘴里慢慢说了一句:“你们先别急着反驳我,我说他不是出自皇室,并不是说它的价值就低,相反,你这梅花金累丝錾花瓶,内存玄机,只是后来持有它的人一直没有发现,这或许也是制造者给后世之人开的一个玩笑。”
  裴邵岩和裴小鸣父女俩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我这话说的什么意思。
  我的手干透了,便伸手去拿那瓶子,同时继续说道:“来吧,现在就让我给你们解谜吧。”
  见我伸手就要去碰那金瓶,裴邵岩本来想要阻止,可裴小鸣却在旁边拉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头。
  裴邵岩这才没有吭声。
  我将金瓶拿到手里然后缓缓说了一句:“这梅花金累丝錾花瓶,是盛唐的产物,而在盛唐时期拥有这样工艺的工匠也不在少数,但是能如此的繁琐的工艺上再加进机关之术的,恐怕就只有唐中宗李显时期的杨务廉一人了。”
  裴小鸣有些疑惑问:“杨务廉是谁?”
  我道:“杨务廉是唐代最有名,最厉害的工匠,善营造宫殿楼台,曾经官至将作大臣,后来因为贪污数千万被罢免。”
  裴小鸣又问:“贪污那么多,只是被罢免吗?”
  我笑着说:“其实罢免都谈不上,而是被降职,将其贬为了陵州刺史,唐中宗舍不得杀他。”

  裴小鸣惊讶说:“这么说,杨务廉真是有一个大本事的人?”
  我点头说:“那是自然,杨务廉还在沁州的时候,曾经造过一个木制的机器人,长相酷似僧人,一手执碗,自能行乞,一日行乞所得竟能过千,这件事儿也让他声明远播。”
  裴邵岩愣了几秒说:“胡说八道,那个时候怎么可能造出机器人?”
  我道:“唐人张鷟曾在《朝野佥载》中记述过,你可以去翻查一下,看看我有没有说谎,那本书里面记载了很多朝野趣事,很有趣的,读起来也不会太乏味。”

  裴邵岩没吭声。
  我继续说:“而我手里的金瓶,表面镶嵌的宝石,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装饰之用,而是机关的按钮。”
  我轻轻触碰那些宝石,感受它们的巧力着点,然后轻轻扭动它们。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瓶子的里面传来一声“啪嗒”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掉在瓶底,而我看了看瓶子内,内壁上竟然有一个开合的暗层,那暗层的设计极为精妙,若是不开启,根本看不出来它的存在。

  我笑了笑说:“只有几毫米厚的瓶壁,竟然还能造出暗层来,这等工艺在那个年代着实有些了不起。”
  一边说,我就将瓶口倒过来,然后从瓶子中就掉出一张弯成瓶壁形状的纸来。
  那纸上有一张画像,画像中上一个瘦弱的老者,不过这老者双手为爪而非手,面生鳞,而非皮,头顶长着两个犄角,嘴角獠牙隐隐出现。
  而在画像的旁边还有落款,杨务廉镜中像。
  看到纸张上的画像,众人都大吃一惊,裴邵岩疑惑说:“杨务廉是妖怪?”
  我慢慢地说:“在《朝野佥载》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杨务廉在被罢免后,还上书给唐中宗,要在陕州三门峡开栈道,供纤夫行进,唐中宗觉得这是好事,就准了杨务廉的奏章,让他去亲办这件事儿,可杨务廉到了当地之后却难改贪的习惯。”
  “他雇佣来的所有民工,全部用绳子绑在一起,将他们串成一串,当地山势陡峭,若是其中一个人在工作的时候,踩空了,或者栈木折了,一个掉下去,因为绳子串联着,其他人也会被拖拽下去,坠入江中,一击死伤数十人。”
  “这些工人的工钱就会落入杨务廉的腰包,他还把那些工人标注成逃走,让当地的官府囚禁他们的父老妻儿。”
  “而三门峡当地的纤夫,拉纤的时候,后背都必须背两个砣子,一旦落栈着石,百人之中难活一人。”
  “杨务廉的贪婪和残暴,让人觉得他毫无人性,随即称之为‘人妖’,《朝野佥载》中有这样一句话,‘天生此妖,以破残百姓’,这就是来形容杨务廉的。”
  “杨务廉因为这件事儿,被袁恕上书弹劾,贬去陵州,再后来,杨务廉就失踪了,他的消息也就没了。”

  “坊间野史有记载,杨务廉化为妖神离开了,而他化妖之前,对着镜子画了一张自己的画像,然后将自己和画像一并收入了宝瓶之中。”
  “现在,画像我们看到了。”
  裴邵岩和裴小鸣不由大吃一惊,裴小鸣更是惊讶道:“画像有了,那杨务廉也在里面吗?”
  裴邵岩则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语气说:“哪有什么妖怪邪祟,都是胡说八道的。”

  我将画像放入瓶中,然后手指微微拨动,将画像塞回里面的暗层中,再扭动宝石将暗层关闭。
  最后我把金瓶放入盒子里说了一句:“这东西价值不低,算是一段历史的见证,估价四千万左右,远高于一般的唐代的金银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