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32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东西,够买我们荣吉的地字列会员资格了。”
  裴邵岩愣了一会儿说:“买?不是死当吗?你们该不回想收了这件东西,一分钱不给我们吧?”
  我再去那边洗手,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才对裴邵岩说了一句:“的确,我们一分钱不会给你们,但是我们会给你买地字列会员的资格,这也是我们荣吉的规矩。”

  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看裴邵岩的面门,命宫已经变成了黑紫色,而且出现了轻微的塌陷。
  他的命,已经悬疑一线。
  我再仔细看裴邵岩的双目,我隐隐在他的瞳孔中看到了一丝诡异的亮光,而那亮光汇聚成点,再成图像,便是一张面生鳞,嘴生獠的妖脸,而那妖脸和刚才画像上看到的杨务廉镜中的象的脸颇为相似。
  爷爷曾经说过,将死之人,或者面临大难的人,脑子里会分泌一种特殊的激素,这种激素会让人的五感暂时提升数倍,让人能够看到或者听到一些寻常人看不到,听不到的东西。

  裴邵岩眼睛里成像,那就应该是他看到了。
  我赶紧回头,在房间里寻找,可我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裴邵岩整个人愣在沙发上,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一样,额头的青筋都爆裂了起来。
  接着他手中的茶杯“咣”的一声掉在地上,人半仰在沙发上开始抽搐了起来,嘴里也是不停地往外吐白沫。
  裴小鸣吓坏了,就要打120,李成二直接阻止说:“不用!”
  说着,李成二直接对着裴邵岩的人中掐了过去,同时还扒开裴邵岩的眼皮看了看,又飞快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一个眼药水的瓶子,给裴邵岩滴在了眼睛里。
  裴邵岩的抽搐飞快停了下来。

  人也是慢慢清醒了。
  裴小鸣赶紧对着李成二说:“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成二“嘿嘿”一笑说:“要谢我的话,就来点实际,今晚有没有时间陪我烛光晚餐啊?”
  我咳嗽两声让李成二收敛一点。
  裴小鸣就说:“请你们吃饭是应该的,今晚我来安排,董福楼如何?”
  我还没说话,李成二就说了一句:“好呀。”
  清醒过来的裴邵岩,往我身后看了看,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我刚才在你身后看到了杨务廉的妖脸,就和那张画像上一模一样,实不相瞒,我最近失眠多梦,而且多次在梦中梦到那种诡异的脸,每次半夜醒来,我都像被鬼压床一样,半晌起不来。”
  这个时候李成二就说了一句:“我刚才给你滴在眼里的,不是普通的眼药水,而是我们师门独家酿制的驱邪灵水,你刚才是被阴邪的气息迷惑了,产生了幻象,从而引发的一些生理病症,只要驱除你身上的阴邪之气,再把阴邪的根源找到,并处理掉,你就没事儿了,不过找阴邪的事儿,我不在行,还要看我们宗老板的。”

  裴邵岩经过刚才的事儿,已经吓坏了,就对我说:“我们加入了荣吉的会员,你们就会帮我解决麻烦吗?”
  我说:“不光如此,以后我们还会给你提供很多的帮助。”
  裴邵岩看了看那梅花金累丝錾花瓶就说了一句:“东西你们带走,只要你们能救我,我再加钱也可以。”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一旁的李成二,他就去把木盒子盖上,然后抱在了怀里。

  我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在想刚才的事儿,裴邵岩眼中成像,他妖邪之物肯定就在我身后了,可为什么李成二偏要说是假象呢?
  难不成我刚才也中了妖邪的邪气,也产生了轻微的迷幻?
  想到这里,我心中就默念了几句《卦辞歌》,结果我真的感觉脑子清灵了很多。
  我也是倒吸一口凉气,看样子裴家的这“妖瓶”有点厉害啊。
  我这边良久没有说话,裴邵岩就问我:“宗禹,宗先生,你什么时候帮我找出阴邪啊?”
  我道:“东西我们既然已经收了,那我们荣吉就不会袖手旁观,这样,按照规矩,我需要先送你们一卦,不过这件事儿,我从你的面相中已经看的七七八八了,无需再费力起卦。”
  接着我就把自己在裴邵岩命宫中看到的相理,简单说了一遍。
  听到我说“命悬一线”的时候,裴邵岩的脸都吓白了。
  裴小鸣那边也是赶紧哀求我说:“宗禹,求求你,救救我父亲,我不能没有父亲,永隆盛更不能没有我父亲。”

  裴小鸣是担心裴邵岩,不过她更担心的是永隆盛的稳定。
  我自然不会拆穿这些,便慢慢地说了一句:“找到那阴邪,应该要从你们盛世南苑的风水入手,不过在我行动之前,你们先告诉我,这金瓶,你们是从何得来的?”
  听到我的问题,裴小鸣和裴邵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由裴邵岩缓缓说道:“是三年前,我去苏州的时候,从一个叫徐坤的收藏界名人手里购得此物。”
  “当时他要了我五千多万。”
  徐坤?收藏界名人?
  徐坤这个名字我已经很熟悉了,不过前面听说的,都是和爷爷有关,而在爷爷输掉别墅,以及他所有的藏品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徐坤这一号人。
  我没有打断裴邵岩,他便继续说:“当时徐坤告诉我,这东西可以让我恒运昌隆,他还给我算了几卦,每一卦都算到我的心坎里,所以我才花重金收了它。”
  “他当时跟我说,这只是盛唐时期的一个宝瓶,太多的内容他没有说,我收来这宝瓶后,真的来了一些运气,不过在和凯达的竞争中却有些失利,所以我就觉得徐坤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我们永隆盛这两年经营进入了瓶颈期,所以我才想着求高人指点一下,四处打探之后,我就发现一件事儿,在很多国内的大企业背后,都有一家当铺的影子,那便是咱们省城的荣吉,也就是你们的那家。”
  “那些大企业的老总,每年几乎都会来一趟省城,然后去荣吉一趟,或者把荣吉的大朝奉约出来吃饭。”
  “所以我就向他们打听了一下,他们都不愿多说,而是隐约提及了荣吉夜当的事儿。”
  “直到前不久,董福楼的蔡徴耀要和我们合作,我女儿才从她那里得到了一些更详细的信息,并认识了你,所以我们就想着看看你们荣吉到底是不是那么神奇。”
  我看着裴邵岩问道:“那你现在对我们的表现可否满意?”

  裴邵岩一脸惭愧说:“让你见笑了,刚才是我太失礼了,你能一句话就说服蔡徴耀跟我们永隆盛合作,就足见你的份量了,而我今天种种自不量力的行为,还请你,不,是请您见谅。”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心里依旧在想有关徐坤的事儿,之前周瑾舒家里的千年血玉就和他有关系,如今裴邵岩家里的梅花金累丝錾花瓶又一次扯上关系了,难不成徐坤已经在省城这边布局很久了吗?
  最主要的是,无论那千年的血玉也好,还是这“妖瓶”也罢,都是极邪之物,徐坤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和赢走爷爷的别墅,以及藏品有关系吗?

  我心中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裴邵岩又问我:“宗大朝奉,那您什么时候可以帮我寻找那阴邪呢,说真的,我已经被那东西折腾的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毛病,而我的身体却每况愈下,我真的担心自己有一天突然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