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36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想了一下说:“我曾听爷爷说过,天香草生长的三天过程中,极少的情况下,会再长出一种伴生植物,是菌类,形状类似灵芝,但是却只有灵芝的几十分之一不到,差不多拇指指甲盖大小的样子,被称为香灵草。”
  “这种东西出现的概率比天香草还要低,据说具有白骨生肉、起死回生之效,而且爷爷还说了一嘴,说它是极好的胃药,要是有人吃了阴邪脏东西不舒服,然后再吃香灵草,那就可以消除那种不舒服,还让自己的胃以后都不受阴邪的侵蚀。”
  “我当时还在想谁会傻不拉几地吃阴邪的脏东西,原来爷爷说的是你们这一派啊。”
  李成二“哈哈”一笑说:“宗老板博学多才。”
  我摆摆手说:“见笑,见笑!”
  我和李成二相熟了,也就开起了玩笑。
  而我也是猜对了,袁木孚要去找的那一剂药,便是香灵草,他去了陇州,那就说明陇州那边有了香灵草的消息。
  接下来的一晚上,当铺没有来什么客人,我们熬到凌晨四点也就离开了。
  这次我们回到西陇郡的住处,兰晓月还给我们准备了夜宵。
  其实算是早了一点的早点,吃了点东西,我们睡去了。
  等我和李成二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一点多,我打开手机一看,裴小鸣发来了几条微信,第一条是问我们什么时候会给他们夜当的会员码,后面全是问我在干什么,晚上有没有空之类的。
  而我则是假装没看见,一律不回。

  而我和李成二在夜当的日子,也总算进入了一个平静期。
  不过这平静期有点短,三天后的中午,我刚从床上爬起来,又一次看到裴小鸣发来的微信。
  这三天里,裴小鸣发了一百多条的微信要约我和李成二出去吃饭,不过都被拒绝了。
  我也没有全部忽略,偶尔回她一条,最近很忙,改天再说。
  今天看到她的信息,我也照常回复了一下。
  就在我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我的微信又响了一下,我一看是张芸发来的微信消息。
  我和张芸互加微信,还是在我父亲介绍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只不过我们加了微信,就极少的说话。
  张芸主动微信发消息,更是头一次。
  我点开信息一看,就见张芸发过来这么一条消息:“宗禹,借我一千块钱,我钱花完了,没钱买回去的车票。”
  看来张芸离家出走的“游戏”已经提前结束了。
  我叹了口气,还是给她转了一千块过去,她直接收了钱一个谢谢都没有说,就没有了下文,搞的我都觉得自己是遇到骗子了。
  起床洗漱回来,我发现自己微信又多了几条消息。

  我开始以为是张芸良心发现,来跟我说谢谢,没想到却是蒋苏亚发来的几条消息。
  她问我在不在省城,还问我晚上去不去夜当,最后她还发了一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看到消息,立刻就回给她:“我晚上在荣吉,需要我帮什么忙,对了你最近还好吧?”
  很快蒋苏亚又发来微信说:“晚上见面说,我想请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可能会有点危险,但是很重要。”
  去一个地方?还有危险?
  我刚准备给蒋苏亚打个语音问问清楚。
  她就又发过来一条消息说,她现在要忙了,晚上见面了细说。
  我也没有再发微信打扰她。
  而我也是点开了一下蒋苏亚头像下的朋友圈,平时她的朋友圈都是一些鸡汤短文,连一张图片都没有。
  可今天她的朋友圈发了一张自己的自拍,她头上戴着一个发带,头发微微披散着,嘴唇轻轻嘟着,身上一件黑白点的小裙子看起来格外的美艳。
  下面还配了文字:“漂亮吗?”
  我心中不由一动,然后给她点了一个赞。
  至于蒋苏亚说的有危险的事儿,我这个时候也好奇了起来,而我自从接到蒋苏亚的微信后,运气就开始变得有点差。

  出门的时候,被门夹了脚,下单元楼前面台阶的时候崴了脚脖子,开车往荣吉走的时候又追了尾……
  一件又一件的倒霉事儿接踵而来,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蒋苏亚让我办的事儿,不会真有什么问题吧!
  处理完追尾的事儿,我才把车开到荣吉的门口,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钟,再有一会儿就要下班了。
  可我刚进荣吉的大门,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宗大朝奉!”
  是裴小鸣。
  她今天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裙子,领口开的很低,一看,就让人鼻子发热。
  我问她:“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裴小鸣对着我笑了笑说:“您说帮我们永隆盛指点盛世南苑的风水,结果那天你和李成二直接那东西就走了,也没有给我们任何的指点,我请你们吃饭,你们又不肯赏光,我只好找上门来了,对了李成二呢?”
  我差点把这档子事儿给忘了,便说了一句:“他在家里呢,这样,你先回去,我画张图,明天让李成二给你们送过去,你们按照我的图来改就好了,不用大动,都是一些小细节。”
  裴小鸣见我让她先走,顿时有些不开心地说:“宗大朝奉,我很让人讨厌吗?”
  我笑着说:“反正不招人喜欢。”

  裴小鸣气的愣在原地,小拳头也是攥了起来。
  经过了张芸那档子事儿,我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感情方向,对于这种性格合不来的,千万不能强拉硬扯,不然将来还要分,浪费感情。
  我往柜台那边走,吴秀秀就对我招手,然后小声说:“师父,永隆盛的美女总裁等你一下午了,你给人家下了什么迷幻*了,让她那么缠着你?”
  我说:“纯属个人魅力。”
  吴秀秀便对着我吐了吐舌头。
  裴小鸣也没有自讨没趣,而且她调整的也是很快,她慢慢转过头对着我这边微微一笑说:“宗大朝奉,那我先走了。”
  我对着裴小鸣招了招手。
  接下来,我也没有和吴秀秀聊什么,而是坐在位置上想着蒋苏亚的事儿。
  我还时不时掏出手机看一下蒋苏亚的微信朋友圈,还是她那张俏皮可爱,但是又美得一塌糊涂的照片。
  到了下班的时候,我就准备和吴秀秀一起走,可张丽却把我叫住了。
  去了她办公室,张丽就问我:“你知道木孚去陇州的事儿吧?”
  我点头说:“知道。”
  张丽又问:“今晚蒋家的丫头要来找你,对吧!”
  我心中不禁好奇,这张丽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转念一想,她是袁叔叔的儿媳妇,自然能从袁叔叔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而袁叔叔,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爷爷走后,现在整个荣吉基本是靠他在撑着呢,我距离挑大梁还早的很,我虽然挂着大朝奉的牌子,可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

  想到这些,我就对张丽说:“姐,有事儿你就直说,咱们这关系,你需要我做啥,能做到的,我做,做不到的,我想办法也要去做。”
  张丽笑着说:“你啊,从来不喜欢叫我嫂子,总是喊我姐,袁木孚那边又喊哥,搞的我和他也是兄妹似的,不过我俩都是拿你当亲弟弟来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