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37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挠挠头笑道:“这个我知道。”
  张丽继续说:“蒋苏亚这次来,应该是请你去一趟冀西太行山中,一个叫槐林庙的地方。”
  “蒋家人的祖上和那座庙有些渊源,他们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修缮一下那座荒山中的庙,那个庙其实有座地宫,地宫里面有一块巴掌大的血玉,应该被雕成了貔貅的形状,我想要你从地宫里取出一样东西,算是帮你袁大哥取的。”
  帮袁木孚?
  见我露出一脸的疑惑,张丽继续说:“木孚去陇州是要取香灵草,是用来给李成二制药的,这事儿你知道吗?”
  我点头说知道。
  张丽继续说:“不过香灵草并不是唯一的药引子,还需要一种更珍贵的东西,那便是貔貅血,蒋家槐林庙中的血玉,就是貔貅血形成的血块,而不是真正的玉料。”
  听到这里我就好奇问:“貔貅?那个什么都能吃,但是却不会拉撒的神兽?”
  “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东西?”
  张丽点头。
  不等我说话,张丽又说:“你也不用担心,取出那貔貅血,我们也不会都要,只取一小块,够给李成二入药就好了,到时候咱们再还回去。”

  “这次蒋家来求你办事儿,肯定带了别的东西,那东西咱们可以不要,跟他们商量好。”
  “如果不能取蒋家的貔貅血用,木孚就要去更危险的地方,我担心……”
  虽然听的有些懵,但我还是对着张丽点了点头说:“姐,你放心,我会给蒋苏亚说的,我相信她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张丽点头继续说:“槐林庙所处的密林并不安全,你去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点。”

  我点头。
  从张丽的办公室出来,我就去对面小吃街吃了点饭,然后返回这边去了荣吉的夜当。
  差不多八点多钟,我正在柜台里面看账本的时候,电梯就开了,我以为是李成二来了,就说了一句:“去帮我倒杯茶。”
  接着我就听到蒋苏亚甜甜的笑声:“茶叶在哪里啊,宗大朝奉?”
  我愣了一下赶紧抬头,就看到蒋苏亚穿着他微信朋友圈那一身,头上的发带也是一模一样。
  我不禁愣了一下说:“你来了。”
  蒋苏亚笑了笑走到柜台前面说:“我说过我要来,你不会忘了吧。”
  我赶紧说:“怎么会忘啊,我一直等着你呢。”
  说着,我就从柜台出来,让她在金丝楠木茶桌那边坐下,然后泡了点茶端过来。
  蒋苏亚没有先说自己的事儿,而是问我最近怎样。
  我说:“还行,反正挺充实的。”
  蒋苏亚“嘿嘿”一笑,然后反问我:“那你有没有想我呀。”
  我愣了一下说:“有。”
  蒋苏亚笑的更甜了,本来以为她要说点更甜的话,没想到她话锋忽然一转说:“对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陪我去一趟一个叫槐林庙的地方。”
  “我们蒋家的规矩,凡是继承人,都要在荣吉大朝奉的陪同下,去槐林庙上香,还要把自己的一滴血滴在庙宇内的香炉灰里。”
  “不过,我们蒋家也不会让你白去,我们会准备一样古物送过来……”
  不等蒋苏亚说完,我就说:“其实我知道,你要让我陪你去槐林庙的事儿,我也有件事儿想和你说下。”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为了袁木孚和张丽,我还是把张丽交代我的事儿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蒋苏亚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了一句:“袁家的事儿,那就是荣吉的事儿,荣吉的事儿,就是我们蒋家的事儿,我答应了,不过去地宫的方法,我不知道,我需要询问一下我爷爷。”
  说着蒋苏亚就给蒋文庭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蒋苏亚挂了电话,一脸的失望。
  我好奇问:“你爷爷不同意吗?”
  蒋苏亚摇头说:“我爷爷不知道去地宫的方法,他说只有掌管天字列会员的人知道,也就是你爷爷。”

  我也愣了几秒说:“我现在掌管天字列的会员,但是我不知道,也罢,我们到了再说,再不行我多带点卜算的工具,通过卜算的方法找入口。”
  蒋苏亚“嗯”了一声没有反对。
  我们俩沉默了一会儿,蒋苏亚就说:“那我先给你说说槐林庙那边的情况吧。”
  我点了点头说,好。
  蒋苏亚这才开始说:“槐林庙在一个太行山中一个叫火石沟的地方,槐林庙在当地还有一个别称,叫蛇庙,槐林庙距离火石沟还有好几天的脚程,一路上山高林密,靠近槐林庙的地方,是一大片密麻麻的槐树林,据说里面有一些猛兽出现。”

  “而槐林庙据说有一个巨大的蛇窝,解放前,有人在槐林庙歇脚,据说看到成千上万的蛇,排着队从庙前面经过。”
  “看到这场景的人,当时腿都吓软了。”
  “无独有偶,二十多年,火石沟一个村民,勿入槐林庙,也看到了类似的场景,不过他看到的更奇怪,他在蛇群的前面还看到了一条领头的巨蟒,据那个人描述,巨蟒差不多有成人的腰粗细,一身的蛇磷发散七彩斑斓的光亮。”
  “当然也有一些火石沟的村民,去那边的时候,被单个的蛇咬伤过。”
  “所以现在当地人,一般不会靠近槐林庙。”
  蛇?
  听到这个字,我心里有点发怵,从小我就有点怕蛇,因为这件事儿,爷爷还打了我一顿,给我做过专门的训练,开始的时候,他买形状的玩具给我。
  后来我不怕蛇的玩具,他直接给我整了一条真蛇。
  我至今记忆犹新,那蛇缠在我胳膊上,我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的。

  虽然我现在还是有点害怕,但是擒蛇的方法,我却是学会了不少了,遇到蛇也不会手足无措。
  所以我就对蒋苏亚说了一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蒋苏亚说:“你安排了夜当的事儿,我们就出发,越快越好。”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给袁氶刚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我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袁氶刚就道:“帮助蒋家是应该的,木孚的事儿,你尽力就好,帮不上也无所谓。”

  我说:“我会尽力的,也是我应该的。”
  袁氶刚那边“嗯”了一声说:“那,你出去的几天,夜当就关了,来的人,就让他们等等,有急事儿的话,会有人通知我的。”
  我以为袁氶刚会去值班,没想到他竟然说直接关了。
  挂了电话,我就对蒋苏亚说了一句:“咱们明天出发。”
  她点了点头然后问我:“我可以再带一个人吗!”

  再带一个!?会是谁?
  蒋苏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蒋苏亚奴仆宫,也就是下巴位置,隐隐有些黑丝缠绕,这黑线没有伤害蒋苏亚的意思,而是留在奴仆宫盘旋,甚至有些护主之意。
  这说明,蒋苏亚的一个手下可能会出事儿。
  而这个出事儿的人,多半就是蒋苏亚要带的人。
  见我不说话,蒋苏亚就问我:“怎么,不可以吗?”

  我对着蒋苏亚摇头说:“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件事儿,我必须提前告诉你。”
  蒋苏亚问我什么事儿。
  我伸手指她的下巴,蒋苏亚可能是误会了,以为我要拖住她的下巴,下意识扬了扬头,然后眼睛微微闭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