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39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咦,一般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说我有福气了吗。
  回到西陇郡小区住处的时候,我就发现李成二并没有回来,而蓝月晓依旧准备好了夜宵,见我只是一个人回来,她显得有些失望。
  我尴尬的笑了笑,她还是照常给我盛饭,盛菜。
  我则是对兰晓月说,让她早点休息。
  吃了点东西,我就睡下了。
  一直到八点多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几声,我才醒来,我一看是蒋苏亚发来的,她已经来接我的路上了。
  我当时还很困,但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完之后,我就发现兰晓月竟然也醒了,而且已经在厨房给我煮上了粥。
  我换好衣服出来,她就笑着对我说了一句:“你要出门啊?”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他李成二有没有回来。
  兰晓月摇头。
  我这边有点生气,然后就给李成二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那边就传来李成二的声音:“宗老板,我去荣吉的夜当取了点东西,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呢。”
  我问他昨晚去什么地方鬼混了。

  李成二就说:“给裴小鸣送图纸去了,然后我们一起酒吧喝酒,你放心,我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儿,那小妞心里想的是你,对了,还有一个叫周瑾舒的。”
  我没好气的说:“行了,赶紧回来了。”
  挂了电话,我就不好意思地对着蓝月晓笑了笑。
  她反而是有些释怀说:“二哥没事儿就好,只是喝酒、去玩的话,那就没事儿。”

  这兰晓月是什么逻辑。
  这个时候,我不禁想起一件事儿,李成二说,一般的小事情,用不着他放荣吉的东西,可他现在去荣吉取东西,那岂不是说明“蛇庙”那边的情况真的有些棘手了?
  这么想的时候,我眼前一个盛着粥的碗直接“啪”的一声,莫名其妙的裂开了,一根筷子也是莫名其妙掉在地上。
  碗无故碎,筷子落地指向西南。
  西南为开、休、生、杜、景、惊、伤、死八门中的死门,是惊、伤、死三凶门中极凶之门。
  我这是摊上大事儿了!

  看到我的碗碎掉,筷子也掉了,兰晓月立刻跑了过来,同时抽出几张纸巾一边擦桌子上的粥一边说:“真奇怪,这碗怎么好端端地给碎掉了。”
  我站起身说了一句:“饭我先不吃了,晓月姐,你帮着收拾下,我有事儿先走了。”
  刚要出门,兰晓月喊住我,塞给了我一袋奶,还有一个面包。
  我则是说了一句:“谢谢。”
  到了楼下,我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suv开了过来,蒋苏亚的头从窗户伸出来,对着我摆手。
  我点头走了过去,然后上了suv的后排说:“等一会儿,还有一个人。”
  蒋苏亚也在后排的位置,她没好意思坐我太近,而是对着我嫣然一笑说:“是李成二吗?”
  我说:“是。”

  这个时候开车的人把车子停在楼下一个空位上,然后也是回头给我打招呼:“你好,我是这次负责保护大小姐的保镖,我叫齐云。”
  他伸手过来和我握了一下。
  我在齐云的脸上看了一遍,就发现他鼻子的左侧,也是流年相门中的兰台位上,有一次绝黑之线。
  所谓绝黑,就是流年运势的终点,流年运到兰台的时候死掉。
  而兰台位置对应的年龄是四十九岁。

  人的面部有一百个流年相门,从出生开始,每一岁对应其中一个流年相门,流年相门可以看出事主当年,过去,甚至是未来的运势,当然过去运势是固定,比较容易断,未来的运势是变化的,不是那么容易断,而且会有一些偏差。
  齐云四十九岁的兰台位出现绝黑之色,我就好奇问了一句:“敢问齐前辈,你今年是四十几了?”
  齐云说:“四十九,差一岁五十。”
  我忍不住“啊”了一声。

  蒋苏亚紧张地问我:“怎么了宗禹?”
  齐云也是说:“有什么问题吗?”
  我叹了口气,然后把自己在流年运势中看到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对齐云说:“如果你这次不去‘蛇庙’,应该会逃过一劫,绝黑之色应该不破自解,若是你坚持要去,就算是大罗神仙,恐怕也救不到你。”
  蒋苏亚也是赶紧道了一句:“齐叔叔,要不您就别去了,有宗禹,还有他的助手李成二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差池的。”
  齐云直接摇头说:“不行,我是老爷子收养的,和你父亲关系比亲兄弟还亲,他和你母亲出事儿之前,曾经嘱咐过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照顾你,特别是你去蛇庙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你,我发过誓的,就算是死,我也会在蛇庙护你周全,更何况这一次咱们家族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说不定会在蛇庙动什么手脚,他们连毒蛊这种东西都用上了,还有什么他们不敢用的?”
  齐云态度坚决,不容置疑。
  蒋苏亚看了看我,希望我劝劝他。
  我则是对着蒋苏亚摇头说:“我也没有办法。”
  蒋苏亚有些无奈说:“齐叔叔,那你答应我,到时候一定要在宗禹旁边,寸步不离,他会保护你的。”

  我?
  我怎么看这齐云都是一个功夫的行家,他应该比我厉害吧。
  齐云没有说话,而是很敷衍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我就看到李成二摇头晃脑地从我们车子旁边经过,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没有从夜店的舞池里走出来。
  他并没有拿自己的行李箱,不过他的背包却比往常鼓了很多。
  我摇下车窗,对着李成二喊了一句:“别蹦跶了,赶紧去楼上收拾几件衣服,和晓月姐道个别,我们要出发了。”
  李成二往车里看了看,便笑了笑说:“呦呵,蒋大美女也在,你们等一会儿,我换件衣服,马上下来。”
  看着李成二跑开,蒋苏亚又问我:“齐叔叔的事儿,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吗?”
  我说:“将来的运势并不是固定的,兴许会有转机,你也不用太绝望了。”
  蒋苏亚点了点头,她也听得出来,我这是宽慰她的话。
  不一会儿,兰晓月和李成二一起下了楼,李成二把东西放到后备箱,和兰晓月拥抱了一下,还来了一个深情的吻别,然后才坐到副驾驶上。
  等我们车子拐了弯出去的时候,兰晓月才转身回了单元楼里。
  李成二上车后,我们也是简单介绍了一下齐云。
  打了招呼,李成二就在副驾驶上“呼呼”睡去了,大概是昨晚太浪了,现在有点精疲力尽了吧。
  我和蒋苏亚也没有睡几个小时,车子启动后,我俩简单说了几句话,也都闭上眼睡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睁眼一看,不知道蒋苏亚什么时候坐了过来,然后靠着我的肩膀睡下了。
  我也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蒋苏亚睡的更舒服一些。
  齐云从后车镜往我们这边看了看,然后嘴角也是挂起了一丝微笑。
  看来我和蒋苏亚在一起,他也是支持的。
  不一会儿,我又昏昏沉沉睡下。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我已经没有睡意,但是蒋苏亚还靠在我肩膀上睡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