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40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成二那边也睡的很死,还打起了呼噜。

  我在李成二座位后面踹了一脚,他“噌”的一声坐直,然后回头问我:“到了?”
  齐云那边就笑着说:“快到了,一会儿我们到了火石沟再整点东西吃,你们累了就再睡会儿。”
  李成二没好气地说:“宗老板,还没到你踹我干啥,你不知道我起床气很厉害的吗,小心我揍你啊。”
  我对着李成二笑了笑说:“你那呼噜打的太响了,把我都吵醒了。”
  我们说话的时候,蒋苏亚也醒来,她发现自己靠在我的肩膀上,不好意思地坐正自己的身体,然后对我说了一句:“没把你的肩膀压酸吧。”
  我说,没事儿。

  李成二那边就说了一句:“没事儿,宗禹的酸了,来靠我的,我的不酸。”
  我在李成二的车座再踹一脚说:“就你能耐。”
  蒋苏亚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个镜子,整理自己的脸颊,她的脸上靠出了一些压痕来。
  我就对蒋苏亚说:“不用收拾了,挺好看的。”
  蒋苏亚“哼”了一声说:“才不是呢!”
  车子不一会儿就拐进了一条山路,山路十分的崎岖,有些地方还有十多米的断崖,一不小心栽下去,就会车毁人亡。
  这条路一看就不怎么走车,虽然是水泥路,但是路的一些缝隙里,竟然长出了杂草来。
  车子沿着水泥路往里面开了三十多分钟,我们才看到一座村子。

  村子的规模并不大,应该只有十几户人家。
  到了村口,我们就看到一个老旧的石碑,上面写着火石沟三个字,石碑已经风化损毁的很严重,石碑上一些字已经辨别不清楚了。
  村口有一个打麦的麦场,我们直接把车子停在麦场上。
  下了车,我活动了一下筋骨,就提着自己的公文包向村口的石碑看去。
  蒋苏亚背了一个运动的双肩包下车,然后也跟了过来。
  李成二和齐云收拾后备箱里的东西。
  来到石碑前面,我先绕着石碑转了一圈,石碑的前面是火石沟的村名,还有一些雕花,做工算不上精细,但也是出自熟练的工匠之手。
  石碑的后面刻着的是火石沟的由来,以及一个传说。

  石碑上说,火石沟村的先民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有很多蛇,那些蛇经常袭击村民,所以这个时候这里叫蛇村。
  后来村民发现,山里一种石头,每当蛇爬过石头表面的时候,蛇磷就会摩擦石头起火,然后把蛇烧死。
  所以村民门,就把整个村子的街道都扑上这样的石头,甚至房子外面也是砌上了这种石头,从那之后蛇就没有再袭击过村子。
  而村子也因为那石头而得名,于是便有了火石沟这个名字。
  我转头看了看这里的房子,现在基本都是红砖房子了,连普通的石头房子都看不到了,更别说传说中的火石头了。
  就连村子里的路,也基本看不到石头,都是水泥铺好的,十分的工整。
  我又看了一会儿这石碑就说了一句:“这是青乾隆十四年立的碑文,这个村子的历史,应该并不是很长,而且碑文记载的传说,只是只言片语,这背后应该还有很多的故事。”
  “这里提到了蛇,而蛇庙也有蛇,村子和蛇庙那边肯定有着某种联系。”

  蒋苏亚在旁边点头,然后还是疑惑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这个石碑是乾隆十四年立的?”
  我笑了笑说:“这石碑最后一行字,并不很显,但是手摸一下,就能感觉到原来的凹痕,上面写的就是刻下石碑的时间。”
  同时把石碑上的内容,也简单给蒋苏亚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齐云和李成二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齐云就对着我们喊道:“小姐,宗先生,你们看完了没,我们该进村了,我已经联系好咱们要落脚的地方了。”
  我和蒋苏亚也是点头,然后也是走向他们。
  我也是这才发现,齐云带的装备很多,大包小包十来个,他和李成二的身上都挂满了。
  而我手里却只是提着一个公文包,我好像是准备最不充分的了吧!
  我一边往那边跑去帮忙,一边又回头看了看石碑,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石碑上的什么细节。
  见我一直回头去看那石碑,李成二就问我:“宗老板,有啥问题吗?要不你再多看一会儿?”
  我摇了摇头说:“不必了,整个石碑的细节,我都记住了,等咱们休息的时候,我再仔细回想一下就好了。”

  跑到齐云和李成二这边,我想着搭把手拿东西。
  齐云却是摇头说:“宗先生,这些粗活还是交给我们来办。”
  李成二也是说:“宗老板,你的手金贵的很,可别弄出点毛病来,这几个包也不重,就交给我和老齐吧。”
  虽然他们这么说,但我还是从齐云身上扒下一个双肩包背了上去。
  我们几个人往村子里,也是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一路上还有人问我们是来干啥的。

  齐云直接回答说:“看蛇庙的。”
  村民便用怪异的眼神来看我们。
  有些老村民甚至直接说:“看蛇庙,你们应该冬天来,还安全点。”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村子最里面,在山根儿地下一户村民的门外,齐云直接喊了一句:“老胡,在不在?”
  很快我们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个男人的老粗嗓子声音:“在,在。”
  接着一个穿着大裤衩,吊带背心,左手芭蕉扇右手西瓜的谢顶男人就跑了出来。
  看到齐云,男人立刻请我们进去,同时笑着说:“齐老板,您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到村口接你。”
  齐云直接说:“你要是有心,早就去村口等着我们了,我昨天就给你们说了,我们预计到达的时间。”
  这院子不小,但是光秃秃的,啥也没种,水泥的地面,乱七八糟的扔着西瓜皮、瓜子皮,还有一些烂纸箱子,塑料袋子,总之又脏又乱。

  苍蝇在西瓜皮上飞来飞去,还有一股腐烂的恶臭味。
  我的嗅觉本来就灵敏的很,所以一进院子,我就捂住了鼻子。
  蒋苏亚也是皱了皱眉头。
  李成二直接“呵呵”一笑说:“老哥,你也是性情中人啊,这院子的摆设,有品位。”
  谢顶老胡一脸不好意思说:“老板,屋里请,我这就把院子收拾一下。”
  好在谢顶老胡的房间,并不邋遢,收拾的还算干净。
  我们在客厅坐下,他就给我们弄了一些吃的过来,一些粥,馒头,还有他自己腌的咸菜。
  我们也是吃的津津有味。
  老胡在收拾院子里东西的时候,齐云就对我们说:“老胡全名,胡思喜,当过兵,院子里你看不出啥来,但是屋子里都会收拾的规规矩矩的。”
  一进门的时候,我已经看过胡思喜的面相,他的妻妾宫、男女宫都十分的贫瘠,说明他一生终老,没有妻儿。
  齐云继续说:“老胡退伍后,一次逛街,碰到了几个贼,他挺身而出,结果贼被制服了,自己也受了伤,而且伤的地方很尴尬,也是那一次受伤,让他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他就没有选择结婚,一个人回了老家过生活,我和他是在上次大小姐父亲来的时候认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