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47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我们打开庙门的瞬间,那些蛇飞快向我们扑来,我们吓的赶紧退到蛇庙里面。

  说来也奇怪,所有的蛇都不敢距离蛇庙太近,在靠近蛇缠人雕像的位置就纷纷停了下来。
  李成二笑了笑说:“果然有些事儿和我师父说的还是一样,他说蛇庙附近的蛇,不敢进蛇庙,包括这里的蛇王。”
  蒋苏亚那边也是点头说:“我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进到蛇庙后,我也是把里面的情况简单看了一下,庙的正位上有一个很大的香案,上面摆放了着香炉,烛台,还有蛇形的青铜器。
  而那蛇形的青铜器最引人注意。
  一条蛇盘在那里,然后张开嘴向上,蛇嘴里还有一根蛇信子吐出来。
  走近了看,就会发现蛇信子直通蛇形青铜器底部,而且蛇信子的尖端特别的尖锐,而且还有一些血迹。
  香案上没有什么尘土,可以说是一尘不染,就好像是刚被人擦过一样。
  而我们进门的时候,那房门明明荡起了一层厚厚的灰。
  正位香案的后面没有神像,而是一个巨大的壁画,在巨大的壁画中有很多蛇,而在蛇群中有一条特别巨大,也是七彩色的,但是按照画上的比例,壁画中七彩色的大蛇,应该比我们见到的那条要大几十倍。
  蛇群出现在一座巨大的山川中,而在蛇群的对面,是一群鬼面人,蛇群正在和鬼面人进行殊死的搏斗。
  在蛇群这边,还有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人,他站在大蛇的旁边显得有点渺小,但却是一股仙风道骨,气势上不输给七彩大蛇分毫。
  这壁画描述的是一场无名的战争。
  在蛇庙的另外几面墙壁上,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东西。
  至于张丽提起的地宫,我更是没有看到。
  蒋苏亚和李成二这个时候也看着香案后面的壁画发呆,过了几分钟李成二就问我:“宗老板,这壁画有些年头了吧?”
  我摇头说:“没有多少年,应该是跟着上次修庙的时候,一并修缮过的,一百多年的样子。”

  “不过这壁画应该是在原有壁画的基础上修缮的,所以壁画上的内容应该存在很久了。”
  “究竟有多久,还真不好说。”
  说到这里,我就看了看蒋苏亚说:“刚才你提到了徐坤,能不能具体说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蒋苏亚这才说:“我记得那会儿我才十二岁,有一天我父亲带着一个贵客回家,说是要介绍给爷爷,而那个贵客就是徐坤。”
  “爷爷见到徐坤后十分的厌恶,要把徐坤赶出去,父亲为了徐坤,更是和爷爷大吵了一架。”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违逆过爷爷,他在我爷爷面前一直都是言听计从。”
  我疑惑道:“你还记得他们说了什么,吵的什么吗?”
  蒋苏亚反应了一会儿说:“这个我还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的我很慌,被吓坏了。”
  “后来父亲和爷爷的关系就生疏了,当年父亲也没有按照家族的规矩去蛇庙,家族里当时反对的声音大,直到父亲出事儿离世,无奈爷爷只好再次出山,接管文庭集团。”
  “一直到现在!”
  听完蒋苏亚的话,我就道了一句:“徐坤还真是无所不在啊,怎么哪都有他!”
  蒋苏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问我:“一会儿,我完成了献血,你陪着我去找齐叔叔好吗,他是我的亲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对着蒋苏亚点了点头。
  李成二指了指那蛇形的青铜器问蒋苏亚:“你是不是要用这个东西鲜血?”
  蒋苏亚点头。
  说着,她缓缓走到了香案的蛇形青铜器前,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爷爷说过,只要我把自己的手指,摁在蛇形青铜器的蛇信子上,刺破自己的手指,让血液流进青铜器里面,仪式就算是完成了。”
  说话的时候,蒋苏亚把自己的右手慢慢抬起来,然后伸出食指对着尖锐的蛇信子摁了下去。
  我本来想要阻止,可李成二拉住我的胳膊说:“这是蒋家的宿命和传统。”
  我问李成二:“蒋家和大蛇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成二指了指香案背后的壁画说:“壁画中所画,蒋家人曾经和七彩妖蛇的先祖并肩作战过,但是究竟是怎样的战争,我也说不太清楚,或许就是壁画上那样,和一些鬼面的怪物交手吧。”

  我们说话的时候,蒋苏亚忽然一用力,自己的手指直接压在蛇信子上。
  “嘶!”
  她轻轻一口气,一股鲜血就从指尖冒出来,不等蒋苏亚挪开自己的手指,那张开的蛇嘴忽然“啪嗒”一声合上,直接把蒋苏亚的手给咬住了。
  蒋苏亚“啊”的惊叫,我刚准备冲上前去的时候,蒋苏亚忽然一挥手,一股巨大的推力直接把我推了一个跄踉,一个屁股蹲摔在了地面上。
  李成二赶紧过来拉我说:“你现在别动她,仪式还没结束呢,她现在身上有一股很强的仪式力量,就算是我,也不敢贸然上前。”

  仪式力量?
  蒋苏亚喊了一声后,就没有再继续喊下去,而是呆呆地站在原地,过了差不多三分钟,那蛇嘴才慢慢地张开,再看蒋苏亚的手背上,缓缓出现了一个七彩色的蛇形纹身。
  等着蛇嘴松开后,蒋苏亚飞快抽开自己的手,然后飞快退了几步钻到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她,然后查看了一下她手背上的纹身问道:“你还好吧。”
  蒋苏亚有些惧怕说:“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我问蒋苏亚看到了什么,她就说:“妖蛇,巨大的妖蛇,在一个巨大的黑色山谷里,它说,已经和我签订了契约。”
  说话的时候,她抬了抬自己的手背,然后使劲搓了几下说:“原来纹身是这么来的?”
  我问什么纹身。
  蒋苏亚就说:“我爷爷和父亲的手背上,都有这样的纹身,只有拥有这个纹身的人,才能做蒋家的继承人。”

  我愣了一会儿说:“你爷爷的手背上有吗?我怎么没有印象了?”
  蒋苏亚道:“我爷爷和你见面的时候一直背着自己的左手,所以你没有看到,他的纹身在左手的手背上。”
  我这才点了点头。
  蒋苏亚立刻说:“我们先去找齐叔叔吧,等找到了他,我们再找地宫好不好。”

  我刚准备点头,庙门忽然“啪”的一声被推开,接着两个浑身血淋淋的人就走了进来。
  “老齐,老胡!”李成二最先开口。
  我和蒋苏亚就准备靠过去查看他们的伤势,可胡思喜抬手拒绝我们,同时大声说道:“不要过来!”
  我们这才发现,在齐云和胡思喜的腿上各自咬着几条蛇,而且是花头的毒蛇。
  蒋苏亚赶紧翻开自己的背包,往外取血清。
  那些咬在两个人腿上的蛇,微微扭动了身体,然后“轰轰”两声就自然了起来。
  “嗤嗤……”
  几缕火苗穿起来,让庙门外蠢蠢欲动的蛇群不由向后退了一截。
  我下意识看我们脚下铺着的石板,就道了一句:“难道这修庙的石头就是用的火石沟村口石碑上记载的那种可以防蛇的神器石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