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49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话的时候,李成二轻轻晃动了一下齐云的胳膊。
  齐云的胳膊软塌塌的,里面的骨头好像已经酥化了。
  胡思喜疑惑道:“不是七天才发作的吗?”
  “可能是齐云被咬的口数太多,毒剂太大的缘故。”我慢慢地说了一句。
  胡思喜看了看我,然后问:“我和齐云之前在营地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我点了点头。
  胡思喜道:“你的耳力还真是不错。”
  说话的时候,胡思喜蹲到齐云的旁边,然后查看齐云的眼皮。
  齐云眼睛慢慢地变成了黄色,中间聚集一点,像极了蛇瞳。

  蒋苏亚知道齐云中毒,却不知道齐云会变得怎样,她一脸惊慌问:“齐叔叔怎么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胡思喜便把他朋友被蛇蜱咬了之后的遭遇又说了一遍。
  当听到人会蛇化时,蒋苏亚就哭的更厉害了:“宗禹,你想想办法,救救齐叔叔。”
  我无奈摇头看向李成二。
  李成二也是摇了摇头,看来并不是所有的毒,他都会解。

  胡思喜也是一脸痛苦的蹲在齐云的旁边。
  这时齐云的身体开始抽搐,整个人已经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蒋苏亚想要去抓齐云的手,可齐云的头忽然从地上竖了起来,就好像是蛇把自己的脑袋竖起来一样,接着齐云就张嘴对着蒋苏亚的胳膊咬了过来。
  蒋苏亚被吓了一跳,所幸胡思喜就在旁边,一把抓住齐云给拽了回来。
  被阻止后的齐云,忽然转头,然后身体折成一个九十度角直接咬在胡思喜的胳膊上。
  一口血淋淋的肉块就被齐云给咬了下来。
  “啊!”
  胡思喜疼的大叫,然后一把推开了齐云。
  齐云爬在蛇庙的地板上好像很难受,他沿着地板“哧溜”的乱爬,几秒钟过后,他的肚子上开始起火,然后“轰”的一声整个人被火焰给吞噬了。
  齐云蛇化的时候,胳膊和肚皮上都长出了蛇磷,蛇磷摩擦石头直接起火……
  这地上的石头还真是稀奇。
  我现在有点担心,我们走路的时候,也让石头忽然起火。
  看着齐云消失,我心里虽然难受,可却远不及蒋苏亚痛苦,她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喊着:“齐叔叔,齐叔叔……”
  胡思喜那边也是重重地捏着拳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我们眼前给没了,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冲击,甚至有点害怕。
  我通过卜算遇见过很多人的生死,却没有亲眼见过生死。
  当生死来临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手足无措,什么是无力回天。
  我在蒋苏亚的旁边蹲下去,然后搂住她的肩膀苍白地劝慰了一句:“节哀顺变。”
  蒋苏亚直接搂住我的脖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胡思喜依着庙门坐了下去,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我朋友死的那一次,我也被蛇蜱咬过,但是我不敢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体内有抗体,如果我早点说,或许就能提炼出一些血清,就能救下老齐,是我,是我害了他。”
  说话的时候,胡思喜对着自己的脸上抽了几个嘴巴子。
  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儿怪不得他。
  蒋苏亚哭了起来,一会儿慢慢松开我的脖子,然后看着我擦了擦眼泪说:“我不会辜负齐叔叔的期望,我一定会做好蒋家的继承人,还有这里的蛇蜱,我也会清理干净,还有我要查出在这里培养蛇蜱的那个邪佞是谁,我要给齐叔叔报仇。”
  我对着蒋苏亚点了点头。
  我才发现,蒋苏亚并不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而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强人。

  不过我,依旧喜欢她。
  蒋苏亚擦了擦眼泪然后对我说:“宗禹,我们现在找地宫吧,找到地宫,拿了你想要的东西,我们就离开这里,我要尽快安排这些事儿。”
  提起找地宫的事儿,我也是点了点头,毕竟这件事儿涉及到袁木孚和李成二,而这两个人又都是我及其在乎的。
  接下来蒋苏亚一直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不要再落泪,她站直了身体,使劲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将背包重新背上说道:“宗禹,找地宫的事儿就靠给你了。”
  我点了点头,慢慢走到香案的前面。
  接着我缓缓说道:“你还记得我用筹策给你起卦的事儿吗?”
  蒋苏亚用微弱的哭腔说了一句:“嗯,记得。”
  我继续说:“这香案,就好比第一根筹策,横在庙里象征太极,太极两侧变为乾坤阴阳。”
  “靠近壁画的一方为乙组,因为鲜血者是主动的一方,所以靠近门口的一侧是为甲。”

  “而香案到门口一共三十四块石板,壁画一侧为二十六,门口一侧取一后除四余数为一,总共需要去掉两块石板!”
  “壁画一侧二十六除以四,没有余数,所以取四块。”
  “按照这样的数目来取石板,地宫的机关应该会自行的打开。”
  听我说完,李成二就好奇问:“我们知道了数目,可应该取那些石板呢,总不会是随机的吧。”
  我说:“筹策画像就是随机的,我相信这应该也是随机的,试一下。”
  李成二点了点头。
  接着李成二去香案和壁画中间随即取出了四块石板,而我这边在靠近门口的一侧取了两块石板。
  我们取石板的时候就发现,石板很容易就被撬起来了,而在石板的下面铺着一层金色的沙子,而那些沙子好像流水一样,还会慢慢地流动。
  等我和李成二取好了石板,我们就听着脚下的沙子“唦唦”流动的声音开始增大。
  随着沙子的流动,我们脚下的石板好像是飘在水面上的木板,也开始自行动了起来。

  这些石板“咔咔”重新组合着,接着在东北侧的墙角就出现了一片六块石板的空缺,而我们取石板的空缺位置,已经被其他位置移动来的石板给填满了。
  再看东北角的位置,沙子慢慢地流到石板的下面,然后出现了一道向下的石板门。
  我们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向石板门附近。
  李成二也是对着我竖起拇指说了一句:“宗老板,牛掰啊,这都能被你蒙对了。”
  我斜了李成二一眼说:“你哪只眼看到我是蒙了。”

  说话间,我们两个人已经先到了石板门的旁边,接着蒋苏亚才走到我身边,胡思喜托着受伤的身体捡起柴刀也是走了过来,站到了李成二的身后。
  石板门刻着两条大蛇,它们头尾相顾,形成一个圆圈。
  应该是象征太极环。
  而在石板的中央有一个长方形的凹槽,那凹槽的大小好像正好可以放下我手中的命尺。

  想到这里,我就把命尺在凹槽上比划了一下。
  李成二道:“莫非这是钥匙?”
  凹槽里面也有命尺的刻度,我把刻度对齐,然后把命尺放了上去。
  “咔!”
  原本紧锁着的石门,忽然露出一道缝隙来。
  李成二顺着石门的缝隙把石门拉起来,我们就看到了向下的台阶,这应该就是地宫的入口了。
  “看来这地宫不是蒋家的,而是荣吉大朝奉的,地宫只是在蒋家的地盘上而已。”李成二把命尺取下来还给我后,便说了这么一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