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54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天廓位于耳垂附近,是人百岁流年相门中的五、六、七岁的流年相门。
  黑线锁在天廓的中部,也就是说,这孩子死的那一年,应该只有六岁。
  黑线是从疾厄宫而来,却无病理征兆,所以这孩子是死于祸难。
  我正准备仔细推理是何种祸难的时候,这孩子忽然停了下来,他拉着我的手,我被他的突然停止拽了一个跄踉。
  等我站稳后,那孩子忽然转弯。
  我本来不想跟着他走,可他的力气实在太大,就算我不停的念卦辞也无法摆脱他对我的控制。
  我开始被他扯着走,我的双腿开始逐渐的不听使唤。
  我赶紧发微信给李成二,报告我的情况,同时再问他到什么位置了。
  李成二回了一条:“很快就到,你再坚持一会儿,那小东西怕是和盛世南苑的那个妖物不相上下,别跟他去高的地方,也别去人少的地方,还有车多的地方也别去。”
  看完这条微信,我便有点欲哭无泪了,因为我已经被那小东西拉着上了步行天桥,这个地方算是高处,而在天桥下面是车水马龙,也是车多的地方。

  李成二说的三条不要,我已经中了两条。
  我心里不禁害怕,这小东西该不会要拉着我从人行天桥上跳下去吧?
  这几米的高度摔死难,但是掉在车流里,被车轧过去……
  我开始自行脑补那些血腥的画面。

  李成二还有好一会儿才能来,我必须想办法自救。
  于是我的脑子里开始飞快回想爷爷曾经提及过的对付阴邪之物的方法。
  《卦辞歌》已经不管用了,我身边的小东西太过阴戾,我必须用点更猛的招式。
  我首先想到的是指尖血和舌尖血,那都是纯阳精血,是阴邪之物最为惧怕的,可我又想起来爷爷说过,还有一种脏东西是不惧怕这些的,那便是佛牌中的阴物,因为佛牌都会经过高僧加持,佛牌的这一特性会让里面的鬼物不是那么惧怕纯阳之物。
  而一些阴牌中的邪物,非但不怕指尖血和舌尖血,甚至还十分的嗜血,血可能会让他们失控,甚至是更加的暴戾。
  想到这些,我就飞快地摇头。

  这个时候,那小孩儿已经拉着我走到了人行天桥的中央,他直接爬栏杆往下看!
  我这边显得更紧张了。
  我再想爷爷教的其他东西。
  比如相气术法,符箓等等,可主要我还没有开始系统的练习,还都不会呀。
  想到符箓,我就想起爷爷说过,符箓又分相、道、佛、蛊四类,其中道符最常见,其次是相符,佛符,而蛊符一般比较少见。
  而爷爷研究相符颇为精通,我也熟悉各类符箓的画法,只不过一直没有实践过。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慢慢体会爷爷所说的那些相气。
  用相气凭空画符试试,说不定会有点作用。
  不过爷爷说过,除非相法到极致的相师,否则凭空画符根本不可能。
  我的相法肯定到不了极致,但是现在也只能豁出去了。
  相气由命而生,因命而动,说来也奇怪,可能是我真的被逼到了绝境,我在感知原来不曾感知到的相气时,我竟然感觉自己的指尖有微风聚集。

  接着我便控制着那股看不到的气开始凭空在栏杆上画了一张相门破灵符。
  这符箓以乾的卦象为基础,再引几道特殊的符印辅助,成符结煞,便可以符破妖邪。
  这个时候,那个小孩已经开始往栏杆上爬了,我的左手也是跟着慢慢地举起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凭空画出了一张破灵符,我隐约感觉自己的手指有一股旋风在微微转动,那应该就是我画出的符箓。
  想到这里,我就将那旋风对着正在爬栏杆的孩童后背拍了过去。
  “啪!”
  一瞬间,我右手掌如同触电了一样,发出一片的火花,那个孩童直接一下摔在了地面上,他也终于松开了我的手,我赶紧向后退了一步。
  我旁边一些路人就疑惑道:“那栏杆怎么放电了?”

  “静电吧?”
  “不知道啊,好可怕啊,都冒火了!”
  “人没事儿吧?”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除了被烧的有点黑外,并无大碍,而摔在地上的孩子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生气了,他忽然呲牙咧嘴,双手抬起来,好像要掐我的脖子。

  而这一切,旁边的人根本看不到。
  我已经不敢在这里多待,撒丫子就跑,我回头看了一下,就发现那小孩儿始终不紧不慢地跟着我,而我似乎怎么跑,也拉不开和他的距离。
  跑下天桥,顾不得周围的人的指点,我继续在马路上狂奔,就在我觉得这样能跑掉的时候。
  我忽然感觉后背一沉,我脚下的步子瞬间重了。
  跑步的速度自然也是慢了下来。
  我下意识回头,就发现一双小手扒在我的肩膀上,同时一张惨白的小脸对着我的脸紧贴了过来。
  我想要再聚集相气画符,可我发现,刚才完全是运气,现在竟然一点也感觉不到相气的存在了。
  “完了!”

  就在我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忽然有人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不禁吐出一口浊气,接着我就听到李成二的声音:“宗老板,你没事儿吧!”
  我再回头,那孩子已经不见了。
  而我身边除了过往的路人外,就只有李成二一个了……
  我看着李成二发呆,他又问我一句:“宗老板,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那孩子呢?”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才说了一句。
  李成二往我后背和肩膀上看了看,然后说道:“那东西应该回你身上的佛牌里面了,东西呢,给我。”
  我从兜里取出那被抽纸包着的玉象神佛牌递到李成二的手里。
  李成二飞快掏出一张黄符,裹在佛牌上,然后再将其装进自己的口袋说:“我们现在找个安静的地方把他给解决了。”

  说话的时候,他从身后摘下一个背包给我说:“你的,命尺也在里面,以后你出门还是随身带着好。”
  我连忙点头。
  李成二指了指路边说:“先上车。”
  我就看到兰晓月开着我的那辆a3在路边停着,同时打着双闪。
  “钥匙在家里放着,我就拿着开了。”李成二说了一句,然后往车那边走去。
  我也是赶紧跟了过去。
  上了车,兰晓月就问去什么地方。
  我想了一下说:“要不去荣吉?”

  李成二在副驾驶摇头说:“荣吉那么神圣的地方,怎么能让这些脏东西给玷污了,把车往南郊开,那边有一条还没有修通的路,顶头一千多米平时都没有人,我们去那边。”
  兰晓月点了点头。
  李成二说的那条路是修到南面下县去的,只不过往南修面临几个村子的拆迁问题,政策还没有落实,所以路修到南郊就停了。
  而在这条路的两边,一个废弃的棉纺厂,改了物流园,但是还没有投入使用,另一边是一片果园。

  车子开了三十多分钟,我们才开到这片路上,这边没有路灯黑漆漆的,距离村子也有一段距离,是真的没有半点的人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