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58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挂了电话,我就对裴小鸣说:“好了,东西你可以拿走了,我可以给你算一卦。”
  裴小鸣摇头,然后从身侧的黑色的小包里取出一个牛皮信封说:“我想测一个字。”
  测字?
  我笑了笑说:“可以,你花了两亿两千万就为让我侧个字吗?”

  裴小鸣还是摇头说:“不是呀,这东西是我们的了,我父亲中途起家,也喜欢摆弄一些古董,不然也不会跑到南方去收了上次的梅花金累丝錾花瓶。”
  “我家放古董的地方很大,但是却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东西镇着,总是有些遗憾,这东西给我父亲,他肯定开心的很。”
  “你还挺孝顺的。”我接过裴小鸣手里的信封。
  这个时候,一直在玩手机刷视频的李成二也是从茶桌那边来了柜台这儿。
  我没有立刻打开信封,而是问:“你测的字,就在信封里面吗?”
  裴小鸣摇头说:“不在,那是一封信,一个月前寄出,今天我父亲刚收到,是从滇地的普洱市寄来。”
  普洱市?
  我疑惑道:“那不是张芸收来诡异的佛牌的地方吗?”
  裴小鸣点头说:“对,就是那里。”
  我看了一下信封上的地址,都是机打的,看不出端倪来。
  信封是拆开的,我把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这个时候裴小鸣就在旁边说:“这里面是一封信,里面提到了徐坤。”
  我点了点头,打开信纸就发现上面只有很简短的一段话:“邵岩吾兄,见信之日,我大约已辞世,梅花瓶一事,想来,已经事发,吾心日夜难安,深感愧疚。然,小弟亦是身不由己,妻儿性命皆在徐坤之手,无奈只好受其胁迫。今,小弟全家皆被徐坤谋害,特书此信警醒邵岩吾兄,徐坤为人阴狠毒辣,背后势力更是深不可测,勿近此人。”
  信的落款是:“弟,云天华五月二十一日,绝笔。”

  的确是一个月前的日期。
  我问裴小鸣这信寄出的具体地址有吗?
  裴小鸣摇头说:“是一个人直接把信送到邮局寄出来的,没有寄出的地址。”
  李成二在旁边一脸疑惑说了一句:“现在这个社会,发个电子邮件、微信、短信,打个电话什么的,多方便,干嘛还写信?”
  我则说了一句:“看这封信,是出人命了,你应该去报警。”
  裴小鸣摇摇头说:“我父亲拜托滇地的朋友调查过了,云天华,也就是蛊惑父亲从徐坤手里买走的梅花瓶的那个收藏界的名人,因为妻儿车祸意外死亡,他承受不了打击,已经在一个月前跳楼身亡了,而且确定是自杀。”
  “凭空把这封信交给丨警丨察,根本当作不了证据,还可能会引起徐坤的注意,现在看来,他也是一个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我没说话。
  李成二就说:“我记得,你说你父亲的那位朋友出国了,怎么又在滇地出现了呢?”
  裴小鸣也是无奈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上次在盛世南苑的时候,提到徐坤的时候,我就看的出来,宗大朝奉十分的感兴趣,所以父亲刚看完这信,我就快马加鞭地给您送过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裴小鸣的面相,五官精致,啊呸,五官气色正常,十二宫稳固,五星六曜也相互依衬,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所以我就说了一句:“既然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什么只是测字,而不让我算上一卦,相比测字来说,卜卦能看出的东西更多。”
  裴小鸣忽然歪着脑袋对着我露出一脸可爱的微笑说:“因为我不想你知道我那么多,测字足够了。”
  我懒得再揣摩裴小鸣的心思,就说了一句:“随你。”
  说罢,我问裴小鸣用毛笔,钢笔,还是圆珠笔写。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支红色的钢笔,然后问我借了一张纸,就在上面写了一个“宗”字。
  她的字并不是方方正正的那种,而是微微有些向右偏,宝字盖上面的一点写的很重,而且穿过了宝字盖,往下漏出很长,直接和下面的“示”字相接。

  我简单分析了一下裴小鸣的这个字。
  她就问我:“然后呢,您看出什么来了?”
  我说:“宗字,是我的姓,是你有意写给我看的,宝字盖的点连接着下面的‘示’,而‘示’的含义是摆出来给人看的意思,也就说明,这次测字是你有意而为之,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裴小鸣笑着说:“宗大朝奉,您倒是很懂女人的心思啊。”
  我没有和裴小鸣开玩笑,而是继续说:“不过既然你写了这个字,那一些你不想表达的含义,也会通过你的潜意识表达在里面。”
  “你写这个字的时候,一些你想表达的,你不想表达的,都会不自觉的表达出来。”

  “啊,您还看出什么来了?”裴小鸣疑惑地问道。
  我缓缓说道:“一件大事儿!关于你,你父亲,还有整个永隆盛的大事儿。”
  我的话充分引起了裴小鸣的兴趣,虽然之前提到了徐坤,可她的表情中并没有多少的认真,她只是拿徐坤当作接近我的借口罢了。
  可当我说起永隆盛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这裴小鸣果然还是更在乎永隆盛。
  “永隆盛,还有我父亲,什么事儿?”裴小鸣有些着急地问道。
  我继续说:“你写的那个‘宗’字,下部为示,而你宝盖子的点又碰到了那个‘示’字,根据我的观察,你以往的写字习惯,点应该不会穿过宝字盖吧?”
  裴小鸣点头。
  我把桌子上的纸调了一个头,让字对着裴小鸣然后再继续说:“在古时候,‘示’表示祭祀的桌子,又称‘灵石’,所有很多和祭祀有关的词语都和示字相关,也就有了‘礻’这个偏旁,它同‘示’。”

  说话的时候,我用柜台上的毛笔将“礻”和“示”分别写了下来,以作区分。
  “所以你是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有关祭祀的东西,又或者是某种仪式类的东西。”
  “古语有云,天垂象,见吉凶,所以示人也,天象的变化是在给人预示吉凶。”
  “而你这字,也是给出了同样的预示。”
  “示,二、小所组,而你名字中第二字,恰好是小,所以也是在预示你。”
  裴小鸣忙问:“预示着我什么?”
  我嘴角微微一笑,然后缓缓说来一句:“预示着你彻底掌管永隆盛,你父亲将会彻底退居二线,你不再是永隆盛的什么总裁,而是董事长,你父亲会把永隆盛的股权,提前移交到你手里。”
  “而这一切,你心里其实也有谱儿了,对吧。”
  裴小鸣整个人愣住了,她呆呆地看着我,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问她怎么了,裴小鸣就说:“把永隆盛彻底交给我的事儿,父亲今天下午刚刚对我说过,除了我和父亲,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而您,单凭我写的一个宗字就能看出来这些,您,您真是厉害呀!”
  裴小鸣继续问我:“我们永隆盛里面也是一滩浑水,里面涉及的事情很多,我这次能否顺利接管永隆盛,还请宗大朝奉指点。”

  我笑着说:“你也不用太担心,目前的预示都是好的,只要你别太犯太大的错,一切都会顺利进行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