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59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听我这么说,裴小鸣也终于看着轻松了一些。
  我继续说了一句:“也是因为你父亲的这一席话,你才下决心给他买这一件北宋汝窑的天青釉三足洗吧,不得不说,有时候,你也挺功利的。”
  裴小鸣张嘴想要辩解,可话到嘴边就忽然笑了笑说道:“在您面前,果然不用那么多的伪装,因为再怎么装,都会被你撕的精光。”
  李成二在旁边没着调地补了一句:“我也能把你撕的精光。”
  裴小鸣“噗哧”一笑,并没有因为李成二的不着调生气,而我则是对着李成二说道:“滚、滚、滚,怎么哪都有你。”
  李成二也是一副无聊的表情离开了柜台,同时嘴里说道:“我以为你说的永隆盛出什么大事儿呢,屁大点事儿。”
  我说:“永隆盛的股权变更、新老人事变化,以及一些未来决策都在变,这对永隆盛来说难不成还是小事儿了。”
  李成二和我一样,只对徐坤的事儿感兴趣。
  说罢这些,我又看了看裴小鸣送来的那封信问她:“这封信可否借我先观摩一下。”
  裴小鸣立刻说:“如果宗大朝奉喜欢,那您就留下,一封信而已,不打紧。”
  我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也没有留裴小鸣,她充分见识了我们荣吉夜当的实力,对我更加的信任和尊敬,所有一切结束后,她也知趣的带着东西离开了。
  李成二也是跟下去送了送。
  而我则是趁着这个时间,又给袁氶刚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把有关徐坤信件的事儿说了一遍,我特别强调了一下滇地的普洱市,并提出想亲自走一遭的想法。
  袁氶刚立刻阻止我说:“宗禹,你给我听好了,虽然你爷爷留下了让你从徐坤手里赎回别墅,以及里面所有东西的命令,但是现在你去调查这些事儿,还是太早了,我也不想让你过早接触徐坤,再说了,徐坤本人也不可能在滇地露面,除了省城见你爷爷的这次外,其他的估计都是他的影子。”
  我缓缓说了一句:“袁叔叔,徐坤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袁氶刚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道:“反正是你现在惹不起,也不能惹的,你先安心在大朝奉的位置上历练几年再说,听我的,袁叔叔不会害你。”
  虽然我心里很好奇,但是潜意识告诉我,我应该听袁叔叔的话。
  不等我说话,袁氶刚又说了一句:“好了,宗禹,你安心在荣吉待着,滇地的事儿,我会找人调查一下,到时候有什么详细的信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把那封信,拍个照片,发给我。”
  挂了电话,我便把信封、信上的内容拍成照片,然后一一发给了袁叔叔。
  等我做完这一切了,李成二才“哼着”小曲从下面上来,一副看起来美滋滋的样子。
  我问他怎么送这么久。
  李成二就说:“我们毕竟一起喝过酒,交情比较深,我就去她车上和她郎情妾意了一会儿。”
  我皱了皱眉头。
  李成二又笑着说:“宗老板,你别胡思乱想啊,我们就是聊了一会儿天而已。”
  我对李成二说了一句:“裴小鸣这个人啊,你还是少点接触的好,她虽然没有什么坏心思,但是目的性太强,这样的人一旦失去的理智,那会很可怕的。”
  李成二笑了笑说:“女人的话,我比你懂。”
  我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接下来,我没有休息,而是从荣吉的柜台里面翻出了一些用来画符的东西。

  比如粘了蓍草纸、朱砂墨、狐尾的毛笔、镇纸、裁刀等等。
  看到我要画符,李成二也是饶有兴致地靠过来说:“咦,宗老板,你这是要画相符了吗?”
  我点了点头说:“最近遇到的事儿有些邪门,单靠命尺防身远远不够,弄几张符箓备用。”
  李成二笑了笑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画着。”
  说罢,他又跑到一边刷视频、喝茶、嗑瓜子去了。
  而我这边先是用裁刀把那些纸裁成符纸大小,爷爷说过,符纸的大小并没有太多的讲究,只要宽度不过手掌,总长度不超过双掌加起来的长度即可。
  爷爷说过双掌的宽度和长度便是画符之人的器量,超过了这个器量,那画符之人就有可能驾驭不住其中的力量了。
  所谓相符,就是把周身聚集起来的相气,以卦印、符咒的方式封画在符纸上,以结命煞为锁,使用的时候,只要解开命煞即可。

  而命煞在碰到阴邪之物的时候,也会自行解锁御敌,很是方便。
  乾卦开头的破灵符,乾卦当头,为三连横,左右两侧为弯弯斜斜护邪符翼,符翼中间便是破灵符正文“往生邪祟破散”,在写下这一行字的时候,心中要默念一些画符的咒诀要领。
  等着“散”字收笔的时候,最后一画要落在符底,以一个诡异的弯曲形状结束。
  符成结命煞,就是用自己的食指点在符箓末端,默念结煞咒语,让相气保存在符箓里。
  结煞成功,那符箓就成了。
  结煞失败,相气跑出来,那符箓就会变成一张废纸。
  越熟练,结煞越快,越准的人,符箓中残留的相气越多,符箓的品相也就越好。
  爷爷还曾说过,符箓由低到高分为黄、蓝、紫、银、金五凡符,上面传说中仙符、圣符,那便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接触的了。
  很快我的第一张符箓就画好了。
  结煞虽然生疏了一些,但是我能感觉到,里面的确存住了一些相气,这符箓勉勉强算是成功了。
  李成二往我这边看了看,隔着老远就说了一句:“黄阶下品的符箓,你要是第一次画符的话,已经算是天才了。”
  一直到凌晨四点,我都在画符,不得不说,这画符实在是费神的很,总共画了十四张破灵符,我已经累的昏昏沉沉,比刚从蛇庙回来的时候,都要累。
  等我们要离开夜当的时候,李成二就问我画了几张符,我说十四张,他问失败了几张。
  我说都成了。
  李成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猛然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说:“你他喵的真的是个小天才啊!”
  我瞅了李成二一眼说:“滚滚滚,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玩笑了几句,李成二就对我说:“第一次画符,百分之百的成功率,闻所未闻。”
  我不禁有些骄傲了,难不成在我画符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吗?

  那我可要好好地开发一下。
  到了楼下,我们才发现车子被兰晓月开走了,我和李成二只好出去打车。
  这个时候,我的微信叮呤一声,我一看是袁木孚发来的微信,他问我和李成二在不在荣吉,他从陇州带着药材回来了。
  我赶紧回了一个“在”字。
  袁木孚又回两个字:“等我!”
  我总觉得袁木孚好像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我和李成二没有再回夜当,而是直接在荣吉的门口等着,同时我也微信上给袁木孚说了一下。
  过了不到二十分钟,他就急匆匆地过来了。
  他穿着一身迷彩服,背着一个迷彩大背包,头发有些蓬松,看起来有些日子没洗了。
  远远的,我还在他身上闻到一股汗臭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