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0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所以他一走近,我就捏着鼻子说了一句:“袁大哥,你这是多久没洗澡了。”

  袁木孚直接把背包递给李成二说:“你的香灵草在里面,这次陇州之行,幸不辱命。”
  看着袁木孚风尘仆仆的样子,我总觉得他这次陇州之行,好像和我们蛇庙之行一样的凶险。
  我仔细看袁木孚,想看看他有没有受伤,我也想从他的面门中看出一些东西来,可袁木孚把自己相门的起色内敛的厉害,不给我好好看一会儿,我还真瞧不出什么来。
  不等我细看,袁木孚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别看了,让你们在这里等我,是有件事儿要告诉你们。”

  李成二光顾着查看背包里的东西,没有在意这边的事儿,我则是有些不耐烦地说:“袁大哥,你倒是快说啊。”
  “瞧你那猴急的样儿,这件事儿我得慢慢说。”说着,袁木孚直接在荣吉前面的台阶上坐了下去。
  接着他给自己点了一颗烟抽了起来。
  我疑惑道:“没见过你抽烟啊。”
  袁木孚说:“是没在你面前抽过,我抽了有几年了。”
  说着他就给我和李成二递烟,我俩都不抽烟。

  见我俩不接,袁木孚兀自笑了笑说:“陇州一行把我折腾傻了。”
  袁木孚虽然藏了自己的相门的气色,但是却隐藏不了自己的疲惫,他的眼窝下陷,眼珠子有熬夜的血丝。
  看来他是很久没有睡觉了。
  我便对袁木孚说:“袁大哥,要不你先休息,明天再说,我看着事儿也不是很打紧。”
  袁木孚抽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说:“我在陇州遇到暗三门的人,而且还查到了一些徐坤的线索,我现在怀疑徐坤和暗三门的人走到了一起。”
  李成二听到这句话忽然愣住,然后转头看了看袁木孚疑惑道:“你确定?”
  我也是很疑惑,但我问的是:“暗三门是什么?”
  袁木孚笑了笑说:“我差点忘记,你才刚刚接触夜当,还不知道暗三门,我给你简单说一下吧,以前我们荣吉有十二家天字列会员,可在某一年,其中的三家忽然背叛了荣吉,然后给荣吉制造了不少麻烦。”

  “当时我们的祖师爷,也就是你爷爷和我爷爷的师父,他亲自出面摆平了三家,并将三家彻底清除出荣吉,把他们赶到了国外,让他们无法再在我们华夏大地上做生意。”
  “后来还定下了规矩,荣吉夜当天字列会员,不得过九家。”
  “还有一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荣吉关停,九家会员差不多也解散了,各顾各的,还有一些把精力转到了国外,知道你爷爷和我爷爷联合成立了新荣吉,然后在他们两个人的努力下,九家天字列会员才算是真正的归位,而且还开发了很多的地字列会员,有了今天的荣吉。”
  我听的迷迷糊糊,然后忍不住问了一句:“荣吉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当铺?似乎不是!”
  袁木孚笑了笑说:“我们荣吉在接触古董的时候,也会接触很多的历史传说,还有一些妖邪秽物,而我们荣吉的存在,就是为了清除一切害人的邪祟。”

  我还准备问问题,袁木孚却打断我说:“因为这事儿涉及到了徐坤,所以我已经把消息告诉我父亲,我父亲让我给你提一下暗三家和徐坤的事儿,但是过多的内容,就不让我说了,他让你慢慢领悟,慢慢的消化。”
  李成二那边提着迷彩背包表情严肃,显然他知道一些暗三家的事儿。
  我转头问李成二,他就对着我摇了摇头说:“既然袁前辈不让说,我也不好多嘴。”
  从袁木孚和李成二的表情来看,这件事儿好像真得挺严重的。
  而我关心的则是徐坤。
  “那你们总能告诉我,暗三家,是指那三家吧?”盯着两个人看了一会儿,我便问道。

  李成二直接说道:“师家、段家、庄家,不过他们早就离开华夏,我对他们的了解也不多。”
  李成二觉得不多,但对我来说,肯定是不少的,只不过他现在有些事儿不愿意说。
  这个时候袁木孚从地上站起来说:“行了,我还回去洗澡,休息了,你们也早点回吧,这件事儿你们知道就行了,咱们荣吉以后的日子,可能不好过了。”
  袁木孚离开后,我和李成二也是打车回西陇郡了。
  回到住处后,兰晓月向往常一样给我们准备好了吃喝,不过李成二没有吃,而直接跑到屋里开始看袁木孚给他送回来的药,看得出来,这药对李成二很重要。

  我也没有打扰他,吃了饭就早早地睡下了。
  等我睡到中午起床的时候,李成二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兰晓月准备好了午饭,自己一个人穿着齐臀的睡衣斜卧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从房间里出来,她下意识拽了一下自己的睡衣,遮了一下自己露出的底裤。
  “饭好了,宗老板洗漱后,先吃吧。”兰晓月对着我笑了笑。

  我问她:“李成二呢?”
  兰晓月指了指房间说:“昨晚进去还没出来。”
  我半开玩笑说:“他不会吃那些不明不白的东西把自己毒死吧?”
  兰晓月笑着回答:“应该不会。”
  我吃过饭,出门的时候,李成二还没从房间里出来,我就对兰晓月说,车子我开走了,让李成二出门的时候自己打车。

  兰晓月也是点了点头。
  我这车给兰晓月开了几天,车里面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整洁了,里面还有一股香味儿,总觉得自己的车比原来好了不少……
  到了荣吉,我把车在外面停好,吴秀秀今天没有在柜台里面坐着,而是在大厅的圆桌旁边坐着填什么东西。
  我走过去看了看说:“呦呵,又开单了?”

  吴秀秀这才发现了我,一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师父,你吓死我了,的确是开单了,还是一套房子,当户是一个生意人,需要一些资金周转,当了一套房子,过几个月,就赎回去了。”
  我直接道了一句:“做的不错。”
  今天张丽好像没在办公室,我也就没去打招呼,而是直接去了柜台里面,等我刚把工牌戴上,门口就走进来一个穿着朴素,还拄着一根槐树棍子拐杖的老者。
  老者手里捧着一个很破的皮包,一看就是三十多年前流行的款式。
  他慢慢走到柜台这边,然后问我:“小同志,我想当一件东西。”
  我看了看这老先生,他的背有些佝偻,双手粗糙,五官还好,但是十二命宫相门中的男女宫却是多了一道红紫的气色。
  男女宫,在双眼的下面,又称泪堂,住儿孙福,老先生的泪堂饱满,按理说是多子多孙之相,可那一道红紫气色却说明,他的儿孙最近出了一些情况。
  而来典当行当东西,又是这腿脚不好的老先生自己来的,所以我就更加断定,我看的没错。

  看相有时候就是这样,不但要看相门气色,还要看事主的周遭情况。
  我再看了看那老先生的流年相门,在地阁位置,也就是嘴唇的下面,下巴靠上偏右侧的位置,那个地方的皱纹中有淡淡的黑丝流动。
  地阁,是七十一的流年运势,如果我没猜错,老先生今年应该正是这个年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