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1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而他今年的运势不太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七十一是行水运的年份,一般来说水运的年份相对比较顺利才对,当然是在顺应五行的情况下,若是悖逆五行而进,那就两说了。
  我面前的这位老先生,可能是做了什么逆五行的事儿。
  我看着这些,嘴里也没忘记打招呼:“老先生,您要当什么东西?”

  说话的时候,我指了指柜台外面的座位,让他先坐下。
  老先生从皮包里取出一个用报纸包着的长条状的东西,然后从玻璃窗口递给我。
  我接过来,然后将报纸展开,一股古朴的味道的立刻扑面而来,而我心头也是震了一下。
  这老先生要当的东西是一根半尺多长的玉钺。
  玉钺的头部有巴掌大小,玉杆完整,而在玉钺的上面还有二虎衔人雕刻。
  不过这雕刻比较粗糙,就好像是简笔画,但是又比简笔画复杂一点点。
  二虎衔人的雕刻在商周的祭祀青铜器上出现过,基本上可以确定和祭祀、巫术有关。
  而这位老先生的玉钺,同样也是祭祀用到的物件,很可能是古时候大祭司手里的法器,祭器之类。
  老先生见我一语不发,就问我这东西值不值钱。
  我笑了笑说:“何止是值钱,简直是无价之宝。”
  老爷子显得有些兴奋,我把刚才看到地简单说了一遍。
  老先生就问我:“您的意思,我这东西可能是商周时期的?”
  我说:“更早!”

  老先生有些文化,想了一会儿就说:“夏朝?”
  我说:“更早!”
  老先生有些不相信说:“小同志,你莫不是那我开玩笑?”
  我摇头说:“怎敢,老先生,您随我到我们的vip接待室来,我详细给你讲一下。”
  说着,我把玉钺先递还了老先生。

  同时我招呼吴秀秀:“秀秀,把vip接待室的门打开,然后沏一壶好茶,要武夷山的大红袍。”
  吴秀秀那边也有些吃惊,她刚才并没有听到我和老先生说的话,一时不知道我为什么对这位老先生为什么如此的敬重。
  请那位老先生去了vip接待室,他有点不敢往沙发上坐,生怕给我们弄脏了似的。
  我搀扶着他坐下说:“老先生,您随便坐,就把这儿当成自个家!”

  说话的时候,我也把他手里的槐木拐杖接过来,然后恭敬地放在了沙发上。
  老先生赶紧说:“一根破棍子,扔地上就行。”
  我笑着说:“不打紧,就放那边。”
  这个时候吴秀秀也是煮好了茶过来,然后给老先生倒上了一杯。
  不过他对我们这儿的正宗大红袍好像不感兴趣,而是把手里的玉钺往我面前递了递说:“小同志,我是庄稼主儿,虽然念过一些书,但是文化程度不高,你也别在这里跟我客气了,你就告诉我,我手里的这个东西能当多少钱。”
  这老先生,是真的需要钱。
  我沉了一口气说:“我知道,是您的孙子出了事儿,应该是住院了,急需一笔医药费,是吗?”
  老先生愣了一下,然后一脸诧异地问我:“你咋知道的?”
  我端了一杯茶递给老先生说:“我学过一些相术,能从您的面相中看出一些事情来,没什么稀奇的。”
  老先生下意识地接过了茶杯,然后轻轻喝了一口,他的眼里也是瞬间焕发出一些光彩来。
  接着他问我:“那你给我看看,我孙子能撑过这一关不?”
  我点了点头说:“放心好了,您孙子是长命百岁之人,会熬过去这一关的。”
  “我还是继续给你说说这玉钺吧,我们荣吉的规矩,可以杀价,但是不能骗人,所以必须把东西详详细细地给你讲一遍,让你心中有个大概的了解,然后我再给你报价,你根据我的报价来决定要不要当。”
  老先生点头。
  我看了看一边儿杵着的吴秀秀说:“你快出去值班去,外面都没人了。”
  吴秀秀对着我吐了吐舌头说:“好的,师父。”
  等着吴秀秀出去关好了门,我再继续说:“老先生,您听过仰韶文化吗?”
  老先生摇头。
  我则是继续说:“我们经常说,华夏五千年文明,其实这个不准确的,上个世界二十年代,豫地的绳池县仰韶村发现了一处先民遗址,里面发现了很多的石器、陶器,经过鉴定,那些东西距今七千年左右,而那些陶器中,还有不少的彩陶,彩陶上有画作,还有零星的类似文字的符号,这些都足以将我们的文明前推差不多两年前。”
  “而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豫地南阳,再次发现仰韶文化同时期的先民居住遗址,当时被保护了起来,四五十年后才开始进行抢救性发掘,这次发掘,除了陶器外,还有玉器,这就说明我们先祖对玉器使用可以追溯到七千年。”
  “至于是啥样的玉器,我不方便给您细说,咱们再来说说你的这件玉钺,玉质正是豫地南阳的独山玉,也是我们华夏大地上的四大名玉之一。”
  “你这玉钺虽然看似清理的干净,可毕竟是地下出来的东西,常年埋在地下,玉器会和周围土里的一些元素形成化学反应,然后一些土质就会沾在玉器上,形成斑点,然后清洗不下来。”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先生就问我:“这样的话,是不是我这个东西就不值钱了?”
  我摇头说:“老先生,您先别急,你听我慢慢说,这些斑点是推算你玉器年代的最好证明,根据这些土质推算,你这玉钺距今至少六千多年,正好属于仰韶文化之列。”
  “还有,你这玉器上没有文字类的符号,钺,是古代的兵器的一种,类似斧,而玉器做成的钺,肯定不是用来打仗的,它是一种祭器,或者说是礼器,而这样的东西一般出现在祭祀仪式上,而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是商周时期的,肯定会有文字符号刻录。”
  “但是仰韶文化时期的话就不会,因为那个时候,文字符号还基本没有定型。”
  “所以,从这个方面也可以推断你这玉钺,是仰韶时期的,仰韶时期已经有了文化,所以玉钺也有一定艺术在里面,也算是最早的艺术品。”
  “这东西应该是氏族部落里的大祭司使用过的祭器,是无价之宝,如果我给你开价的话,要高于所有的商周青铜器,最起码十亿。”

  听到我说出的数字,老先生“啊”了一声,然后往后仰了一下,显然是被这个数字给吓到了。
  我继续说:“当然,放到我们典当行的话,我们给不了你这个价格,当然,这种稀世珍品,我们也会给出高于其他当品的典当比例,我们会给您五个亿,也就是这东西的一半。”
  “而且我给你承诺,所有的典当行,都不可能给到你这个价格,就算是放到拍卖行,它们也会进行暗箱操作,最后到您手里的钱,也不会超过这个数,您可以仔细想一下。”
  “不必急着答复我。”
  我话音刚落,老先生就说了一句:“小同志,我看的出来,你也是个实在人,我当,这东西我当。”
  我笑了笑说:“老先生,请问你的姓名。”
  老先生赶紧说:“我的名字叫师承柳,豫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