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2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姓师?
  这就让我不禁想起了李成二说的暗三家。
  我不由疑惑,这难不成是暗三家安排的一个局?
  不对,我相信我的相术,如果是一个局,我肯定能够看出来。

  师承柳很快问我:“我什么时候拿到钱?”
  我说:“数目很大,肯定需要一点时间,你的身份证带了吗,我给您办手续。”
  师承柳着急说:“我孙子急着做手术,交不了钱,就没办法安排,能不能快一点。”
  我对师承柳说:“您放心,您孙子在哪家医院,我先把医药费什么的给你垫付了,你的这一大笔钱,需要点时间。”
  师承柳从沙发上起来,就要对着我下跪。
  我赶紧扶起来他,然后问了地址,接着给张丽打了一个电话,把这里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张丽立刻对我说:“医院方便,你不用担心,我这就安排,你现在联系老掌柜,让老掌柜给人家放款。”

  挂了电话,我就给袁氶刚打了电话。
  听到我的叙述,他立刻说了一句:“有这样的事儿,你让老先生先别走,我去看一眼,这等奇物,可不多见。”
  说罢,袁氶刚就挂了电话。
  他没有让我们多等,差不多二十分钟就过来了,而在他来之前,我已经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
  进了vip接待室,袁氶刚就开心地过来和师承柳握手说:“听老先生的名字,像是名门之后,怎么沦落到如此境地啊?”
  师承柳笑了笑说:“啥名门,不过我听我父亲说过,我们祖上的确是做大生意的,可我父亲好像得罪了我爷爷,被赶出了家族,然后就找了个地方种地,做起了农民,对了,那玉钺,就是我父亲从我爷爷那儿偷来的,后来传给了我。”
  孙子的医药费有着落了,他又赚了一大笔钱,自然也是开心了起来。
  师承柳越是这么说,我就越觉得他和暗三家的师家有关系。
  我刚准备细问点什么,袁氶刚就打断我说:“好了,老爷子,你查下你的卡的余额,钱应该到账了。”

  袁氶刚刚说完,老爷子的手机就响了,是他儿子打过来的,他直接问:“爹,咋回事儿,我手机刚才收了个银行的短信,咱家银行卡凭啥多了这么多钱,别是银行给弄错了,还是您卖的东西……”
  师承柳打断儿子说道:“儿子,咱们有钱了,我把咱家家传的东西给卖了,以后咱们就是有钱人了。”
  接着师承柳和自己的儿子也是开心地又说了一会儿话。
  这期间袁氶刚就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对我说:“你的问题不用问,他应该就是师家的分支遗脉,他的父亲既然选择了隐世,让自己的孩子从豪门的恩怨中退出来,我们又何必搅了人家的清净呢?”
  “别问了,你也问不出来什么,这件事儿啊,到此为止了。”
  我对着袁氶刚点了点头说:“是,袁叔叔。”
  我忽然意识到,袁氶刚过来,不仅仅是为了确定玉钺,更是为了确定师承柳是不是暗三家的后人,现在和暗三家还有没有关系。
  现在看来,他已经确定了,师承柳和暗三家,已经没有任何的联系了。
  不过说来也巧,袁木孚前脚刚说了暗三家的事儿,今天我就收了暗三家的东西,难不成这就是冥冥中的命运安排?
  师承柳那边接完了电话,我就亲自送他出门,还给他打了一辆车,送他上车离开。
  之后我再返回典当行。
  吴秀秀这个时候才问我:“师父,你又做了大单子了,老掌柜都亲自过来了,真是郁闷啊,你要是晚点来,那单子就是我的了。”
  我看着吴秀秀笑了笑说:“那单子啊,你做不了。”
  吴秀秀“嘁”了一声,也没再缠着我,而我则是回了接待室。
  袁氶刚已经把玉钺收起来了,他对我说:“宗禹啊,师承柳的事儿,还不算完,你应该能看到他的相门水运不济,是逆了五行,而他逆五行很可能和脏东西有关,你还是要跟进一下,咱们荣吉对待客户,要有始有终。”
  “我明白了,袁叔叔!”我对着袁氶刚点了点头。
  我在点头的时候,袁氶刚又对我说:“你刚才摸这玉钺礼器很长时间了吧,赶紧去把手洗一下,别大意。”
  我自然是赶紧去照做。
  等我洗手回来的时候,袁氶刚已经离开了,当然,那玉钺也是被他带走了。

  从接待室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的五点多钟,再有一会儿就要下班了。
  吴秀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我:“师父,下班一起吃个饭不?”
  我摇了摇头说:“不了,你也早点回家,别整天想着在外面晃荡。”
  吴秀秀对着我说了一句:“无趣!”

  下班关了荣吉的大门,我和吴秀秀就分开了,她临走的时候还问了我一个问题:“师父,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最近都不爱跟我玩了。”
  我就笑着说:“我是忙,再说了,我交不交女朋友,也不用跟你汇报呀。”
  简单说了几句话,吴秀秀就打车回家了,而我则是开车先回了一趟西陇郡的住处,对付邪物这种事儿,我还是带上李成二比较好一点。
  回到住处,刚开门的时候,我就看到李成二只穿了一条丨内丨裤在客厅里晃荡。
  我忍不住吐槽道:“干啥啊,裸奔呢!”
  李成二就对着我笑了笑说:“裸奔个锤子,那药效太强,热的我都快蜕了一层皮,现在才降点温。”
  药?
  “你把貔貅的血和香灵草都吃了?”我赶紧问道。
  同时我也仔细看了李成二一眼,他的面色红润,容光焕发,只不过肩膀上,胳膊上有几块地方像是被太阳晒的蜕了皮一样。
  李成二对着我笑了笑说:“吃了,效果很不错,现在的我,体内的那点病根全除了。”
  我问什么病根。
  李成二就说:“我体内一直都有邪寒之毒,动不动就给我整的胃痛难忍,现在终于好了,哈哈哈……”
  听到李成二爽朗的笑声,我自然也是很开心的。

  这个时候兰晓月也是从房间里出来,她告诉我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让我吃点晚饭再出门。
  这个时候,我也有点饿了,便没有客气。
  吃饭的时候,李成二也是换好了衣服,我便把今天的事儿给李成二简单叙述了一遍了。
  李成二开心道:“那你是发大财了,五个亿啊。”
  我说:“不是钱的问题,是师承柳的水运不济,逆了五行,袁叔叔说和脏东西有关,不过目前我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脏东西这事儿,你比较在行,吃了饭,你陪我去一趟省二院吧。”

  李成二点了点头说:“好。”
  吃了饭,李成二又换了一身运动衣,然后才陪着我出门。
  在去省二院的时候,我提前给师承柳打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感激了我一顿,然后告诉我病房号。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们通过张丽也是了解了一些有关师承柳孙子的情况,他孙子今年才二十出头,但是却得了肾坏死的病症,而救他的唯一方式就是换肾,当然透析也可以维持生命,但是毕竟不是长久之策。
  巧合的是,医院恰好有匹配的肾源,只不过需要昂贵的医药费,之前的时候,师家凑不齐,现在的话,那点医药费根本不算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