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3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据我所知,明天师承柳的孙子就会安排手术,手术若是成功,那这孩子的命就算是保住了。

  说是孩子,其实那孩子已经上了大学了,省科技大学的大一的学生。
  而师承柳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没有儿子,家里都是女儿,只有三儿子家里生了一个孙子,却住了院,四儿子没结婚,他的女儿嫁出去,家里倒是一儿一女,但是却不姓师。
  到了医院这边的时候,我就给师承柳打了一个电话,他让他的儿子师泉林在门口等着我们。
  见到我们的时候师泉林很客气,他知道他家的东西是卖给我们了。
  而且一见面,师泉林就对我们说:“两位,我家的这些钱,不是我自己的,还有大哥、二哥、四弟,还有姐姐的,我已经跟他们说了,钱我们平分,我不会多拿一分钱。”
  我对师泉林说:“你不用跟我们说这些,那都是你们的家事,你现在带我们见你的父亲就行了。”
  我们在医院的四层见到了师泉林,他的儿媳妇在病房带着,伺候他的孙子,他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吃着一些包子,旁边还放了一瓶开口的矿泉水。
  虽然他们家里有钱了,但是他和他的儿子依旧很节省。
  见我和李成二过来,师承柳就站起身准备迎过来。
  我和李成二也是飞快地靠过去。
  然后扶着师承柳坐下。

  我对师泉林说:“你先去忙吧,我有些事儿,要单独和你父亲说。”
  师泉林有些不放心,师承柳就说:“泉林,你放心好了,如果小宗同志要骗我,在当铺就骗我了,不会给咱们那么多钱。”
  师泉林也是点了点头。
  等着师泉林离开后,我才对师承柳说了一句:“师老先生,既然我们来了这里,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在你的面相中看到了逆五行的水运不济的态势,你最近有没有做过一些和水违背的事儿,然后得罪了什么东西。”
  “而这些很可能是您孙子得肾病的源头。”
  提到师承柳的孙子,他变得格外的认真,过了一会儿他就问我:“两个月前,我放了一把火,烧了我家一片荒地地边的荆棘堆,还有一些玉米杆。”
  “烧完之后,我就在灰堆里面,发现了一头烧死的野猪,然后我就喊我儿子弄了回去,我们全家人给分着吃了。”
  “也是那之后不久,我的孙子出了问题,他那会儿恰好放假回家,也吃了野猪的肉,不久就开始浑身无力,头晕,开始尿血……”

  “难不成是那一头野猪的问题,可我们家里人都吃了啊?”
  我叹了口气说:“您七十一岁,今年是水云之年,按理说,你今年不易动火,特别是这种大火,可您却烧了一把不该烧的火,还烧死了生灵,这件事儿,怕是问题的源头。”
  我的本事,师承柳已经见识过了,所以我说什么他就信什么,便问我应该怎么办。
  不等我开口,李成二就说道:“您孙子已经确定可以手术了,如果没问题的话,您陪着我们回一趟您在豫地的老家,我们去您老家把问题解决了。”
  “那脏东西,没有跟到这边来,但是却在老家等着你们,就算您孙子做了手术,还成功了,但是一旦回到老家,那东西肯定还会缠着你们的。”

  我凑到李成二的耳边小声问:“你确定是什么脏东西了吗?”
  李成二说:“基本有谱了,类似的情况,我在蜀地的时候也遇到过一回,不过那一次一家人打死了一只黄鼠狼,黄仙发难,差一点让那一家人都给出了事儿,幸亏我及时发现,然后给他处理了,否则那一家几口都要死干净了。”
  我疑惑道:“你吹牛吧,一只黄鼠狼而已。”
  李成二很认真地对我说:“别小看一些野生的小东西,那些东西害起人来,比一些坏到骨子里的人还狠。”
  我和李成二议论的话题,师承柳也是听到了,他就对我说:“小宗同志,你是实在人,我信你,钱的问题解决了,我留在这边只会给孩子添乱,他们除了照顾孩子还要照顾我,跟你们回一趟豫地也不错,但是你们说的事情是真的,真是我烧死的那头野猪来寻仇吗?”

  我看着师承柳的面相说:“你的面相上显现不出来,我需要看下您孙子的面相,毕竟现在是您孙子出事儿了。”
  李成二也是点了点头说:“让我们宗老板看看您孙子,保险点。”
  师承柳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就拄着他的槐树拐杖,带着我们向病房那边走去。
  刚到病房的门口,我就听到病房里面传来“哼哼”的猪叫声音,声音很大,那种感觉,就好像病房里有一头猪似的。

  我和李成二面面相觑。
  师承柳却是紧张的赶紧推开门问:“怎么回事儿?”
  这间病房里只住着师承柳孙子一个人,还有两张病床是空的,不过我看到那张空的病床时,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两张空着的病床上都萦绕着很重的阴气。
  看样子,那两张床上的病人都刚“走”不久。
  师承柳一开门,师泉林和一个中年妇女同时看向我们这边,中年妇女直接说了一句:“小山又难受了。”
  那女人应该是师承柳的儿媳妇。
  小山,自然是师承柳孙子的小名儿。
  师承柳赶紧问:“叫医生了没。”

  不等小山的父母回答,小山躺在病床上就说了一句:“爷爷,我难受,您能不能跟隔壁病床上的叔叔、奶奶说一声,让他们安静一点,太吵了。”
  小山这句话说出口,师承柳一脸疑惑看向我和李成二。
  我们来之前,并没有太明确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可因为我今天下午收了师承柳的东西,给了他五个亿,所以他就有些无条件的信任我,甚至是依赖我,觉得我什么事儿都可以解决。
  不等我说话,李成二就说了一句:“这里的问题我来解决。”
  而我这边也是冲着小山的面相看了看,除了疾厄宫黑气挥之不散外,他的耳朵,也是采听官有淡淡的黑丝缠绕。
  这种黑丝很特别,全部缠绕着很厚的阴气,爷爷曾经说过,这种相色称之为阴丝,阴丝入五官,必出大祸乱。
  保寿官(眉毛)伤身折寿,监察官(双眼)伤心损情,申辩官(鼻子)蒙不白之冤,出纳官(嘴巴)言出害人害己,采听官(耳朵)受阴邪蛊惑伤亲朋好友。

  那小山面相便是最后一种。
  不等我和李成二有行动,小山抓起床头的一个饭盒直接扔向了师承柳,同时道了一句:“快,赶他们走,我难受。”
  小山扔出的饭盒直接砸向师承柳,我刚准备出手去挡,李成二的手就先一步伸了出去,接着“啪”的一声把饭盒给接住了。
  这下师泉林和他的媳妇也吓坏了。
  “臭小子,你疯了,说胡话就算了,还用东西砸你爷爷,你知不知道没有你爷爷,你就要死在病床上了。”师泉林怒道。
  师泉林的妻子也是有些生气地说了一句:“师元山,我怎么教你的,你这十几年的书都读到脚趾头上了,脑子里面装的什么混账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