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4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师元山自然是那个小山的大名儿。
  从师泉林和他妻子的话里,我也能听出,这两个人都是很孝顺的人,至少明大理。
  我从他们的面相上也是看出,就算是他们现在有钱了,家庭内部也不会出什么矛盾,包括跟师泉林的亲兄弟和姐姐之间也是如此,这一家人的素养都很高。
  他们在卖掉玉钺之前,或许过的很贫苦,但是他们一家人都透着一股大家族的底蕴。
  而这种底蕴没有几代人的积累,是养不成的,师承柳的为人处事的方式从他父亲那里学的,而他父亲出自暗三门的师家,到了师承柳儿子这一代,还能将家族的素养底蕴保持的如此之好,可见暗三家的师家全盛时期到底有多强!
  从一个人的素养之气,推断一个人背后的家族,这也是爷爷教过我的,知道师承柳和暗三家的关系后,我就忍不住推断了一下,也是为了让自己多了解一下暗三家。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师承柳就对师泉林和儿媳说:“你们别怪小山,他应该是被脏东西给缠上了。”
  师元山在病床上躺着,脾气也是变得越发的暴躁起来,眼看着又要伸手从床头桌子上拿东西,李成二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师元山的手腕,道了一句:“神归庙、魂归坟,妖魔鬼怪归山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给我退。”
  师元山刚被抓住手的时候,还想要挣扎,但李成二飞快念完这一句咒诀后,他整个人直接愣了一下,然后慢慢闭上眼睛,接着便睡下了。
  师泉林这个时候又担心地问了一句:“我儿子怎样了?”
  李成二说:“不打紧了,只是累了,睡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而我这边也是对着李成二点了点头,他念的东西我知道,是道家的《玄武驱邪咒》,不过我只是知道,而我却是用不了,爷爷说过,那是茅山一脉的道法,而我学了算命之后,很多道法就无法修出成就来。
  想到这里,我也是小声问了李成二一句:“你是茅山一支的?”
  他对我摇了摇头,然后又对师承柳说了一句:“老爷子,说句你可能不信的话,我现在确定,你孙子的肾病,就是受了妖邪的血肉诅咒而至。”

  “这种诅咒是以妖邪自身的血肉灵魂为代价,诅咒一旦成功,被施咒的人,就会沾染重病、邪念缠身,特别容易引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反过来说,能让妖邪以自己的血肉和灵魂为代价进行诅咒的人,肯定是做了极其严重伤害它们的事儿,因为这样的诅咒一旦产生,妖邪便彻底失去了轮回的机会。”
  说话的时候,李成二看了看师承柳。
  师承柳一连后悔说:“都是我那一把火烧出了事儿,要不是我烧死了那头野猪,还把它拿回去吃掉,也不会……”

  李成二打断师承柳说:“恐怕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我们需要尽快去一趟你的老家,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承柳疑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能发生什么?”
  李成二就说:“去了才知道。”
  师泉林这个时候把身上的卡递给师承柳说:“父亲,你带着卡先回去,给小山治病的钱我们留够了,还有我们的生活费,你先带着卡回去,把钱给哥哥、弟弟,还有我姐姐给分了,顺便让两位小先生看下,咱家到底出了什么情况,需要多少钱,从我的那一份儿里面扣。”
  我对师泉林说:“不需要收什么钱,替你们家里处理接下来的事儿,是我们荣吉收了你家东西的增值服务,免费的。”
  师承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过了卡说:“那我明天一早就跟着两位小同志一起先回去,小山手术的情况,记得随时告诉我,只是这钱,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分,数目也太大了。”
  李成二就笑了笑说:“如果你放心,这帐号让荣吉给你运作,分分钟给你转到你想转到的账户里面。”

  我说:“这样,明天我们出发之前,我先带着你去一趟荣吉,让我们经理带着你去银行办业务,到时候这钱分成几份儿你说一声就好。”
  师承柳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就问我和李成二:“两位小同志,我孙子刚才说,旁边这两张床上有人,是有脏东西吗?”
  李成二说:“我刚才的驱邪咒已经都给它们吓跑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说着李成二看向我说:“宗老板,你画的符箓,留一张给他们吧。”
  我的符箓,管用吗?我还没有拿出来实战过,有点不自信。
  心里虽然不自信,可我还是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了一张符箓递给李成二,他把符箓叠成一个三角形塞到师元山的病号服口袋里说:“进手术室之前,别让这张符离开他的身子就没事儿。”

  师承柳继续问:“那我儿子、儿媳呢?”
  李成二摆摆手说:“他们没事儿,脏东西靠近你孙子,是因为他被下了血肉诅咒,身上有邪念,你儿子和儿媳好的很,那些脏东西不会纠缠他们。”
  在我符箓放到师元山口袋里的时候,我就发现他耳朵上的阴丝黑线开始渐渐的变淡,看来是我的符箓起作用了。
  我心里也是不由感觉很有成就感。
  又在这边待了一会儿,等所有的事情都说的差不多了,我们当晚就把师承柳老爷子给接走了。
  因为他们一家人并没有在外面租个旅馆轮流休息,而是睡在医院的走廊里打地铺。
  老爷子都七十一了,受不起折腾,所以我们就在荣吉附近找了一家酒店给老爷子住下。
  而我和李成二则是去了荣吉的夜当。

  来到夜当这边,我本来准备画一些符箓的,可李成二就阻止我说:“明天我们就要出远门了,符箓先用你身上剩下的,保持体力。”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没有画符,毕竟画符的消耗着实有些大。
  当晚,我也是通过微信和张丽聊了一下帮师承柳分钱的事儿,她是一口答应下来,并在微信上告诉我,她现在就在银行帮师承柳预约上,明天会亲自带着师承柳去办手续。
  我们也聊了一下有关袁木孚的事儿,张丽就告诉我说,袁木孚的情况很好,这两天没出门,一直在家里休息。
  和张丽聊完,我也是微信上和蒋苏亚说了几句话,可惜她没有回我。
  我翻看了一下她的朋友圈动态,还是那张俏皮的照片,一直没有更新。
  因为时间太晚了,我便没有再发什么消息。
  次日清晨,我和李成二一直待到早起七点多才从夜当出来,我们两个在夜当里面也是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我们就去找师承柳,领着老爷子吃了早饭。
  等到张丽来荣吉的时候,我们再接上张丽去了一趟银行。
  差不多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业务才办完,我们又领着老爷子吃了午饭,然后才开车从省城出发往豫地走。
  这一路上,老爷子的孩子们一会儿一个电话往这边打,他们收到一大笔钱,一边向老爷子表示感谢,一边问师元山的病情。
  一家人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那种。
  老爷子这边,也是给师泉林打了几个电话,询问自己的孙子什么时候进手术室,等着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师泉林才告诉老爷子师元山进手术室了,只不过手术时间比较长,具体结果要等第二天才能告诉师承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