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5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直到老爷子的电话快没电的时候,他的手机才消停下来。
  师承柳也终于开始跟我们聊天,他先问我:“宗同志,我的那个东西,你咋一眼就看出是六千多年前的,我回想了一下,你也没有做啥鉴定啊,别弄错了,再给你们亏了钱。”
  师承柳还是有些不踏实。
  我笑着说:“您就放心吧,我这一双手,比任何机器都灵敏,机器错了,我都错不了。”
  师承柳又问我们:“你们当铺收了东西,还帮着别人驱邪,是有点奇怪,这是传统吗?”

  我说:“是传统,不过的确是有点奇怪。”
  我们开车过去,一直到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豫西一个叫东草垛的村子。
  到这边的时候,看到田地里还有不少人正在干农活,而村民看到师承柳回来,也是上前询问他孙子的事儿,村子里的人,都很热心。
  等我们到师承柳家门口的时候,我也是不禁吃了一惊,他家的房子还是上世纪建造的石头房子,难掩的老旧和腐朽。
  黑漆大门,上面贴着泛白的门神像,而在门口的石台阶上,一排黑色的猪蹄印。
  那印记像是猪蹄子踩在墨汁里,然后专门印这里的。
  师承柳看到那些蹄子印,觉得好奇,就准备伸手去摸,李成二一把拉住他的手说:“千万别摸,这猪蹄印儿估计只有我们三个能看见,是那脏东西留的‘煞咒’,看来害了你的孙子,它还不解气,它想害你家更多的人。”
  李成二一句“它还想害你家更多人”,直接把师承柳给吓坏了,老爷子的脸色一下拉了下来道:“两位同志,求你们救救我的家人,我做了啥,我自己一个人担着,反正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活的差不多了。”
  我让师承柳不要担心,并告诉他,我们会管到底。
  李成二则是微微一笑说:“老爷子,你还是改口称呼我们先生吧,你老是同志、同志的叫,我怕你把我叫‘弯’了。”
  “滚滚滚,弯你大爷啊,快说说这煞咒是怎么回事儿?”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骂了李成二一句。
  李成二也是立刻一脸严肃指了指我们脚下的黑猪蹄印记说:“所谓煞咒,其实道术里面也有,就是把一些不好的气息聚集起来,然后一掌拍到别人的身上,在别人身上留下一个外人看不到,但是中煞者,或者中煞者亲属可以看到的黑手印,进而诅咒中煞者多灾多病。”
  “而动物的煞咒也有,有些人会莫名其妙在自己的身上看到黑色的猫爪子印、老虎爪子印,或者是牛蹄子印、马蹄子印等等,有了这些印记的人,一般都要倒大霉,或者有灾厄缠身。”
  “有的动物类灵长,也会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样,在要报复的人门口留下煞咒印记,只要那人回来看到了,好奇摸一下,那就会被煞咒缠上,很难解。”
  “不过猪蹄子的印记,倒是少见,就算我师父也是极少提过。”
  说到这里李成二就停住了,我则是去问师承柳:“你其他的家人呢?我们必须告诉他们,别碰奇奇怪怪的蹄子印,尤其是猪蹄子印,免得中招,万一不只你一家门口有,那就糟了。”
  师承柳赶紧说:“我大儿子和二儿子两家人都在外面打工,这会儿都在县城住着,四儿子比较有出息,在镇上当老师,一般住在镇上,周末偶尔回来,这里只有我和老三住。”
  “老大、老二、老四我也都给他们盖了房子,唯独亏欠了我家老三,唉,也是老三最懂事儿!”
  这个老三指的自然是师泉林。
  接着师承柳继续说:“我的女儿嫁到了隔壁的上园子村,平时走动不少。”
  “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说一声。”
  我嘱咐师承柳说:“先通知你的小儿子和女儿吧,在县城的比较远,应该没什么问题。”

  师承柳忙着打电话,而李成二则是要了师承柳的钥匙,然后把大门打开了。
  经过这过道的时候,我们也是感觉到阵阵阴风吹来,这种阴风吹过我的汗毛,并不是让人感觉到阴冷,而是让人不禁有点毛孔舒张的胀痛感。
  按理说,阴风都是凉的,会让人毛孔紧缩,汗毛竖起,可这里的阴风却带着一股炙烤的感觉。
  不对,不是阴风,而是我被这里的阴戾之气给迷惑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用三指乾印给自己提神,李成二那边也是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在师承柳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李成二这一下很用力,直接给师承柳点红了。

  师承柳愣了一下,李成二就赶紧说:“老爷子,这是防止你着了那脏东西的道,对了你家做饭是用柴火,还是烧煤,或者用电?”
  师承柳和自己女儿的电话还没打完,就没有回答李成二,而是指了指那边东南角一个低矮的,差不多八九平的小房子。
  东面一边是灶火位,是建造厨房的地方,师承柳家的房子比较重风水,西高东低,东面灶厨,这样的格局容易聚财。
  当然,这次师承柳发财,和他房子的风水关系不大,和他的命理有关,这房子的风水只是简单遵从了风水位而已,最多做到无害,要是真的给住户带来好运气,那还需要好好的修葺一番。
  我想这些的时候,李成二已经进了厨房,他从里面出来又问师承柳:“你家的扫帚、簸箕在什么地方扔着?”
  师承柳一边打电话,一边又指了一个方位。
  李成二往北走去,推开一个房间,门口就放着扫帚和铁簸箕。
  他拿着两样东西走到厨房,我跟过去看了看,这厨房里面有灶火,有电磁炉,不过电磁炉不常用,倒是那灶火旁边扔着一堆劈好的柴火,看来师承柳家里做饭主要靠灶火,这也从侧面说明,师承柳之前的家境是真的贫寒。
  李成二取了一些灶火灰出来,然后去了门口,我也是跟了过去。
  “民以食为天,这煮米炒菜的灶火,便是一家的造‘天’之物,而这灶火烧完后剩下的灰,可以驱邪,所以只要把灶灰撒在刚才的那些猪蹄印上,再用扫帚扫一下,那煞咒就破了。”
  我疑惑道:“这也可以?”
  李成二笑了笑说:“这有啥不可以的,留下煞咒的脏东西,虽然怨气很大,但毕竟不是什么厉害的正主儿,所以用这些东西就足够了,换句话说,要是真正大能灵长留下的煞咒,那要破除,就真要废一番功夫了。”
  到了门口,李成二开始往猪蹄印上撒灶灰,等着撒严实了,他就开始用扫帚扫,连句咒诀都不带念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地上的猪蹄子印记越扫越浅,没几扫帚就给彻底扫没了。
  我忍不住对着李成二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这边扫完了,师承柳那边电话也就打完了。
  他告诉我们,他已经通知了自己的小儿子和女儿了,他们那边并没有遇到我们这儿的情况。
  听到师承柳的话,李成二也是点了点头说:“那最好不过了,行了,我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吃的,我弄点饭吃。”
  我疑惑道:“你还会做饭?”
  李成二就说:“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饭菜都是我烧的,烧得不好吃,还会被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