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6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师父也是一个狠人。”我愣了一会儿才憋出一句。

  师承柳见我们也不着急驱邪,就有点着急说:“两位小同志,那脏东西没有在我家里吗?它就只是留下几个蹄子印来害人吗?”
  很显然,他很不放心。
  李成二就说:“老爷子,都说了,让你不要叫我们同志了,这次你还加了一个‘小’字,真是的,还有,那脏东西现在并不在这边,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有什么事儿我们两个肯定最先冲出去,现在咱们弄点吃的,饿着肚子可没法干活。”
  师承柳家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干粮也没有了,所以李成二就弄了一些白面和玉米面混在一起,做成饼,贴在铁锅的周边,然后又洗了几个土豆放点盐巴煮进锅里。

  也不知道是李成二的做法特别,还是他偷偷加了什么东西。
  贴饼和土豆煮出来,都是香喷喷的。
  贴饼子有些发甜,土豆嚼在嘴里面糊糊的,有种说出来的香味。
  吃饭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围在师承柳家里一张老桌子旁边,桌子上的黑漆都快掉光了,但是这环境完全不影响我们品尝美食,我们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吃的香。
  我们刚吃法,就听到院子的门被推开了,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人领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就进来了。
  中年女人看到我们,就疑惑地问道:“爸,他们是谁啊?”
  中年女人就是师承柳唯一的女儿,师泉美。
  师承柳立刻介绍说:“这两位小同志,都是我在省城认识的,咱家的宝贝就卖给了他们,钱也是人家给的。”
  师泉美立刻对我们客气地说:“原来是贵客上门呀,我还说早点送点吃的过来,没想到你们都吃起来了,芳芳,快去把饺子给姥爷送过去。”
  原来师泉美是回来送饭了。
  旁边那个小女孩儿,便是她的女儿。
  相互介绍认识了一下,师泉美没有和我们多聊,而是询问起了自己侄子的病情。
  同时也侧面了解了一下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当说到我们是来驱邪的时候,师泉美就有点不相信。
  不过她也说了一句:“你们一下给了我们家那么多钱,应该也不会在这事儿骗我们,对你们也没啥好处,难道真的有脏东西。”
  师泉美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她的女儿看,小姑娘长的并不是很出众,圆嘟嘟的小脸蛋倒是很富态,有些腼腆,一直躲在师泉美的身后,不敢多说话。
  师泉美这个时候,也发现我一直盯着她女儿看,就用谨慎的语气问:“宗先生,你一直盯着我女儿看,是我女儿身上有什么不对付的地方吗?”
  我慢慢地说了一句:“你父亲一把火烧荒地的时候,你女儿是不是也在旁边?”
  师泉美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我父亲没有和你们提过吗?”
  师承柳说:“没提过。”

  说罢,他又问我:“宗先生,你怎么看出来了,我这外孙女儿,不会也有事儿吧?”
  我则是慢慢地说了一句:“我终于知道你那逆五行的水运不济是怎么回事儿了,问题就出在你这个外孙女身上,她当时一定看到了什么,甚至这些天,她应该都会做梦,梦到一些什么。”
  说着,我就看向那个叫芳芳的小女孩儿说:“小妹妹,我说的对不对。”
  小姑娘有些害怕点了点头。
  师泉美“啊”了一声问:“芳芳,你梦到了啥,咋不跟我说,还有那天你姥爷烧荒地的时候,你看到了啥?”

  我打断师泉美说:“不着急,先让她缓一缓,我先来分析一下你家女儿的面相,你们先听听,等我说完了,她应该就知道怎么说了。”
  听到我说要分析面相,师泉美就有点着急了,她就想开口说点什么,师承柳在旁边拉住她说:“相信这位高人,他分析出来的东西,肯定都是对救咱们芳芳有用的,我相信宗同志。”
  我这才缓缓说:“人的形神有五行之分,人的岁运也有五行之别,所谓形神便是形体和面相之总称,木形之人瘦削,金形之人方正,水形之人肥胖,土形之人敦厚,火形之人上部尖削下部宽阔,不过这种形,并不是说,你胖便是水形,还需要从你的五行色来甄别。”
  “木为青色,火为红色,土为黄色,水为黑色,金为白色,而这种五行色,只有真正的命理大师才能分出来,寻常人是很难看到这种细微的行色差别。”
  “你家芳芳,面色红润,是为无形色中的火之色,她虽然体态更像水形之人,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她长大之后,会大变样,她的下巴也会又尖又长,至于下身可能会稍微壮实一点,但是小家伙应该能长一个大个子,是一个小美人。”
  “而五行象有云,水不嫌肥,火不嫌尖,你家芳芳恰好相反,火形之色现在偏偏呈现的是水形之体。”
  “也是逆了五行,水逆火,这便是一种不好的征兆。”

  “而师老爷子也是逆五行的水运不济,你走水年运势,身边却跟了一个假的水形之人。”
  说着我指了指芳芳,然后继续说:“你们两个今年有些相克,还是少见点面的好。”
  “就算是见面,最好也别一起用大火、大水,不然很有可能招致危险。”
  说到这里的时候师泉美就说:“我家芳芳和她姥爷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他们在一起也都很好,怎么会相克,你别乱说。”
  我对师泉美说:“你先别急,我刚才说了只是暂时的相克,而这种相克也不是很严重,可如果两个在一起时间长了,还是会有些问题,最主要的还是相克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会有禁忌,比如我刚才说的禁大火、大水。”
  “家里的灶火在规矩之内,为小火,而烧荒的火,为野火,在规矩之外,便是大火。”
  “那一场大火便是禁忌,也就出了事儿。”
  “这一年,你们也最好别让老爷子带着孩子到河边,否则会出水溺之祸。”
  “继续说芳芳的事儿,她是火形之人,加上孩子火形的体质还没有显现出来,现在凸显的是假水,所以在遇到大火的时候,孩子内心的火形之意,便会隐隐被激发出来,这个时候孩子的灵觉可能会变得强一点,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或者听到一些常人听不到的声音。”
  “师老爷子烧荒的时候,小家伙肯定看到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所以在她的监察官和采听官一直缠绕着一丝淡淡的灰气,灰介于黑白之间,阴阳之中,为阳入阴,或者阴出阳之征兆,预示着人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东西。”

  “再看芳芳这孩子,虽然腼腆,但平时也不至于这么胆小一直躲在你身后吧,显然是被吓到了。”
  师泉美对着我点了点头说:“好像是,最近这孩子是胆小了一些,可惜我最近忙着地里的活,没太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看来是我疏忽了。”
  说着,师泉美就慢慢蹲下,然后心平气和地问芳芳:“乖,芳儿,你告诉妈妈,那天姥爷烧荒的时候,你到底看到了啥,或者听见了啥。”
  现在师泉美算是冷静了,时机也差不多成熟了,我就对芳芳说:“没事儿,你大胆说,大哥哥我算命的本事大的很,对付妖邪也有一套,不管是啥,我都能替你摆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