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69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成二点了点头忽然又问了一句:“对了,我们路过的那一片坟地好像有些年头了,你们村儿有没有什么说法?”
  李成二怎么突然对那片坟地感兴趣了,他不是让我不要管闲事的吗?
  提到那片坟,师承柳就问:“我们刚刚路过那片儿,小宗大师拿手电照的那儿吗?”
  李成二说:“是!”
  “那片坟,从我小时候的时候就有了,后来也没有人往这里埋过人,我听我上一辈的人说,是我们镇上一个地主家的祖坟,后来地主没了,那一家人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不过这坟算是留下来了,没人会动这玩意儿。”师承柳简单说了几句。
  李成二点头没有追问的意思。
  师承柳的话匣子好像是打开了,便又补充道:“不过,前些年我们这里来过一批盗墓贼,把这片坟挖开过,听说是挖走了什么东西,但具体是啥,没人知道,有人说是一个金酒壶,有人说是一个金老虎,反正大家都没看着,就觉得金的值钱,便瞎猜了一通。”
  “后来我们附近十里八村胆大的人,也来这边的坟里挖过,听说除了死人骨头和腐烂的棺材外,就什么也没有挖到了。”

  “再后来,这事儿就过去了,没有人再光顾过那片坟,之前被挖的那些坑啊洞啊,下雨刮风的都填的差不多了,看不出痕迹来,那片的树啊,草啊也没人清理,渐渐变成了一片野坟地。”
  李成二点了点头说:“这样啊,哈哈哈……”
  师承柳疑惑道:“李大师,你这笑是啥意思。”
  李成二赶紧说:“老爷子,你别多想,我就是随便问几句。”
  这边的事儿解决了,我们也没有在荒地这边待着,就按照原路返回。
  经过之前那片坟地的时候,我就往坟头那边多看了几眼,发现小树已经是小树的模样,我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人形来了。

  回到师承柳的家里,师泉美带着芳芳连夜回了三四里外的上园子村,我和李成二就在老爷子的家里住了一晚上。
  我和李成二睡一个房间,等着老爷子睡下了,我就问李成二,他打听那块野坟地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本来我以为李成二要跟我卖关子,没想到他却爽快的点了点头。
  我问他到底什么原因。
  李成二就从床上坐起来说:“我们第一次经过野坟的时候,你看到的那个人影是真实存在的,的确是一个脏东西,可在我们经过了那边后,那脏东西就自己散掉了,不过它并不是被我们的阳气给冲散了,而是因为达成了某种心愿后,自己散掉的。”
  “而这个心愿和你有关系。”

  和我?
  我一脸诧异看着李成二说:“你确定?”
  李成二点头说:“千真万确,那股阴气散掉的时候,还有一缕是冲着你来的,我本想出手给你挡下,没想到它绕着你的身体转了一圈,然后消散的一干二净,就连你身上破灵符也没有半点的反应。”
  李成二说的这些,我毫无察觉。
  接下来我和李成二又讨论了一会儿,我们决定次日清晨去野坟那边走一遭,探探情况,然后再回荣吉去。
  第二天我和李成二起的很早,他随便弄了点吃的,我们吃过之后给师老爷子留了一口,便出发去野坟那边了。
  我们来的太早,草和小树上全是露水,趟过草丛,我们的裤腿和鞋就全部给打湿了。
  来到这片野坟,我也是看到了自己昨晚拿手电照着的小树。
  这里的坟堆不少,有十五六个,但是却没有一块石碑。
  我们在坟前走了走,就发现很多的坟都是有碑槽的,但是石碑却不知去向,想来也是被人偷走了。
  “这一片坟,虽然有阴气,温度比起周围也要低一些,但我却查不到有什么其他的异样来,或者说跟你的具体关系。”李成二探查了一遍后说道。

  我没有吭声,而是回到了那棵坟边小树的附近,昨晚的人影就是在这里站着,如果真和我有什么关系,那它站的位置说不定也有特别的含义,或许是在提醒我什么?
  来到小树旁边转了一圈,我就准备伸手去摸树下的杂草。
  李成二喊住我说:“宗老板,慎重,你的手指那么金贵,这坟头的东西还是别碰吧。”
  我笑着说:“我的手是金贵,但是却没有那么脆弱,我心里有谱。”
  李成二一边和我说话,也是一边走过来问:“那你是发现了什么?”
  我慢慢闭上了眼,爷爷说过我这一双手,古物摸的多了,不能能探查古物真假、年份、材质等细节,还能和一些古物产生呼应。
  就好像是有一个磁场,古物出现在我的磁场内,我的双手就会有感觉。
  摸着那沾满露水的叶子,我先是感觉到一阵冰凉,然后我捻了一下草叶子说:“虽然我的手暂时和古物呼应不大,但是这草叶子里面却含着较多的铜元素,而且是有着古朴气息的铜。”

  说话的时候,我就想要拔那颗草。
  李成二说:“我来,我这手粗,抗造。”
  说着李成二就把我扒拉到一边,然后一把抓住草的根部,将其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地上也是留下一个小土坑。
  李成二又用手在土坑里拨了几下说:“什么也没有啊。”

  我指了指李成二拔掉的草根说:“在这上面。”
  草根粘着泥土,而在泥土和草根中间裹着一块两寸左右的长方形的物件。
  只不过那东西已经被泥土腐蚀的厉害,已经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了。
  我们简单清理了一下上面的泥土,才发现这是一个类似古铜制成的牌子。
  牌子的表面虽然腐蚀的厉害,但是仍然能辨别有铭文在上。
  我让李成二取出一瓶矿泉水,给我把手冲洗了一下,等着晾干了后,我就在铜牌上摸了一会儿,这铜牌的年份和上面的铭文,我便了然于心了。
  李成二问我结果。
  我先把铜牌收到自己的背包里,然后又用矿泉水把手冲洗了一遍才说:“铜牌差不多是百年左右,上面的铭文也不复杂,是‘荣吉督造’四个字,不过这四个字周围的花纹却是有讲究的,云花帆纹路,纹路是一条线组成,按照特定的趋势行进,这条线的走势也是独一无二的,就好像是我们荣吉今天的地字列的序码。”
  “如果我没猜错,这铜牌应该是我们荣吉百年前的会员码。”

  “这野坟里的埋着的,可能是我们荣吉的百年前的会员。”
  “当然那个时候可能不叫会员。”
  李成二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说:“行啊,宗老板,你这一双手,神了。”
  我说:“好了,咱们也别在这里多待了,赶紧回荣吉去,这铜牌给袁叔叔看看,他应该知道的比我更多。”
  “我只能摸出上面的纹路,但是纹路代表的是哪一家,我就不清楚了。”
  接下来,我们就离开了野坟这边。
  在回冀地的路上,师承柳给我们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们已经在路上了,他就愧疚的说,也没送我们,心里过意不去。
  我则是嘱咐他,记得把我们吩咐的事儿都做了。
  他一边答应,一边又告诉我们,他孙子的手术成功了,命保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