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70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也是对师承柳说了一声恭喜。
  等我们回到冀地省城的时候,差不多中午的样子,我和李成二吃了点东西才到荣吉去。
  把我送到这边,李成二就开车回西陇郡那边了。
  我今天来的早,吴秀秀打趣我说:“师父,你今天可是来的早了。”
  简单打了招呼,我也是去张丽办公室看了看,今天袁木孚也在这边。
  见我回来,他们夫妻俩也是笑着招呼我进去。
  我问袁木孚:“你怎么在这里?”
  袁木孚就笑着说:“名义上,我才是荣吉的老板,你说我来这里干啥。”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在夜当待了几天,糊涂了。”
  袁木孚也没废话,就问我这一行的成果。
  我简单叙述了一下师家的事儿,然后又把野坟发现的铜牌取了出来给袁木孚看。
  袁木孚从桌子上抽了一抽纸,把铜牌裹住问我:“宗禹,你说就行了,我就不看了,鉴宝这方便的,我还是不如你的。”
  我把有关铜牌知道的情况,给袁木孚讲了一下。
  袁木孚想了一会儿说:“我父亲那里好像有一个图谱,就是记载特殊云花帆纹路的,他说过,那都是咱们荣吉老地字列当户用过的,鉴别身份用的。”
  说罢,袁木孚就给他父亲打了电话。
  挂了电话,袁木孚就对我说:“我父亲说,让你把纹路画下来,然后拍个照片发他微信上,他甄别了一下,再告诉我们具体信息。”
  我拿起纸笔,一边摸着铜牌,一边就画了起来。
  画了二十多分钟,我才把铜牌上的云花帆纹路全画下来。
  拍了照片发给袁氶刚,没一会儿他就打了电话过来:“宗禹,你发现的这个铜牌的确是咱们荣吉的出品,按照云花帆纹路分析,应该是豫地高家的,不过这一支早早迁到了海外,已经和我们荣吉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你说脏东西看着你,大概是因为他的子孙和我们荣吉断了联系,那老人家要把铜牌还给我们荣吉。”
  “这是那老人家的一份心意,你晚上把铜牌收到夜当里去吧。”
  我赶紧应了下来。
  我刚准备挂电话的时候,袁氶刚又说了一句:“对了,这几天你就不要出门了,每天好好在夜当待着,我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我问是谁。

  他便说:“见了,你就知道了。”
  袁氶刚说完就挂了电话,好像是怕我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似的。
  袁木孚见我挂了电话就说:“你这几天要是在夜当待着的话,我就清闲两天,这两天我先不去了,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张丽拉住袁木孚的手说:“你答应过我,从陇州回来带我玩几天呢,你现在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袁木孚说:“那就今天吧!”
  看着这俩人在一起腻歪,我就摆摆手说:“我上班去了。”

  从张丽办公室出来,我就回了柜台那边。
  这一下午都没有什么事儿,我时不时翻看一下自己的手机,等着蒋苏亚给我回微信,可始终没有等到她的消息,她整个人就好像是消失了似的。
  吴秀秀那边没事儿也找我聊上几句,不过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下午的时候,我们典当行也来了两个小客户,一个是大学生,要当自己的笔记们电脑,还有一个妇人,来当自己的一个玉器首饰。
  这两个单子我都交给吴秀秀去做了,她看不准的地方,我在旁边帮帮忙提点一下,总之一切都算是比较顺利。
  自己办了两单,吴秀秀也很高兴,下班后非要拉着我请我吃饭。
  这次自然不是董福楼,而是我们典当对面的小吃街。
  吃饭的时候,吴秀秀还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块卡罗拉的机械手表给我。
  这块表不算贵,一两千的样子,但这也是吴秀秀好几天的工资。
  她把表递给我的时候,我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吴秀秀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衫,下身穿着没有过膝的大片花裙子,裙撑将裙摆撑的很开,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有形。
  再加上她小家碧玉的面容,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小明星呢。
  吴秀秀被我盯的有点脸红,就问我:“师父,这表送你的,是做徒弟的一分心意,你收下吧,你看你手腕上光秃秃的,带块表总是好的。”
  我刚准备拒绝,吴秀秀又说:“师父,你别拒绝,徒弟的心意你都不收,是不是打算和我绝交啊。”
  我笑了笑说:“一块表而已,扯什么绝交,给我戴上。”
  说罢,我把手伸过去,吴秀秀一脸开心地给我戴了上去。
  给我戴上去后,吴秀秀还很欣赏地说了一句:“不错,师父你这看起来就有水平多了。”
  吃完饭,吴秀秀就说让我送她回家,我就告诉她,今天车不在,要不要给她打个车。
  她便摇摇头说:“车不在就算了,改天吧,我自己打车回去了。”
  送走了吴秀秀,我就准备直接去夜当,刚下了地下车库,我便看到马叔的洗车店里停着一辆迈巴赫暗夜系车色的g500越野车,这车的成型有点像是吉普,但是比吉普又要大气很多。
  我刚到这边,驾驶位车门打开,然后缓缓走下一个穿着黑色七分裤,白色圆点t恤的女人,她一头长发束成马尾,带着一副很大的圆形耳环。
  这是蒋苏亚?
  看到她,我心里瞬间开心值爆棚。
  她下车之后,也是直接跑到我跟前,跟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马叔和马婶在一边洗着一辆车,一边对着我俩这边乐。
  我抱着蒋苏亚,正好看到马叔和马婶儿那边,我被他们笑的不好意思,就松开了蒋苏亚问了一句:“这几天,你怎么不回微信呀。”
  蒋苏亚挂着甜甜的笑容说:“我们上去再聊吧。”
  我点头。
  我们往楼上走的时候,马叔还说了一句:“车一会儿给你们擦干净了。”
  蒋苏亚礼貌地回了一句:“谢谢。”
  到了夜当,我煮了一些茶,拿了一些干果来,才和蒋苏亚聊了起来。
  原来她那天被接走后,蒋家内部发生了一次不小的动荡,好在她手上的七彩蛇纹,还是让家族里大部分长辈认可的,那些搞小动作的人,就被长辈们联手给清理了。
  蒋苏亚这几天在帝都,一边熟悉各种各样的人事安排,一边又要在蒋家内部重要的场合会议上露面,毕竟已经确定她是唯一继承人了。

  她常用的手机被她爷爷蒋文庭收了起来,换了一个工作常用的,那个不能用来联系私人感情,所以才一直没有和我联络。
  说话的时候,她还把自己背包里两个手机拿出来给我看:“喏,你看,一个是原来的,一个是爷爷给我的。”
  蒋苏亚说话的时候,我一直认真地看着她,这一身装束很休闲,但是掩饰不住她的美艳,让我深深地着迷。
  我对蒋苏亚说:“那你来怎么不通知我下。”
  蒋苏亚就说:“给你一个惊喜啊,对了,我可看到你和你们典当行的小女生一起吃饭了,她给你戴手表的时候,我也看着了。”
  说着,蒋苏亚嘟嘟嘴,一副生气的表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