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71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笑着问她是不是吃醋了。
  她说,是。
  我刚想怎么回答的时候,她忽然又甜甜一笑说:“骗你的,我这点自信没有,还怎么做蒋家的继承人啊。”
  接着蒋苏亚又对我说:“对了,下面那辆车是蒋家买来给你开的,算是你上次带我去蛇庙的报酬,是我们家族的钱,你不要白不要,还有就是我想搬到你那边住。”
  我立刻回答:“好,我的房间很大。”
  蒋苏亚瞬间脸红说:“谁说要和你住一个屋儿的,你那里不是好几个房间么,我要自己住一个房间。”
  虽然稍稍有点失望,不过她能搬过来和我一起住,足以让我们的关系更近一步了。

  所以我还是连连点头说:“好呀。”
  接下来,蒋苏亚也是给我聊了一些她在省城这边的发展打算,她准备和永隆盛合作开发一个项目,再用那个项目过度在省城这边落脚,然后再进一步的发展。
  她还说,文庭集团不会在省城大举扩张,文庭在这边的主要目的,便是建一座大商务中心,和盛世南苑起名,或者超过盛世南苑。
  等着商务中心落成,文庭集团就会在这边收手。
  因为地产从来不是文庭的主业,它们不想在地产行业和任何的企业有太激烈的竞争,他们只需要一小块蛋糕就足够了。
  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蒋苏亚很认真,话里化外都透着她的自信。
  可一说完,她就忽然笑着说:“我第一次经手这些事儿,有点怕自己做不好。”

  我笑着说:“肯定没问题的,我会帮你的。”
  不知不觉,我俩就聊到了差不多十点多钟,期间我俩一直没有提齐云的事儿,我知道蒋苏亚只是故意回避,并没有从中真正的走出来。
  她不提,我自然也不会提那些。
  这个时候,电梯的门开了,我就看到袁氶刚带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走了进来。
  袁氶刚穿着一身短衫汉服,另一个穿的更朴素,上身白色粗布的汗衫,下身黑色的粗布裤子,千层底的布鞋。

  那人的五官都很方正,头发出现了一些银丝,人的精神头也很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陈年古木的味道,而且古木的味道还不止一种。
  看到他们进来,我和蒋苏亚也是立刻起身打招呼。
  袁氶刚笑了笑然后对蒋苏亚说了一句:“你也在。”
  蒋苏亚立刻说:“袁叔叔,你们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和宗禹也聊的差不多了。”
  袁氶刚就说:“不妨,你在这里待着吧,我看宗禹这小子是很喜欢你在这里待着。”
  我不好意的挠头,蒋苏亚也是微微羞笑了一下。
  袁氶刚这才给我介绍:“我身边这位是木器宗师弓一刨,得《缺一门》真传,咱们荣吉的所有的货架,装货的箱、盒、柜,全部出自他之手。”
  弓一刨立刻说:“这两年的箱、盒,有一些是我徒弟做的,我老了,差不多要退休了。”
  听到“缺一门”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心中不由震撼,缺一门,是《鲁班书》的别称,相传为鲁班圣人所写,是一本关于土木建筑,医、道、咒、符,煞等等综合一体的奇书。
  这本书之所以被称为“缺一门”,是因为这本书是受到鲁班圣人诅咒,凡是学习鲁班书技艺的人,必须在“鳏、寡、孤、独、残”任选其一作为自己的人生之缺。
  而鲁班之所以诅咒这本书,也有一个小故事,那便是鲁班造了一个木鸢,只要轻轻施咒就能飞入空中,鲁班外出干活,想念自己的新婚妻子,就造了木鸢,乘着它飞了千里回家。
  后来鲁班的妻子偷偷乘坐木鸢上天,结果她在空中临盆,血污染了木器,那木器沾了血就会失效,所以便从空中掉了下来,一尸两命。
  鲁班失去了妻子和孩子,所以他才诅咒后世所有学过《鲁班书》的人。

  而我面前的弓一刨,妻妾宫凹陷,一生无妻之相,是缺一门中的“鳏”字缺。
  他还有个徒弟,如果也学了《鲁班书》,那缺的又会是什么呢?
  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就有点反应慢了,袁氶刚拍了拍我肩膀说:“别试着看他的面相,古语有云,宁招阎王,不惹木匠,你可千万别惹到他,小心他用鲁班书里的本事报复你,吓人的很。”
  我有点尴尬,弓一刨则是对着袁氶刚说:“老袁,你别在那里编排我了,我就算是要报复,先报复你,你个傻货。”
  袁氶刚瞪着弓一刨说:“老缺,你皮痒了讨打是不是?”
  傻货?老缺?
  这是什么神仙名字啊?
  如果他们两个合一起,那岂不是傻缺组合!?
  我心里这么想,可不敢说出来,就赶紧说了一句:“袁叔叔,弓叔叔,你们别吵了,这次你们一起来夜当,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和我说?”
  两个人这才没有继续争吵,袁氶刚清了清嗓子说:“的确是有一件小事儿,关于老,额不是,是关于弓一刨徒弟的。”
  听闻是有关弓一刨徒弟的事儿,我就往弓一刨那边看了两眼。
  弓一刨赶紧说:“其实我和李成二的师父一样,以及现在的李成二一样,都算是荣吉的御四家之列。”
  袁氶刚立刻说:“这个时候你就别客气了,什么叫就算啊,你们本来就是。”
  说罢,袁氶刚直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宗禹,我们荣吉除了天字列会员九家,地字列会员上百家外,还有御四家,不过这御四家并不是会员,而是我们荣吉大朝奉的助手。”
  “李成二一脉,道巫合一,仙家。”
  “弓一刨一脉,土木建筑,匠家。”
  “其他两家,我暂时不给你介绍,以后等他们找上门的时候,你自然会知晓。”
  “今天我们先来说说匠家的事儿。”

  御四家?
  我便道:“这么说来,弓叔叔和李成二的师父是一个辈分的人了?”
  弓一刨立刻说:“岂敢岂敢,李成二的师父比我高一个辈分,我和袁氶刚是一个辈分的,而李成二的师父是和你爷爷一个辈分的,从辈分上来算,李成二和我是平辈,我徒弟得叫李成二一声师叔,荣吉的大朝奉不在辈分之列,所以你比较占便宜。”
  我“呵呵”一笑,总觉得这里面的关系有点乱。

  弓一刨继续说:“我们还是说说我的那个徒弟的事儿吧,我那徒弟是我从狐狸窝捡回来的,他的生父生母不详,我捡到的时候是一个冬天,下着雪,我路过太行山南端一个小山谷的时候,一窝狐狸拦住了我的去路,它们一直‘吱吱’的叫着,我当时以为它们胆大包天要谋害我,差点下了重手。”
  “后来我才发现那些狐狸没有敌意,只是领着我气了它们的狐狸窝,是在一个山岩的下面,里面放着一个婴孩,嘴唇冻的瑟瑟发抖,身上只 裹着一层薄薄的单子。”
  “要不是他身边有几只大狐狸围着他,给他取暖,他恐怕早就冻死了。”
  “看到那孩子我才明白,那一窝的狐狸,是想要我救那个孩子。”
  “孩子身上并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只是屁股上有一块类似鸡蛋一样的胎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