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74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弓泽狐立刻摇头说:“术法无正邪,用者分善恶,鲁班书后半段虽然讲了很多煞、咒之道,但是每一种煞、咒都有破解之法附上,这说明他不是用来害人,而是用来惩戒一些心存不善的人,让之悔改。”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第二个问题,背一下金光咒。”
  弓泽狐愣了一下问:“啊?”
  并不是这个问题难,而是这个问题太简单了,所以弓泽狐有点不相信。
  我则是重复了一遍:“背一遍金光咒。”
  弓泽狐这才开口朗诵:“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弓泽狐的声音很响亮,大概是因为他听不到声音的缘故,所以他说话的嗓门比一般人都要高一个调,他生怕别人听不到。
  他念,身上的气势也是随之增强了不少,他面相上的气息也是随之而变,面容变得红润了起来,双掌甚至都能看到丝丝白气流转。
  等他念完的时候,弓一刨就飞快走过去,在弓泽狐的后背上拍了一下,弓泽狐身上的气息才散掉。
  弓泽狐满头大汗看着我问:“宗大朝奉,我合格了吗?”
  说话的时候,他也看了看自己的师父,很显然他是担心自己给弓一刨丢脸。
  我看了看李成二,他对着我点头。
  显然他对弓泽狐还是很满意的。
  我便说了一句:“算是合格了,欢迎你加入荣吉,正式成为我身边的御四家中,匠家一脉的人。”
  弓泽狐开心地攥着拳头说了一声:“太好了。”
  这个时候弓一刨也是笑了笑说:“傻徒弟,你总算没有让为师失望,你进了荣吉,那便是出师了,师父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你去屋里把祖师爷神像前的那木盒子取来,我要把咱们这一脉的传世之物,赠予你。”
  弓泽狐先是震惊,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开始对着弓一刨直磕头,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看着弓泽狐磕头如捣蒜,我们这边便有点莫名其妙。
  弓一刨一把薅起弓泽狐让其看着自己的脸说:“你这是干什么,为师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弓泽狐摇头,表示自己不敢。

  弓一刨指了指屋里说:“去拿吧,记得给祖师爷上几炷香。”
  弓泽狐不敢再说什么,就慢慢地往屋里走了。
  “唉!”弓一刨叹了口气,等着弓泽狐转过身后又对我说了一句:“宗大朝奉,谢谢你,你的考验也太简单了,说句实在的,那孩子工具都准备好了,都准备给你现场造一个东西,没想到你只是问了两个问题。”
  我对着弓一刨笑了笑说:“我相信袁叔叔的判断,他能给我介绍的,一定错不了,再说了,他造的东西我已经见过了,以小见大,我相信他的本事。”
  “再者,我相信御四家的水准,你既然推荐给我们荣吉,那就说明你觉得自己的徒弟的水平过关了。”
  “我要是再刁难着去看,反倒是显得我们荣吉肚量小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我相信自己这双眼。”
  说着,我指了指自己的双眼。
  弓一刨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着说:“不亏是荣吉的大朝奉。”
  我们说话的时候,李成二已经把自己手里那碗茶喝完,然后就想着起身去把茶碗送到屋里。
  可却被弓一刨给拦住了:“成二啊,茶碗就放到窗台吧,木匠的屋,你还是不要进了。”
  李成二笑了笑,就把茶碗放到窗台上,然后又回来坐到了梨树下面。

  我心里则是好奇了起来,随口问了一句:“弓叔叔,你这屋里有什么秘密吗?”
  弓一刨说:“宗大朝奉,你想多了,只是我们缺一门住的地方,向来煞、咒比较多,你们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那就糟了。”
  我“啊”了一声疑惑道:“你们自己房子造那么多的煞、咒做什么?”
  弓一刨说:“防身,我年轻的时候,得罪过不少脏东西,有些处理了,有些没处理,万一有脏东西上门寻仇,我这些煞、咒也好有个防备。”

  我点了点头,将信将疑。
  不一会儿弓泽狐就从屋里抱着一个半米长的木盒子走了过来,木盒通体都用的上好的金丝楠木制成,盒子散发着一股古朴的陈木之气,这盒子至少千年有余。
  弓泽狐把盒子递给弓一刨说:“师父,您还是要三思……”
  “我已经三思过了。”弓一刨接过盒子,直接将其打开,我就看到里面放着一根不到半米长的木尺子,木尺三指宽,两指厚,三面皆有刻度文字。
  正面刻着五列文字,中间一列是,财水星、病土星、离土星、義水星……
  旁边四排分别是喜逢武曲星、其家多富贵、世代近君王等等大势之势。
  这背面也有刻度,不过是三列,中间一列同为贵人星、天灾星、天祸星等等。
  而旁边两列退财、温病、疾厄、贫苦等等小势之势。
  其他几面也均有刻度,上面文字各不相同。
  看到这把尺子,我就疑惑地说了一句:“鲁班尺?”

  弓一刨笑了笑说:“正是此物,鲁班尺为鲁班圣人所发明,传于后世,用来丈量房屋、木屋的大小、吉凶、阴阳等等。”
  “我手里这把鲁班尺,是我这一脉的一位大能前辈,在千年前用古墓的金丝楠木所制,整把鲁班尺,无论是工艺,还是精气神,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后人难以超越的程度,所以便作为我们这一脉的传世之物代代相传。”
  “今天我便把它,赠予我的笨徒弟。”
  说着,弓一刨对着弓泽狐招了招手,示意其到跟前来。

  弓泽狐走过来,弓一刨就对他说:“小狐狸,跪下。”
  弓泽狐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跪了下去。
  弓一刨举着手中的鲁班尺,然后轻轻落在弓泽狐的肩膀说:“此尺落在你肩,我们匠家一脉的传承便彻底交给你了,为师能教你的,都教给你了,你切记不可荒废,要勤学苦练,同时也要好好辅佐荣吉的大朝奉,将来你若要收徒,首先考验其善恶,次之是礼教、最次才是资质,且不可弄反了。”
  弓泽狐看着弓一刨的脸,不停的点头。
  说罢这一切,弓一刨就把尺子双手送到弓泽狐的面前说了一句:“接尺。”
  弓泽狐双手举起,这才把尺子接到自己的手里。
  弓一刨满脸的欣慰,然后把自己放在旁边的盒子也一并递给了弓泽狐说:“小狐狸,尺子要保管好,以后你就别学师父在家里供着了,随身携带着,保不齐就会用上。”
  弓泽狐点了点头。
  接着弓一刨又对弓泽狐说:“以后凡事都要听大朝奉的命令,他说东,你不能往西,他说死,你便不可生,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懂吗?”
  弓泽狐看了看我,然后又转头对弓一刨点头。

  弓一刨继续又说:“还有,李成二和我是同辈,你以后见他,要尊他一声师叔,不可乱了礼节。”
  弓泽狐再次恭敬地点头。
  说罢这一切,弓一刨才把弓泽狐从地上扶起来说:“小狐狸啊,你出师了。”
  我看到弓一刨的眼睛红红的,他有点舍不得弓泽狐,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