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75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甚至有点觉得,弓一刨是在安排后事似的。
  我想要去看弓一刨的面相,可他的相色都被他用气隐藏了起来,让我捕捉不到原因。
  而我也不好一直盯着看,只能放弃。
  如果有什么事儿,袁氶刚应该会管的,毕竟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等着弓泽狐站起来后,弓一刨又看了看我们这边说:“宗大朝奉,我就不留你了,你带着我的小徒弟走吧,随便给他安排个住处就行,工钱你看着给,以后他为御四家争光了,你看着给他提一下就好。”
  我点了点头说:“这方便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了他的。”
  弓泽狐不留我们,我们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待着,便一起离开了。
  弓泽狐的东西,也早就被弓一刨收拾好了,两口木箱子,一口装的衣物,另一口装的是匠师的工具。
  我们一起给搬上了车。

  离开的时候,弓泽狐、我和蒋苏亚坐在后排,他有点不敢正视我,总是把眼睛放到窗外,我要和他说话的时候,都要先推推他的肩膀才行。
  我们一来一回小巷子村,也耗费了不少时间,等我们回到市里的时候,荣吉也快下班了。
  所以我们就直接回了西陇郡,把弓泽狐安排在这边住下。
  我这里四间房间,正好给他留了一间。
  晚饭我们也是在家里吃的,都是兰晓月一个人准备的,蒋苏亚学过不少东西,可唯独煮饭她不在行。
  弓泽狐很拘谨,我让他坐沙发上,他就抱着装鲁班尺的木盒子坐在沙发一动不动,一语不发。
  像是一个木头人儿似的。
  我就打趣他说:“你一点也不像是小狐狸,更像是一块小木头。”
  他只是笑,然后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就打开了电视,让他自己看电视。
  吃过饭,弓泽狐就回房归置东西去了,李成二拉着兰晓月在沙发上腻歪。
  我则是拉着蒋苏亚去了我的房间。
  我下意识把房门关上,蒋苏亚就“啊”了一声问:“宗禹,你要干嘛?”
  我对着她笑了笑说:“放心好了,我又不耍流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
  蒋苏亚点了点头,眼神开始有些慌了。
  我问她:“你这次来,你家族是不是给你布置着什么任务,关于我的,如果有,你大大方方说出来,我不想你和我交往的时候,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那样会疏远我们的关系和感情。”
  蒋苏亚这才对我说:“宗禹,你别生气,其实是我爷爷告诉我,让我这次来了冀地省城,就和你住一起,让我主动公布咱俩的关系,然后利用你和我的关系,发展我们文庭集团在省城的业务。”
  “虽然我搬过来和你一起住,但是我并不想像爷爷说的那样,我不想利用你,所以我这两天才会很矛盾。”
  我忍不住摸了摸蒋苏亚的脸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自己去公布。”
  蒋苏亚摇头说:“先不要,我想靠自己的真本事争取和永隆盛的合作,我也有自信让他们和我合作,而不是你,我想违背爷爷的命令,尝试一下。”
  蒋苏亚外柔内刚的本质又显露了出来,又变成了我熟悉的那个蒋苏亚。
  所以我就说了一句:“行吧,那就听你的,暂时不向外面公布咱们的关系。”
  蒋苏亚对着我笑着点头,表情也是轻松了不少。
  她的内心应该轻松了不少。

  我和蒋苏亚神情相对,然后我忍不住靠近她,就在我要亲着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蒋苏亚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我一脸郁闷掏出手机,一看是吴秀秀打过来的。
  接了电话,我就问她什么事儿。
  吴秀秀就说:“师父,今天你和张经理都不在典当行里,我收了一件东西,有些不对劲儿,你能不能来我这边一下……”
  “不对劲?你收了什么东西,哪里不对劲儿,你快给我说说。”我连忙在电话里问吴秀秀。
  蒋苏亚也是一脸认真地靠过来听了一下。
  吴秀秀继续说:“师父,我收了一块香奈儿j12系列的h2161型号的女士自动机械陶瓷腕表,九成新的,那人刚买了不到两个月,说是送女朋友的,然后他们分手,他就拿来挡掉了,当时办完了手续,我把东西放进张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忍不住试着戴了一下。”
  “因为那块表真的太漂亮了,戴完之后,我没多想,就把它放在张经理的桌子上,然后就离开等着下班。”
  “可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左手手腕上开始出现一个血红色的腕表痕迹,而且我总觉得什么东西在勒我的手腕,越来越紧,让我越来越难受,啊……”
  吴秀秀说着哭腔越来越明显,而且直接大声喊了一嗓子。
  我心里不由一紧张,这毕竟是我的徒弟,我可不能让她出事儿。
  所以我就一边问她怎么了,一边拎着自己的背包往外走。
  同时我跑到弓泽狐的房间,叫上他,然后又喊上李成二便准备出门。
  蒋苏亚本来也要跟着,我就说了一句:“你和兰姐在家里待着,我们这边可能有点麻烦。”
  蒋苏亚点了点头,然后嘱咐我一句:“那你小心点。”
  说完她还过来主动抱了我一下,我心里不由暖暖的,也平衡了一些,算是刚才没有亲上的补偿吧。
  吴秀秀那边一直哭着喊“疼”,过了两三分钟她才缓缓说了一句:“师父,快来救救我,我的手腕被勒的好疼,我好害怕啊!”
  我说:“不怕,师父马上就过去,电话通着不要挂。”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上了车,李成二开车,弓泽狐坐副驾驶,而我在后排位置。
  李成二问我位置,我就说了一句:“金宫花园。”
  我说了位置后,就开始安抚吴秀秀,她的手腕估计不是很疼了,哭的也轻了,不过她必须听着我说话,我一不说话,她就害怕的要大哭起来。
  而我这边则是赶紧找一些有的没的问题瞎扯,分散她的注意力。

  西陇郡在省城的西南,而金宫花园在城市的东面偏北的位置,距离有点远,加上这个点路上堵车堵的厉害,所以我用了三十多分钟才来到了金宫花园的门口。
  这小区停车位紧张,车子一直不允许外来的进,所以我们把车子停在小区门口一个花坛的旁边,然后便往小区里面去了。
  我在电话也对吴秀秀说过,让她从屋里出来去一个人多的地方,可她说,她的卧室门被封住了,她怎么开也开不开。
  所以我们来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她也没办法从卧室出来给我们开门。

  正当我准备踹门的时候,李成二就说:“宗老板,这是防盗门,你踹不开的,我来。”
  见我们要踹门,弓泽狐赶紧拦住我们说:“我会开锁。”
  说罢,他从自己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一根铁丝,他把铁丝塞进防盗门的锁孔里,然后转了不到三秒钟,那门“咔”的一声打开了。
  我惊讶地看着弓泽狐说:“溜门撬锁的活儿你也会啊?”
  弓泽狐没有看着我,读不到我的唇语,自然不知道我说什么。
  李成二就说:“这是匠家的本事,我差点给忘记了,还有别说什么溜门撬锁的,多难听啊,搞的我们跟贼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