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77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点头。
  同时李成二又转头看了看弓泽狐问:“我说话,你能看到不。”
  说着李成二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宫泽对着李成二点头说:“能,我的耳朵听不见,但是眼睛却很敏锐,很多暗处的地方,我都能看到,我师父叫我小狐狸,也是因为我晚上能清楚的看见东西,好像长了一双狐狸眼睛似的。”
  李成二就点头说:“那你留在宗老板和秀秀妹子身边,保护好他们。”
  弓泽狐赶紧点头说:“是,李师叔。”
  吴秀秀又一脸惊奇地看了看弓泽狐,他刚才自称是我的手下,现在又称呼李成二是师叔……
  我已经懒得解释。
  李成二往里面走,我就转身对弓泽狐说:“你去把铁闸门拉下来,别一会儿进了贼。”
  弓泽狐转身照办,而我则是往张丽的办公室那边走去。
  吴秀秀有点害怕,死死拽着我的胳膊跟了过来。
  弓泽狐拉下了闸门,然后飞跑了几步跟到我身边来,李成二没有去张丽的办公室,而是在大厅里面几个角落里转悠,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而他手里也是握上了那把刻着“器俎彝璺、天巫请神、妖邪顺德、逆莫者毙”这十六字铭文的青铜匕首。
  李成二一边在墙角转悠,一边伸手在铭文上摩擦几下。
  当然我并不知晓他这么做的含义。
  张丽办公室的门从来都不上锁,我和吴秀秀,以及其他业务人员,都可以随便进。

  进去之后,我没有开灯,而是打开手机照亮。
  这一开手机,我就看到张丽的办公室桌子后面站着一个白衣女人,她低着头,脑袋三百六十度缓慢转动,她动一下,卡一下,样子要多诡异有多诡异,而且转的幅度格外夸张,要说脖子没断,打死我,我也不信。
  吴秀秀这次好像也看见了,一手捂住嘴,一手死死抓着我的胳膊,她的长指甲都要陷进我的肉里了。
  同时我也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我这边也是被吓了一个激灵,手机的光赶紧挪开,同时伸手拍了拍吴秀秀抓着我胳膊的手说:“往后退,不要急,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吴秀秀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跟着我一起往后退。
  弓泽狐没有立刻退后,而是让开一条路给我和吴秀秀退,他自己挡到了我们的身前,同时从背包里取出一条草绳来。
  他双手拽了拽草绳,不知道要施展什么本事。
  那脖子断掉的女人没有追我们出来,等我们退出来的时候,李成二也过来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句:“见到了!”
  我说:“见到了。”
  李成二就说:“是一只慑青,难缠的很,你的破灵符多给秀秀妹子几张。”
  我点头,然后取出破灵符,折成三角给她。
  这个时候,我发现吴秀秀已经被吓哭了,她一边抹泪,一边低声的哭泣,同时在小声自责:“都是我太贪心了,给师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我把几张符箓递给吴秀秀,自己只留了两张,同时我也对她说了一句:“别自责了,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咱们当铺打开门做生意,没有别人要当东西,手续齐全,我们不收的道理。”
  吴秀秀还是在哭,我就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
  “嘭!”
  就在这个时候,张丽办公室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我赶紧往那边看,就看到弓泽狐倒飞了出来,整个人直接后仰摔在地上,不过他反应也是挺快,一个驴打挺站了起来,同时双手握着草绳,将其拉直说了一句:“孽畜,你这是自讨苦吃!”
  看到弓泽狐没有受伤,我也是松了一口气,同时给李成二说,让他去帮忙。

  李成二就说:“不急,让我看看我那师侄的本事,这慑青虽然难缠,但也不是对付不了。”
  这个时候,屋里直接蹿出一道白影,那白影直接对着弓泽狐又撞了过去,弓泽狐飞快抬手,手中的草绳忽然开始“啪啪啪”的冒火,那白影撞到火星上,瞬间变了方向,向我们这边冲来。
  李成二飞快走了几个斜位的星步,然后左手猛然抬起,一掌拍下去,同时他嘴里飞快念了一句:“逆星挡道,天寿无量,万法归气,掌法泰山,给我滚!”
  李成二这一掌气势极猛,犹如泰山压顶,站在他的身后,我不由感觉有些心安。
  “嘭!”
  李成二一掌拍下去,那断脖子女人就重重地摔在地上,此时弓泽狐那边飞快说了一句:“手执长绳阴阳路,十人见我九人愁,吾奉天师坐于此,草绳化蛇定法身,急急如律令去!”
  说罢弓泽狐将手中的草绳扔出,那草绳就好像一条蛇一样动起来,然后疾速窜了过去,将断脖子女人的手脚都给捆绑了起来。
  弓泽狐立在原地,使劲捏着双指,似乎是在跟断脖子女人做力量上的角逐。
  断脖子女人虽然被捆住了,但是却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而是从地上站起来,开始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弓泽狐的草绳化蛇法,而弓泽狐这个时候已经满头大汗。
  吴秀秀那边已经看傻眼了,她张着大嘴问我:“师父,这都是什么法术?”
  我就说了一句:“李成二是泰山掌道家法咒,弓泽狐的是《缺一门》中草蛇绳法,都是奇术。”
  吴秀秀一脸惊讶慢慢地说了一句:“原来民间真的存在这些人?”
  我没吭声,这个时候李成二飞快上前,然后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张符直接贴在断脖子女人的额头上。
  那明明是一个虚体,可符箓却粘在上面不动弹了。
  那女人也是放弃了挣扎,弓泽狐也是松了一口气。
  李成二又说了一句:“我这是只对脏东西管用定邪符,这慑青阴气太强,坚持不了太久,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现在杀了她,散了她的残魂,另一个就是问她一些问题,找到突破口,想办法化解她的怨气,调查清楚她的死因,有冤申冤,有仇报仇。”
  我直接说选第二个。
  李成二笑了笑。
  我忽然意识到,他给我两个选择是在考验我。
  想明白了这些,我就对李成二说了一句:“你小子竟然还考验我?”

  李成二“呵呵”一笑说:“毕竟你是荣吉的大朝奉,我们御四家的性命都要交在你手里,我得看看你是不是值得我托付性命的人。”
  我“嘁”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往那断脖子女人的面前走了过去。
  吴秀秀在旁边已经彻底听的懵圈了。
  见我往脏东西的跟前走,她赶紧拉住我说:“师父,你干啥?”
  我对吴秀秀说:“你在这边站着不要动,安安静静地看我解决这些问题,还有今晚发生的事儿,切记不要乱说。”
  吴秀秀点头。
  站到距离那女人一米左右的位置,我忽然感觉压力很大,我身上的汗毛忽然全部竖立了起来。
  一阵阵寒气逼来,让我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李成二拍拍我的肩膀说:“宗老板,别怕!”
  我拨开李成二的手说:“老子怕个锤子,刚才那一哆嗦,是阴寒之气给我冻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不是说慑青难以处理吗,怎么三下五除二就被你和弓泽狐给擒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