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79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也终于体会到了慑青的可怕之处。
  李成二也没有真对姚文娥动粗,而是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玉瓶,然后对着姚文娥说了一句:“看在宗老板给你求情的份儿,我就放你一马,进来吧!”
  说着李成二就去把姚文娥额头上的定邪符给撕了下来。
  姚文娥也是化为一道残影钻进了李成二手中的玉瓶中。
  李成二又把撕下的定邪符卷成一团,然后塞在瓶子口上。
  做完了这一切,我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然后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弓泽狐那边也是又念了一串咒诀,草绳回到他的手中已经不再是蛇的状态,他也是把草绳收进了布包里面。
  吴秀秀还在惊讶中,没有回过身来。
  我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说:“慑青果然有点吓人。”
  李成二则是说了一句:“我们的运气算是好的,这慑青并不恶毒,还给你讲道理,要是遇到那些不讲理的,咱们三个里面,非得有人挂点彩才行。”
  “甚至还得有个重伤的。”
  弓泽狐这个时候已经跑过来,然后把我从地上扶起来。

  吴秀秀那边也回过神道了一句:“脏东西被装进了瓶子里?”
  李成二就半开玩笑说:“要不要给你拿着那瓶子?”
  吴秀秀吓的连连退后。
  我瞪了李成二一眼说:“别闹了!”
  说着,我再去问吴秀秀:“秀秀,当表的人,是不是叫常志远?”
  吴秀秀愣了一下说:“你咋知道,我记得你还没看到张经理办公室桌子上的单子啊?”

  我说:“刚才那个女人跟我说的,她叫姚文娥。”
  说罢,我把故事简单给众人讲了一遍,期间我们也是返回张丽的办公室,把桌子上的表和单子都查看了一下。
  我们也是在单子上找到了常志远的身份证号,电话,以及地址。
  等我说完,吴秀秀立刻一脸同情说:“那个人竟然是人渣,早知道我就不收他的东西,不行,我要报警。”

  我拉住吴秀秀的手说:“报警?丨警丨察来了,你怎么说?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吴秀秀着急道:“那怎么办?”
  这个时候弓泽狐就说了一句:“《鲁班书》里有操控别人的奇术,我可以操控着他去自首……”
  李成二对弓泽狐说:“小狐狸师侄啊,你的本事先往后稍稍,这次交给我来,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乖乖归案。”
  我问什么办法。
  李成二就说:“蛊术。”

  我好奇问:“你还会下蛊?”
  李成二摇头说:“不是我,是晓月,她才是用蛊的行家。”
  兰晓月?
  怪不得上次李成二让她帮着蒋苏亚调制解毒蛊的浴汤,原来她本身就是下蛊的行家啊。

  “宗老板,你去把手表、单子都拿上,我一会儿给晓月打个电话,让她带上东西到常志远的楼下集合。”不等众人说话,李成二又快速说了一句。
  我也是点了点头。
  姚文娥被收了起来,我便直接打开张丽办公室的灯,然后把那块香奈儿j12的腕表,还有常志远填写的单子全部都收进了口袋里,同时我也给张丽打了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
  张丽正和袁木孚在外面玩,人不在省城,就对我说,所有的事情我全权处理,还嘱咐了我一句,让我小心点。

  在离开荣吉的时候,我们也是把我贴在外面玻璃上的破灵符全部都撕了下来,送给吴秀秀的那些,我没有都要回来,而是留给她防身,我总觉得她以后还用得上。
  当然这些话,我怕吓着她,没有跟她说。
  出了荣吉,李成二也是给兰晓月打了电话,告诉兰晓月地址后,我们便先开车过去了。
  常志远住在省城北面的君和城,那是一个建好四五年的新小区,比较偏僻,里面只有别墅和洋房,算是比较高档的小区。
  只不过那个小区的售卖率和入住率一直不是很高,整个小区比较荒凉。
  我曾经做过一单君和城的房屋典当,对那边还算是熟悉。
  车子向北开了四十分钟我们才来到君和城门口,在这边等了十多分钟,兰晓月就开着我的那辆a3过来了,因为是有要事要办,所以她就没有带蒋苏亚过来。
  君和城的门口到处都是停车的地方,我们停好了车,就一起往小区里面走,小区的物业根本都不带拦我们的,那需要刷门禁卡才能进出的小铁门竟然是常年开着的。

  小区里面的路灯倒是很亮,我们在找常志远所住的洋房楼号的时候,李成二就搂住兰晓月的腰说:“晓月,家伙事儿都带了吧。”
  兰晓月点了点头说:“都带了,二哥,你要不要检查一下。”
  说着兰晓月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红色粗布包给李成二看,那背包有些特殊,上面有很多桶状的口,每一个口里面都塞着一个竹筒。
  竹筒全部用竹盖,盖得严严实实的。

  那小背包有点像是西南苗疆少数民族的东西。
  所以我就问兰晓月,她是不是南方过来的。
  兰晓月就对我说:“我十四岁之前都在苗寨里面长大,十五岁后,我就离开了那边,然后一直在北方生活。”
  兰晓月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李成二就使劲搂了她腰一下,我看的出来,他不是在趁机占便宜,更像是在安慰兰晓月。
  看来兰晓月离开苗寨的时候,有一段不很开心的回忆。

  见状,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吴秀秀一直跟在我身边,她手腕上的淤青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我们人多了,她也不是很怕,也就没有一直在拉着我。
  不一会儿我们就找到了常志远住的那栋洋房。
  这洋房只有一层的灯是亮着的,后门的位置是一个小院,铁篱笆半人多高,人很容易就翻进去。

  后院的窗户和门都是紧紧关着的,我们没有在一楼的客厅里面看到人。
  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们这些人也没有聚在一起,我让弓泽狐带着吴秀秀先到五十多米外的一个花坛外面等着。
  我、李成二和兰晓月留在这边。
  我问接下来怎么操作。

  兰晓月就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个竹筒,然后直接在拧开竹筒口,我就看到一只雪白色的蜈蚣慢慢地从竹筒里面爬了出来。
  兰月晓伸手过去,白色的蜈蚣就沿着她的手指爬到了她的手心里。
  白色的蜈蚣差不多一寸多长,在她手里爬了一会儿,就把脑袋竖了起来,好像有灵性一般在等她发号施令。
  兰晓月嘴里开始念一些东西,她说的苗话,我不太熟悉,但是稍微能听懂一些,大概意思就是让这蜈蚣爬进房子里,找一个叫常志远的人,然后给他下蛊毒。
  说罢,兰晓月的食指勾了一下,然后摸到白色蜈蚣的头上。
  忽然,白色蜈蚣一转头对着兰晓月的食指咬了一口,我吓了一跳,就准备掏出命尺去把蜈蚣拍死,李成二拽住我的胳膊说:“驱蛊的仪式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

  我“哦”了一声,略微显得有些尴尬。
  那蜈蚣咬了兰晓月一口,白色的身体飞快变成了血红色,然后两三秒后,那些血好像被消化了似的,蜈蚣又变成了乳白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