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当铺》
第80节

作者: 黑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
  兰晓月把手放在那房子小院的草地上,白色的蜈蚣飞快向房子那边爬了过去。
  兰晓月则是把自己被蜈蚣咬过的手指放到嘴里吸了一口,样子有些妖媚。
  李成二也是一脸猥琐的要去亲兰晓月的手指,兰晓月就把自己的手指移开说:“二哥,别闹,我忙正事儿呢。”
  李成二这才“哈哈”一笑,然后在兰晓月的臀部拍了一下,才退后了几步。

  我也是跟着往后退。
  兰晓月慢慢闭上眼,然后嘴里开始有节奏的重复三个字:“常志远……”
  她每三秒念一次,那白色的蜈蚣也是每三秒停顿一下,然后继续往前爬。
  小院的旁边有一个空调管的口,蜈蚣就沿着那个口爬了进去。

  蜈蚣进去之后,我们就看不到什么情况,兰晓月却好像一切都了如指掌一般,继续在那边自信的念叨着常志远的名字。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我们就听到洋房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叫声:“我操,什么东西咬我。”
  接着就听一个女人也是大喊:“是蜈蚣,红色的。”
  “哪里?”
  “跑床下了。”
  “我他妈脚趾头被咬出血了,那蜈蚣不会有毒吧。”
  “……”
  楼上不由一阵喧闹。

  又过了十多分钟,那白色的蜈蚣又沿着空调管道口爬了出来,兰晓月用竹筒在院子口接着,那蜈蚣直接爬到了竹筒里面。
  收好了竹筒,我们就离开了常志远的小院附近。
  我好奇问兰晓月你是怎么让蜈蚣认出常志远的,听声音,他屋里两个人,怎么没有咬错啊。
  兰晓月就说:“很简单,你叫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就算哪个人不回答,脑电波也会有反应,产生一定的磁场,而这种磁场就会被蛊虫感知到。”
  “我这边喊着常志远的名字,虽然他听不到,但蛊虫跟着我一起发出一种类似喊他名字的次声波,那次声波会直接引起常志远大脑的反应,靠着这种感应,蛊虫就会找到正主在什么地方。”
  “只要屋子里面没有两个叫常志远的人,它就不会咬错人。”
  我对着兰晓月竖起拇指说了一句:“佩服,佩服。”
  这个时候,我们就走到了弓泽狐和吴秀秀这边,吴秀秀就问我们:“都弄好了。”
  我说:“差不多了。”
  吴秀秀一脸发懵,她只见我们在后院的门口站了一会儿,并不知道我们都做了什么。

  所以她又问:“他会去自首吗?”
  我没说话,而是看向兰晓月。
  兰晓月就说:“我刚才给常志远下的血咒蛊,把我的血喂给蛊虫成咒,然后蛊虫再咬在常志远的身上,就会让血咒蛊的毒侵入他的血液,三十分钟后,就会发作。”
  我问发作后会怎样。
  兰晓月就说:“蛊毒发作之后,我便可以操控他的情绪,让他感觉到恐惧、后悔、害怕、开心等等。”
  “然后我再利用这种情绪推动他的想法,让他最终去自首。”
  吴秀秀异想天开问兰晓月怎么操作,是不是和电视上一样,要拿个小鼓敲啊敲。
  兰晓月笑着摇头说:“不是,那种蛊是把蛊虫留在中蛊者的身体里,操作蛊虫来伤害中蛊者的蛊法,并不高明。”
  “我的方法,是用血来操控的。”

  说着,兰晓月又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竹筒,她轻轻拧开了一道缝隙,我就闻到一股很重的腥味。
  我下意识说了一声:“里面是血?”
  兰晓月说:“是鸡血,蜈蚣很喜欢吃鸡肉,喝鸡血的,这鸡血里面加了一些抗凝的东西,还有一些特殊的材料,专门供操控小白用的,对了,小白就是刚才的那只白蜈蚣,我可以操控它下数百种的蛊毒,它也是我饲养的本命蛊。”
  我诧异道:“我听爷爷说,本命蛊,不是都养在蛊师的体内吗,而且一只蛊,不是只有一种蛊毒的吗?”
  兰晓月笑着说:“不是所有本命蛊都需要养在体内的,喂自己的血养大的,一直养在体外的,也可以称之为本命蛊。”
  “至于蛊毒方面,这算是我养蛊的独有技法吧,其他人的蛊只能下一种蛊毒,可我的不一样。”

  我听着有点震惊。
  李成二就说了一句:“晓月的本事大的很呢,以后再慢慢给你展示。”
  我们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常志远的蛊毒发作,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差不多十多分钟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孩儿,一瘸一拐地从小院那边出来。
  女人扶着男人娇声道:“远哥,不就蜈蚣咬了一下吗,怎么就想着去医院啊,你胆子也太小了。”
  看来那个男人就是常志远。
  常志远立刻说:“你懂个屁,我求了一串佛珠,刚才被那奇怪的蜈蚣咬了一口,我的佛珠就变黑了,这说明老子可能是被姚文娥那个女人报复了,再说了,我不是去医院,而是去龙山庙见我的师父,我是庙里的居士,一年交三四十万呢。”

  女人讨好说:“远哥,你可真有钱,什么时候,你也给我三四十万啊。”
  听着那边说话,我们就往旁边躲了躲,而后李成二就说了一句:“晓月,一会儿先别动手,我们跟着去看看龙山庙是个什么情况。”
  李成二说罢,我们几个人就不吭声,等着常志远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两分钟后我们才动身。
  这个时候,吴秀秀才问了一句:“我们跟着去龙山庙做什么?我听说那边许愿可灵了,不少外省的人,都会专门跑到山上去烧香许愿。”
  李成二转头看了看吴秀秀说:“妹子,这你就不懂了,龙山庙人杰地灵,庙中也有一两个高僧,但是常志远这种人绝对没有可能从他们手中求得佛珠,别说他一年给庙里三四十万,就算是三四百万,也绝无可能。”
  “你认识龙山庙的大师吗?”我好奇问他。
  李成二说:“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和上山一位师父有过佛缘,他点化过我。”
  我笑着说:“那你怎么没有念佛,而是修道了?”

  李成二摆摆手说:“我有佛缘,但是六根不净,没办法住在庙里念佛,只能跟着我师父学一些巫、道仙法。”
  闲聊了几句,我们便出了小区,常志远开车带着那个女人已经走远了,我就问兰晓月能不能追上,别跟丢了。
  兰晓月笑着说:“这个你就放心了,中了我蛊毒的人,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
  兰晓月开着我的a3在前面,李成二就坐在了她的车上,蒋家送给我的迈巴赫g500,我只能自己开了。
  弓泽狐还不会开车,吴秀秀的话,今晚被吓坏了,我也不敢让她开。
  车子沿着外环路一直往西走,开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我们的车子就开始往南拐,我知道,我们已经到了西外环。
  这个时候,吴秀秀坐在后排就问我:“师父,咱们荣吉到底是干什么的?李成二叫你老板,这位叫弓泽狐的小哥哥自称是你的手下,他们都是咱们荣吉的人吗,你最近一直没有好好上班,但是张经理对你却没有丝毫的责备,是不是咱们荣吉拓展了驱邪避难的新业务啊,而你们就是干这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