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第20节

作者: 恒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边有沙发,你随便坐。”张玉梅对我说。
  我点点头:“好的。”
  我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说真的,我不怎么敢朝着张玉梅看,因为张玉梅的身材真的很好,穿着这一身瑜伽紧身衣,前凸后翘,身材的线条全部被紧身衣服勾勒了出来,脸上香汗淋漓,感觉美多看一眼,都会陷进去。
  张玉梅坐在沙发对面,将外卖放在茶几上,解开袋子,弯腰开始吃。
  我不经意朝着张玉梅扫了一眼,看到她的事业线,我的心颤动了下。
  我赶忙转移自己的视线。
  不过男人的本性,还是不由的让我朝着她多看两眼。
  这时候,张玉梅抬头看向我:“我就喜欢他们家的面包和牛奶,很香很甜。”
  我点点头,不知道回答什么。
  张玉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着外卖坐到了我的身边:“你尝一下,是不是?”
  说完,张玉梅将其中一个面包递给我。
  我有些犹豫,这面包到底该不该拿?
  张玉梅坐在我身边,对着我说道:“你尝一下,看看我说的对吗?”
  我接过张玉梅手里的面包,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是,很甜。”
  我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候,张玉梅用吸管喝了一口牛奶,然后对着我说:“你尝一下他们家的牛奶,是不是比其他地方的香?”
  而后,张玉梅将手里的牛奶递给我。

  看到张玉梅刚才已经用吸管喝了牛奶,我赶忙推辞:“我就不喝了,你赶紧吃吧。”
  张玉梅说:“是不是看我用吸管喝了,你嫌我脏啊?”
  我赶忙摇头:“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我略显尴尬的对着张玉梅笑了笑。
  张玉梅嘴角上扬,冲着我笑:“我发现你除了长胖了点,跟上学时候还差不多,憨厚,老实,有点蠢萌蠢萌的。”
  我看了一眼张玉梅,在心里无奈叹息:“我肯定改变了,只是我们相处时间短,你还没有发现而已。”

  张玉梅说:“可能吧。”
  张玉梅很美,很漂亮,如果换做其他男人,恨不得跟她用一根吸管喝牛奶,甚至会有更多龌龊的想法。
  但是我已经结婚了,有家,有妻子,即便我和张玉梅曾经是情侣,但是现在不可能那么亲密了。
  男人有时候就应该这样,关键时候,为了家庭挺住,不能倒下,不能放纵自己,要学会拒绝。
  张玉梅见我不肯喝,于是淡淡笑了一下:“我就是想让你尝一尝这牛奶的味道,没别的意思。”
  我对着张玉梅点点头:“你喝吧,我不怎么喜欢喝牛奶。”
  张玉梅开始吃饭。
  而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走到张玉梅练习瑜伽的那个垫子旁边,骂对着张玉梅说道:“你每天早晨都要练瑜伽吗?”

  张玉梅听到我的话后,抬起头,看向我:“是啊,人都三十岁了,不保持自己的体型,身体肯定会走样的。”
  我听到张玉梅这话,转头看向了她:“我觉得你的身材保持的挺好的。”
  “真的吗?”张玉梅脸上上扬笑容,“谢谢夸奖。”
  张玉梅停顿了一下,对着我问:“那,我跟你老婆比起来,谁的身材好?”
  听到张玉梅这话,我猛然愣了下。
  我看着张玉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眉头轻轻的皱了下,目光扫过张玉梅。

  张玉梅见我没有回答,于是问我:“怎么?很难回答吗?”
  其实我老婆身材也非常棒。
  我沉默了一会儿,对着张玉梅说:“都挺好的。”
  张玉梅听到我的回答,对着我呵呵一笑:“看来,你是谁都不想得罪啊。”

  虽然我和张玉梅曾经是恋人,但是我清楚,好多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是男人,要对家庭负责,不可能朝三暮四。
  张玉梅喝了一口牛奶,对着我说:“我记得你上大学学的是计算机金融方面的东西。”
  听到张玉梅的话,我点点头,对着张玉梅说:“对啊,怎么了?”
  张玉梅问:“那你有会计证吗?”
  我淡淡一笑:“肯定啊,不然怎么毕业?”
  张玉梅点点头:“要不然,你来我们公司,当个会计,一月给你八千块钱工资,以后有业绩了,还能拿提成。”
  听到张玉梅突然这样说,我确实有些心动:“我都三十了,也没什么工作经验,给我八千,这有点说不过去,这样很容易让人怀疑,怀疑我是关系户。”
  张玉梅说:“虽然你没工作经验,但是你当过老板啊,很多东西,你比普通人有经验,在把控风险上,我相信你。”

  工资让我很心动,但是我并没有直接做决定,我对着张玉梅说:“让我好好想一下。”
  张玉梅说:“没事儿,什么时候来,都随时欢迎。”
  我真的很感动,没想到张玉梅对我还是如此好。
  或许,几年前没有那场误会,和我在一起,和我结婚的女人,就是眼前的张玉梅。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分手了。
  在分手后的时候,缘分表明就已经断了。
  就像是一面破裂的镜子,即便拼合的再怎么完美,也是有裂痕的。

  我对着张玉梅说:“对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有交往男朋友?”
  张玉梅听到想这话后,转头看向我,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看到张玉梅的表情,我眉头皱起:“难不成,除了我,你就真的没有跟其他人交往过?”
  张玉梅说:“干嘛非要问这个问题?”

  “我就是好奇。”我对着张玉梅笑了笑说道。
  这时张玉梅深吸一口气,对着我说道:“交往过一个,是大学时候,那个时候跟你分手后,我嫉妒悲伤,我们班里一个男生开始追我,对我很好,我那个时候情感受伤,非常脆弱,心理防线很快就被攻破了。”
  张玉梅转头看向我:“但是那个男人,目的很不纯,并不是说跟我好好恋爱,然后一切事情水到渠成,而是只想睡我,跟我去宾馆。”
  张玉梅屏住呼吸,眼睛瞪大:“很多次他都提出,我没答应,有一次我们去吃肯德基,他竟然趁着我上厕所的时候,在我可乐杯子里放了药,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我就喝了,之后我就跟他分手了。”
  听到张玉梅这话,我还是相当震惊的。
  我没想到,张玉梅竟然会有这种遭遇。
  而这时候,张玉梅继续对着我说道:“被那个男生这么一伤,我就再也没有跟其他人谈过恋爱了,因为我怕,多少心里产生了一些阴影。”
  听到张玉梅的话,我点点头:“原来这样。”
  两人聊了一段时间后,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我还要去送外卖,咱们有空聊。”
  说完我转头看向张玉梅。

  张玉梅冲着我点头。
  而后我走出了张玉梅家。
  看着张玉梅所在的富人小区,很难想象,一个女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买的起豪车,买得起这个地方的房子。
  骑着电动车,我离开了小区,开始接续接单送外卖。

  天渐渐的边热了起来,戴着头盔,汗水还是从额头流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