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第21节

作者: 恒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
  送外卖的的确确挺累的。
  这时候,我的脑海中也在思考刚才张玉梅的话。
  我在心里问自己:要不要去张玉梅的公司,要不要放弃外卖员这个工作。
  我倒吸一口气,转念一想,还是不要了。
  因为如果张玉梅是我高中初恋,并且我还在初恋的公司上班,我的老婆知道了,一定会瞎猜,这样会影响我们的夫妻感情。

  想到老婆,我又想到了今天早晨丈母娘和小舅子的冲我们要钱时候的那副嘴脸,简直让人失望,还有恶心。
  我将车停在路边,双脚蹬着地面,拿出手机给老婆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问老婆:“亲爱的,我想问一下,关于咱妈和剑雨又让咱们凑二十万这件事儿,你是怎么想的?”
  电话里老婆说道:“老公,这件事儿,你走后,我跟咱妈和剑雨商量了,最后同意再让咱们凑十万就行。”
  听到老婆这话,我挺意外的。
  我对着老婆说:“早这样说,不就行了,至于饭桌上那样咄咄逼人吗?我觉得咱妈就是针对我。”
  老婆嘿嘿一笑:“你别想多,咱妈可能当时糊涂了,你生气走后才反应过来。”

  当然甭管老婆怎么说,我现在都不在乎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凑十万就可以了。
  这时候,我转念一想,继续对着老婆问:“对了亲爱的,那剑雨买新车这事儿??”
  老婆淡淡一笑:“我跟剑雨说了,买车这事儿,让剑雨自己想办法,咱们不给钱,也不掺和。”
  老婆电话里还跟我说,剑雨已经走了,现在家里就剩丈母娘在。
  听到老婆这样说,我也是苦笑一声,拿到钱接着就走,这个弟还真是让人‘佩服’。

  当然走了也好,免得两个人长时间在一起,容易闹矛盾,打架!
  老婆让我找人赶紧借到十万块钱,把钱给丈母娘,让丈母娘回老家。
  老婆电话里还说,我和丈母娘之间,简直就是水和火的关系,两者不怎么相容,见面不是水灭了火,就是火蒸发了水。
  其实我感觉老婆的这个评价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呵呵一笑:“那是你老公破产了,变穷了,如果你老公手里还有千万现金,丈母娘估计还是对我低头哈腰的,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其实我清楚,钱这种东西,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抬起头,让一个人挺直身板做人。

  挂掉了老婆的电话,我开始了送餐工作。
  我骑在电动车上,看着周围来往的车辆,想到自己创业没有失败那会儿,一个人开着自己的奔驰驰骋在路上,是何等的开心舒心。
  但是财富这东西,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如若当初没有孤注一掷,把所有钱投上搞那个项目,我现在应该还是非常有钱的。
  但是人就是这样,永远的贪心,自己有了一百万,就想着一千万,自己有了一千万,就想着如若有一个亿那该多好。
  但是好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
  其实我后来也反思了自己,自己赚到一千万时候,自己就有些膨胀了,感觉自己是天选之子,能够以小博大,把手里的一千万短时间内能赚到一个亿。
  过分的盲目自信,是自己输掉整个公司的原因。
  破产后,我也试着想要起死回生,但是我发现太难了。
  我也发现了,当初我所赚到的那些钱,一百万也好,一千万也罢,都是运气而已,而我却把自己的运气当成了自己的实力。
  最终,自己靠运气赚的钱,最终还是凭借实力亏了出去。
  每当想起这个,我得内心多少还是有些感触的。
  晚上回到家。

  丈母娘做了四个菜,蒸了一锅大米。
  看到丈母娘做饭,我还是感到稀奇的。
  因为丈母娘老我家这么久了,压根没做过一次饭,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我一想,小舅子刚刚从我们家拿走了十万块钱,丈母娘肯定开心啊。
  我一边换鞋子,一边跟丈母娘打招呼:“妈,做饭了?呵呵,剑雨走了?”
  丈母娘说:“对啊,剑雨走了。”
  丈母娘的声音冰冷,就跟一具行尸走肉似的。
  看到丈母娘这样,我清楚,丈母娘八成还是不待见我。
  我刚换上鞋子没多久,客厅门再次被打开。
  老婆从外面走进了家。

  我坐在沙发上,听到门响后,转头看向了门口。
  见是老婆,我对着老婆打招呼:“回来了?”
  老婆冲着我微笑:“恩恩,今天路上车少,没堵,回来早了一些。”
  丈母娘这时候,对着老婆说:“晓红,洗洗手赶紧过来吃饭,我做了几个菜,都是你喜欢吃的。”
  老婆听到丈母娘这话后,面带微笑,对着丈母娘说:“谢谢妈。”
  而这个时候,我发现,老婆手里的包包变了。
  过去老婆拿着上班的包包是一个黑色的包包,而今天老婆的包是红色的。
  在我印象里,老婆没有这个颜色包包才对。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着老婆说:“亲爱的,你买了个新包?”
  老婆点点头,对着我说道:“在路边上看到的,发现挺漂亮的,于是就买了。”
  我点点头,笑了笑。
  然而此时一旁的丈母娘对着我说:“现在我闺女买个包,还得向你汇报?”

  听到丈母娘这话,我转头看向了她,赶忙说:“不不,我没那个意思,就是问问,感觉那个包挺好看的。”
  不得不说,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丈母娘。
  因为得罪了丈母娘,丈母娘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
  第二天,我骑着电动车送外卖的时候,刚好从一家奢侈品专卖店前路过。
  在偌大玻璃橱窗里,我突然看到了一个跟我老婆几乎一模一样的包。

  我将车停下,看向橱窗内,透过玻璃窗,仔细看着里面的那个包包。
  我感觉这个包包跟我老婆的那个包包几乎一模一样。
  如果说老婆买的包包是仿品,那仿的也太真了。
  我下车,朝着奢侈品店门口走去。
  走到店内,一个店员赶忙走向我的面前说:“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我走到那个橱窗前,对着店员说道:“这个包,可以给我想看一吗?”
  说着这话,我伸手,手指指向了橱窗内的包包。
  这时候,服务员脸上露出笑容,对着我说道:“不好意思,这个包包三万块钱,如果不买,咱们店里规定,是不能用手摸的。”
  听到服务员这话,我转头看向了女服务员:“三万块?”
  我很吃惊。

  这时候店员仍旧对我保持微笑:“对的,三万块钱。”
  当然虽然店员冲着我保持着微笑,但是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看出,此刻她对我有些鄙视。
  我看了一眼店员后,倒吸一口气,然后朝着店员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这话后,我就灰不溜秋的离开了。
  回到了电动车上,我转头透过透明玻璃看橱窗内的那个包包。
  我不由的在心里想,我老婆的那个包,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若是真的,她从哪里能来的钱?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老婆为他弟借到的十万块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