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
第62节

作者: 恒水

收藏本书TXT下载
  其实,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霸占御姐的想法,杨兰今天是被老公出轨包养情人这事儿给激怒,弄得脑袋犯浑了,但是对我而言,这绝对是一次好的机会。
  我可以趁虚而入,甚至今天就可以征服杨兰,报复杨兰老公,绿杨兰的老公。
  这时候,我的脑海中出现了,秃顶和我妻子周晓红在酒店包间的情景。
  一团火,在我的心中燃烧。
  一想到自己老婆被秃顶绿了,而秃顶的老婆就在我面前。
  我内心很冲动。
  即便我清楚,有时候趁人之危是不对的,但是夺妻之痛,依然是一刀伤口,在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一咬牙,走到杨兰的面前,抬起没受伤的手,搂住了杨兰的脖子,将她搂到我的面前,我伸过头,吻了杨兰。
  嘴唇相碰,一股柔情在我心底融化。
  这时候杨兰双手抱住了我。
  或许,在杨兰的面前,我吻她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杨兰不知道,在我做出这个吻她的动作时候,脑海中闪过多少对往事的回忆,以及内心的纠结和挣扎。

  我吻了杨兰后,我意识到,自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太过冲动了,赶忙松开手。
  因为我想到,我不能因为报复秃顶夺妻之痛,而将所有的痛苦全部转移到秃顶老婆杨兰的身上。
  我吻完了杨兰,朝着身后退了一步。
  这时候,我受伤的手臂发出隐隐的疼痛。
  我眉头皱了下,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杨兰看到我后,急忙朝着我走,关心的问我:“你,你怎么了?”
  我活动了一下刚才疼痛的胳膊:“没事儿,可能是刚才用力过猛,碰到了我受伤的胳膊。”
  杨兰的脸上绯红。
  我知道这是她害羞了。
  我对着杨兰说道:“兰姐,刚才,刚才我太冲动了。”
  这时候,杨兰伸手主动抱住我的腰。

  顿时,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赶忙推脱说道:“兰姐,你,你这样,我……”
  我想要推开兰姐,不让兰姐拦腰抱我。
  杨兰已经感觉到了我的意图,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对着我说道:“你别动,让我抱一下。”
  杨兰闭着眼睛,头埋在我的胸膛里,安静祥和,长发散发着淡淡清香。

  杨兰说道:“谢谢你丁浩,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全身心的抱着一个男人了,无拘无束,安心,没有任何复杂情绪。”
  听到杨兰这样对着我说,我也不再抗拒,而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杨兰说道:“当女人真的很难,特别是四十岁的女人,每天强装坚强,每天都掩盖自己内心的空虚寂寞,假装自己的老公温柔顾家,戴着面具面对周围的每一个人,真的好累,我真的好累,当你吻我的那一瞬间,我才明白,一个女人需要什么,她需要的是男人无微不至的爱和呵护,是一个简单的拥抱,是一个神情的眼神。”
  伴随着杨兰说完这些话,她抱着我腰的手,也渐渐松开。
  杨兰松开我后,脸上露出微笑:“谢谢你,丁浩。”
  我对着杨兰说道:“兰姐,不用客气,你没事儿就好。”
  杨兰恢复了平静,没有之前的愤怒和激动。
  而我吻了杨兰,现在面对杨兰,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杨兰对着我说道:“赶紧坐下,吃牛棒骨吧。”
  听到杨兰这样说,我赶忙点头,我对着杨兰说道:“兰姐,你吃快大的,解解酒。”
  说着,我用筷子夹着一根肉比较多的牛棒骨,夹在了杨兰身边的盘子里。
  杨兰说道:“谢了,你也多吃点。”

  我淡淡一笑:“不用跟我客气。”
  杨兰说道:“其实我搞不懂,你这人挺好啊,你老婆为什么要出轨?”
  听到杨兰这样说,我愣了下。
  杨兰问出的这个问题,让我尴尬。
  我淡淡一笑,对着杨兰说道:“钱。”
  我很简单直接的回答了杨兰。
  我也没有避讳什么。
  我倒吸一口气,想到老婆出轨的场景,我的脑海中,那些画面仍旧历历在目。

  我抬头看向了杨兰,我对着杨兰说道:“因为我穷,没钱,现在这个社会太现实了,男人一旦没钱,就一无是处,男人没有钱,就像是断了两条腿的蚂蚁,无论怎么挣扎、拼命,都只能在原地打转。”
  说到这里,往事历历在目。
  而后我继续说道:“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上,男人的地位,权利,尊重,人格,甚至说话的权威性,都需要钱这个东西来支撑,没有钱作为支撑,什么权利,什么地位,什么尊严,统统都一文不值。男人有了钱,才能呼风唤雨,没钱,只能苟且生存。”
  这时候杨兰说道:“其实,也有几分道理。”
  听到杨兰的话,我冲着杨兰摇摇头:“不,兰姐,这是真理!一个女人会因为男人的人品好接近他,但是也会因为男人没钱离开他,这个社会上,最最现实的,就是女人,没有钱,无论你对一个女人多么温柔,多么百依百顺,在女人眼里,那都一文不值,你的温柔,压根比不过有钱人买的一只口红,没钱男人的温柔,在女人眼里是廉价的,相当廉价。”
  关于老婆出轨,被老婆绿这件事儿,就如同扎在我心底的一根刺。
  这根刺,锋利,尖锐,每当夜深人静想起往事,或者被人提起往事的时候,都会疼,那种疼隐隐作痛,但是疼的非常深刻。
  想到这里,我倒吸一口气。
  其实我的心底多少是无奈的。
  我的话说完,杨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该提这件事儿。”

  我对着杨兰摇摇头说道:“没关系,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件事儿无论是埋藏在心底,还是拿到表面上来说,无关紧要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赚钱,只有赚钱才是男人的唯一活路,才能让女人爱,让女人跟随。”
  杨兰说道:“嗯,加油,赚钱。”
  我微笑着。
  这一刻,把心底的话说出来,心里很痛快。
  杨兰对着我说道:“你把白酒酒瓶给我,给我满上,我一边吃牛肉,一边喝白酒,这总可以吧?”
  听到这话,我微微笑:“可以。”
  我看着眼前的杨兰:“兰姐,只要你不拿着瓶子对口吹,喝酒,绝对可以。”
  杨兰微微笑。
  在昏暗的灯光里,一个四十岁的女人,眼睛含泪,面带微笑,看着让人心疼,又让人喜欢。
  杨兰又喝了一杯白酒。

  喝完白酒后,整个人彻底醉了。
  吃完牛棒骨,我扶着杨兰走出了饭店。
  此时的杨兰已经喝醉了,她的一只手搭在我的脖子上,我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搂住了杨兰的腰。
  虽然说,经过我刚才的劝解,杨兰或多或少的有些想开了,但是从她现在烂醉如泥的状态,我明白,在杨兰的心里,还是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
  我扶着杨兰,在路口打了一辆车。
  车子到了一家酒店。
  我开了一间房。
  两张床的标间。
  其实我并没有想着趁杨兰喝醉,要占杨兰便宜的想法。
  因为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杨兰也挺可怜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