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24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锅内烧开的水声,打断了正在沉思的水灵光,刚才她正在思考能不能人工种植这种香椿树。
  人工种植并非简单的将野外的香椿树移植到地里,而是要方便采摘,也就是如何矮化香椿树。
  看到锅内水已沸腾,水灵光将淘洗好的香椿全部倒入锅内进行焯水;
  足足将香椿用沸腾的开水烫了有3分钟,才从锅中捞起;如果是平时她只烫一分钟,可是今天是给两位老人吃,她想还是烫熟一点比较好嚼。

  焯过水的香椿,水灵光放到案板上,不停的用双手揉搓,她的目的一方面是让香椿本身的植物纤维变得更加柔然,一方面是让香椿特有的香椿素能够溢出,溢出的香椿素呈现一种油脂状,就像精油一般清亮;
  这样的揉搓更加让做出来的香椿煎饼芳香四溢,既好看也好吃。
  水灵光感觉香椿本身的植物纤维已经软烂,拿起切片刀将香椿切成比米粒还小的碎粒;
  那被切成碎粒的香椿表面反射着淡淡的阳光,那是香椿精油溢出所致;
  切好的香椿碎粒放入一个大碗之中,水灵光又放入了一些食盐、胡椒粉作为调料;
  胡椒粉能很好的提升香椿的口感,增香效果好于其他香料。
  在所有香料之中,与香椿混合千万不能放大料粉,这样不仅会使香椿口感变得生硬,而且营养价值几乎无存,香椿的色泽也变得暗淡许多。
  摊饼需要平底锅或者煎饼锅,有些地方甚至还在用鏊子(aozi);
  水灵光没有这些工具,但这小小的困难,难不住水灵光;
  她将面团在手上不停地旋转抛飞着,面团在离心力的作用下不停变大,变薄;
  当面团在水灵光手里向上抛出一次时,旋转飞行中的面团中部就逐渐变大一圈,变薄一些;
  当飞行到顶点而开始向下落的时候,旋转的面团四周就逐渐变大一圈,变薄一些;
  这是何等的奇妙啊,上下翻飞,让面团中部与四周分别受力,这不仅让面团在变面饼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丝毫破损;

  还让面饼表面产生一种因旋转而产生的奇妙花纹,至于为什么水灵光不用擀面杖擀面饼,而这么费事,当然是因为口感的差异,水灵光此时所采用的摊面饼手法,云南本地叫“抓饼”或者“飞饼”。
  至于这种摊面饼手法是从东南亚由贩茶的马帮传入云南,还是由贩茶的马帮由云南带出到东南亚,一时间还真没法考证,反正云南各地都有这种摊面饼的手法。
  如此反复几次,当达到水灵光所期望的厚薄程度,只见水灵光手腕一抖,整张圆圆的面饼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炒锅的中间。
  炒锅四周早已被水灵光刷了一层油脂,轻轻飞入锅内的面饼并没有任何地方粘锅;
  烧锅的内部是圆球形状,并不像平底锅或者鏊子(aozi)那样底部是平的;

  要用这种锅制作出煎饼,那是相当考验一个人对锅和火的控制熟练程度;
  因为炒锅的球形形状与灶火接触就是一种不均匀状态,会让锅内煎饼受热也达不到均匀受热的程度,不像平底锅那般锅底本身就是受热一致,散热也是一致。
  当面饼飞入锅内,水灵光没有任何停歇地在面饼上涂上一层油脂;
  她在面饼上涂抹油脂并非采用了什么刷子之类的工具,而是右手持勺直接将油脂淋到锅中面饼之上,然后用左手不停的旋转着那口炒锅,淋入的油脂非常听从水灵光的安排,没几下,面饼之上就均匀地涂抹上了一层油脂。
  这油脂是茶油,就是楚留香他们早餐所吃的那种茶叶籽油;
  茶叶籽油是一种高端食用油,由于出油率非常小,市场上几乎不见有卖,这种食用油也只是有茶园或者茶山的人家自己压榨些食用,而且只能现榨现吃。
  在茶油之上,水灵光将切好的香椿碎粒均匀洒在面饼之上;
  然后又抓起一团面团开始上下翻飞,制作新面饼;
  不大一会,一张与刚才一模一样的面饼飞入锅内;

  水灵光只是轻微调整了一下面饼的位置,然后双手握住炒锅的一只圆形铁耳朵,大臂带动小臂,小臂带动手腕,手腕带动拿在半空中的炒锅;
  炒锅再带动锅内的面饼,“噗”的一下,两层面饼夹着香椿被整体翻了过来;
  水灵光接着轻微地晃动着锅,看到锅内煎饼滑动到合适位置,就再次放入灶火之中;
  放下锅的她再次蹲下来调整一下灶内柴火的位置,准备下一张香椿煎饼的制作;
  水灵光之所以能在球形锅内将煎饼均匀受热,关键就是她提前将灶火内燃烧的柴火摆放到合理的位置。当然水灵光也可以把锅拿起来通过不停转换锅底受热的位置来达到受热均匀的目的,但是她要制作好几锅,如果都这样,对于她来说,力气显然是不够用的。
  片刻之后,水灵光站了起来,用刀将锅内正煎着的香椿饼从圆心处往圆外切了一刀;
  她从切开的这里,用锅铲将香椿饼一层一层叠起,一共叠了好几层;
  将叠好的香椿煎饼出锅装盘之后,水灵光高兴地掐了一点往嘴里一送,眼睛一咪,一种非常满意的表情出现在脸上;
  此时,她手中的香椿煎饼从上面看,呈现一种角度为四十度的扇形形状,从侧面看,好几层叠在一起犹如层层宝塔一般;
  香椿煎饼的面皮被油煎的有些丝丝金黄,看起来十分酥脆,那些没有出现金黄的地方,却可以清晰的看见面皮里那紫红色的香椿碎粒;
  “秦参谋!来尝一下味道怎么样?”
  就在水灵光将所有香椿煎饼做完的时候;

  楚留香他的香菇焖黄豆早已经完成;
  现在所有炊事班战士,包括楚留香在内都在为最后的土豆蔬菜卷饼忙活着;
  在这之前,炊事班对于是否将土豆蔬菜卷饼包好在送到阵地产生了一些分歧;
  首先是武装组的方宝玉提出不应该提前将土豆和蔬菜包好,应该由战士们根据自己需要的蔬菜量来包卷饼;
  而倪不小则认为,由于蔬菜份量有限,应该提前将卷饼包好,这样能做到更加合理公平;
  对于他们之间的争论,有些人赞同方宝玉,有些人赞同倪不小;
  至于楚留香则一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在他看来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错,都是一片好心;
  一位从战士的角度出发,按需取用,这样能让战士们更加吃饱吃好;

  而另一位则从食物的公平分配出发,让战士们每人都能吃到;
  两种意见无疑都能激发战士们的战斗力,只是入手处不一样罢了;
  当楚留香忙活完他的香菇焖黄豆,则走到一边坐下,并没有立即参与到两种意见的争论之中;
  按照他的经验,像这样的争论应该充分让意见双方将自己的观点和理由充分发表;
  在很多时候,这样充分的争论也是让双方都得到成长的一种方式;

  在争论中,他相信炊事班所有战士都能从对方那里学习收获对方的优点;
  如果此时他加入进去,很可能让这种学习中断,大家只会寄希望于他的指令;
  这是楚留香最不想看到的情况,这时所有战士都等着他来宣判,虽然他可以这样做,但却是对炊事班这个团队的不负责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