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25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为什么是不负责任呢?因为在他宣判之下,事实真相如何?并没有得到显现;
  大家都只是服从于他职务的权威,而不是从中得到应有的成长;
  在他的命令之下,或者说职务权威之下,这样的争论能够立马停止,但是不懂的还是不懂,不服气的还是不服气;
  看了看表的楚留香看到还有些时间,于是干脆双腿盘膝而坐休息了起来;
  同样没有参与这场争论的郭大路看到楚留香把香菇焖黄豆已经制作完成,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手里是几根胡萝卜上的茎梗,这是他切胡萝卜丝时候从胡萝卜上留下来的;
  这些茎梗无法进入到制作的菜当中,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炊事班自己食用了;
  也许有人说这是以权谋私,但是把好的胡萝卜丝留给战士们,而自己却吃无法入菜的梗茎,如果这也叫以权谋私;
  那到希望天下人人都做这样的以权谋私;
  郭大路将梗茎递给楚留香,楚留香也不客气,拿起一个就送入嘴里;
  梗茎那苦涩的味道立即让楚留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后艰难的吞咽了下去;
  看着楚留香这幅模样,郭大路笑着指了指揉面的案桌之上,那里有一个大碗,大碗之中是他们炊事班今晚的主菜;
  有凉拌萝卜皮;就是煮萝卜汤的那种白萝卜皮;
  当初在切的时候,郭大路就已经收集好了,在他来到楚留香身边之前,才刚刚凉拌好;
  将自己应该得到的食物让给战士们吃,这是这支炊事班的老传统了;
  对于这个传统,炊事班的所有战士人人自觉遵守;

  所以楚留香他们吃的往往就是这些做饭时候不能入菜的边角料。
  楚留香微笑着对郭大路伸出大拇指;
  哪里除了凉拌萝卜皮之外,还有用香菇的梗把和澄江藕的藕梗节剁碎炒出来的一盘菜;
  我们姑且叫这盘菜为香菇脚炒藕梗节!
  “老楚,我看差不多了,你该出场了!”
  “嗯,叫他们过来,坐着说!”

  说完,楚留香立即招呼着其他炊事班战士都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同志们,刚才你们的争论我听到了,现在还有一些时间,大家都围着坐下来,听我说说!”
  “刚才方宝玉的意见是不包卷饼,由战士们自己包,想包多少包多少,是不?”
  “是,不过我补充一点啊,我想着有些战士肯定要多吃一点,有些战士呢可能要少吃一点,这样呢,就能让人人都吃好!”
  “好,非常好,你的想法是为战士着想!”
  “倪不小,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现在就应该把卷饼包好,这样每一个战士都能吃上,你担心让战士们自己包卷饼,可能会让有些人吃不到土豆蔬菜?”
  “是的,不过我也补充一点啊,我这样做更多是为了公平,有利于部队的团结!”

  “嗯,你的想法也非常好,从部队大局着想!”
  “你们两位的意见我都支持!”
  “啊,班长你这不是和稀泥嘛!”
  “我是在和稀泥吗?”
  “难道不是吗,不和稀泥你怎么两方都支持啊!”
  “可是他们两方的意见与建议都没错啊!”
  “没错?”
  “那你们跟我说,他们两谁错了!”
  “班长,他们是都没错,但总有一个最好的把!”
  “那你们说谁最好呢?”
  于是炊事班的战士,一些说倪不小的想法好,一些说方宝玉的想法好!
  “好了,好了,大家支持那方我都清楚了!”

  “要不班长,举手表决把?”
  “为什么要举手表决呢?”
  “民主集中制嘛,少数服从多数!”
  “为什么要少数服从多数呢?”
  “班长,你这不是抬杠嘛,我们必须要解决到底这卷饼是包还是不包的问题啊!”
  “说的好,少数服从多数真能解决这卷饼是包还是不包的问题?”
  “当然了,而且很快!”

  “我看不是,表决之后,大家心里是不是真的接受这个表决结果呢?”
  “管它服不服,大家决定就是对的!”
  “不,我们不能这样,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炊事班所有同志都是革命同志,是比亲人还亲的人!”
  “在有些事情上,我们需要民主集中制,这是快速达成行动的一种有效办法,比如此刻我们在战场上,要快速取得一致,那么民主集中制,少数服从多数,那是必须的!”
  “但是,同志们啊,现在这种时候,不能因为我们之间产生了分歧,就来搞这种民主集中制!”
  “同志们,我认为这时候搞少数服从多数就是对战友的不负责,对自己所要做的事情不负责,是不尊重自己的战友!”
  “没有,没有,班长,我哪里会不尊重方宝玉呢,我们只是就事论事!”
  “是啊,是啊,班长,我跟倪不小只是因为工作的分歧,但绝不牵扯其他!”
  听见华强刚才那句话说的挺重,倪不小与方宝玉赶紧解释自己的行为;
  “你们不用解释,刚才我都说了你们没错!”
  “同志们,刚才倪不小同志和方宝玉同志都没有错,他们都是为了打胜仗,是不是?”
  “是的,班长,我相信就是他们吵架吵红了脸,打起来,我也保证他们一会就跟亲兄弟一样有说有笑!”
  “嗯,郝世杰说的没错,我也相信,我们炊事班里哪次打架,不是刚过一会,大家都有说有笑了?”

  “今天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层!”
  “啥?”
  “别闹,班长有话说了,学习班的快拿本子,今天要划重点哦!”
  谭世宇似乎感觉今天班长肯定要说的跟往常不一样,因为班长从来没有说过关于另外一层这种高深莫测的话;

  于是这位上任还不到半天的学习班班长,立即命令他的学生们做好上课准备。
  听见谭秀才这么说,炊事班的战士赶紧从裤兜里掏出平时自己记事的小本子;
  这小本子是战士们自己将一叠黄纸用线装订而成,只有巴掌大小,用两块小木板做封面与封底,一支铅笔用绳子连在木板上,平时都放裤兜里;
  记事本大家都用来记录自己每一天所遇到的事情;
  比如今天有多少人吃饭啊,有多少大米蔬菜啦,什么什么菜谱啦,新闻简报等等,炊事班的战士们也用这小本子写家书,当然还有几次遗书;
  总之,只要他们想记下来的都可以在这上面记录;
  “同志们,刚才我首先说了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是对战友的不负责任!”

  “这战友特指是我们炊事班的所有人,为什么呢?”
  “我们之间是最亲最亲的人,现在我们之间比亲兄弟还要亲,你们说是不是呢?”
  “是,炊事班就是我的家,我们都是过命的兄弟,像郝世杰,要不是上次他替我挡了那一刺刀,我现在可能已经在阎王殿当小鬼呢!”
  “咳,谭秀才说这个干嘛,好久的事情了,还念叨呢,忘了把!做兄弟的,我不给你挡,难道让班长来啊!”
  “嗯,是的,我虽然来炊事班时间不长,但我们解放军的部队跟国军,不,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完全两码事!大家都是我铁翼的兄弟,团长政委就像我家长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