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26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嗯,大家都明白我们是兄弟,但是刚才你们为什还要使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呢?”
  “谭秀才,你在家跟你父母发生分歧了,你会跟你父母说,来,爸妈,我们来投票,少数服从多数!”

  “呵呵,怎么会啊,如果我那样做,我爹会打断我的腿!”
  “嗯,萧石逸,如果你跟你老婆发生了分歧,你跟你媳妇说,走,我们去找别人评评理,然后少数服从多数?”
  “哈哈,班长,看你说的,那样我媳妇只会说,不用啦,我们直接去村里办离婚就行!”
  “是啊,大家都听见了,跟亲人,跟家人里,大家都不会用,那为什么到了炊事班里,大家遇到分歧,就要使用这制度呢?”

  “那不一样,班长,那是过日子,这是革命事业!”
  “怎么不一样,你说说,百里追!”
  “这我还真说不出来,感觉就是不一样,伟大的革命事业怎么能跟过日子一样呢?”
  “百里追,关于你刚才说的,我要轻微批评你!”

  “啊!”
  “听我说,大家来参加革命是不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啊?”
  “是啊!”
  “我们班里像萧石逸、孙玉伯两位,他们家里在他们参军之前就已经土改了,他们是为了保护他们家的好日子参军的,是不?”
  “是的,我当初参军就一个目的,不能让国民党反对派把我家的地再抢了去!”
  “没错,当初我们很多战士都是为了过上好日子才革命的,而我们革命的目的不就是让自己的家人、让全中国人民、让全世界受苦的劳动人民过上好日子吗?”
  “班长说的对,好日子和伟大的革命就是一回事情!”
  “嗯,好日子是我们革命的目的,革命是指导我们过上好日子,打到反动派的方法,大家说,是不是这道理?”

  “是,不为好日子,那革命到底为什么啊?”
  “嗯,班长这么一说,还真是一回事情啊!”
  “好了,刚才说的有点远了,我们把注意力再集中到刚才的话题!”
  “刚才大家都说对家里人,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可能使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集中制度,是不是?”

  “是的,跟家里讲民主集中,那是自己蠢,找死的行为!”
  “那为什么在这里,我们大家要使用呢?”
  “我看啊,这背后主要还是没有真正做到我们是一家人!”
  “班长这话什么意思?”
  “别插话,这就是班长说的另一层的意义,不是说我们真没把大家当一家人!”
  “哦,谭秀才,一会补课啊!”
  “同志们,当你想到要使用民主集中制度的时候,你们内心是不是已经开始不耐烦跟对方解释呢?”
  “同志们,当你想要使用民主集中制度的时候,你是不是认为对方肯定不会理解你,还有理解你说的一切道理呢?”
  “同志们,当你想要使用民主集中制度的时候,你是不是认为对方对于你所知道的,他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了呢?”
  “你自己是不是变得烦躁,失去耐心呢?”
  “同志们,当你决定采用民主集中制度的时候,首先你是不是有刚才我说的一些情况或者情绪发生呢?”
  “当你有了这些情绪,你就会寄希望于某种权威,这种权威能让对方服从你,或者服从你的道理,而你的理由是,这是为了工作,为了更多的人好,是不是?”
  “而我们的党,我们的部队就给了每一位战士一项权利:发起民主集中制度!”
  “民主集中制度在我们队伍里有很强的权威性,所以,同志们,我刚才说的是对战友的不负责,你们现在有些清楚了吗?”
  “就是当你发起民主集中制度针对不理解你,不支持你的战友时,在这件事情上,你已经对战友失去了信心,耐心,甚至表现出了反感!”
  “同志们,你们想想,你们对自己的父母、妻子会有这样吗?”
  “当你发起民主集中制度,使用手中掌握的发起权威的权利时,你其实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战友,放弃了他的成长,也暂时放弃了你对他的爱,这难道是对战友负责吗?”
  “班长,你说的我都懂了,那接下我们要怎么做呢?”
  “秀才,你就懂了啊?补课补课,今晚就补!”
  “班长你继续说!”
  倪不小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节竹筒,竹筒里有温水;
  他将竹筒递给班长,同时也递上了一块白萝卜皮,但是那皮上带着红色,也许本来他是想搞清楚带红色的味道是不是不一样。

  楚留香毫不客气的全部接了过来,把白萝卜皮往嘴里一塞,大口咀嚼了几下,咽了下去,然后大口大口将竹筒内的清水喝完;
  他已经一下午没有喝一点水了,刚才话说多了点,现在嗓子直冒烟;
  “很简单,仔细聆听战友们说的话,然后想想,他为什么这样说,他为什这样坚持,他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的意见!”
  “就这么简单?”
  “倪不小,班长说的这些,听着简单,要做到可是老难了!”
  “谭秀才,那一会补课,补课!”
  “同志们,刚才我说了,他们刚才争执的时候,双方都没有错,是不是?”
  “是的!”

  “那既然都没有错,我们就不分对错!”
  “那我们分什么?”
  “分心,区分他的心是什么?”
  “哦,我好像有点明白班长的意思了!”
  “班长,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这事情是为大家好,那么我们就需要好好考虑,然后将他的意见充分融合到自己要做的事情里面,这样能让事情做得更好,更完美!”

  “谭秀才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只要是能为部队提高战斗力的一切,我们都不应该排斥,而是应该静心聆听,从别人那里吸收长处,补足自己的短处,让事情更加趋于完美!”
  “啊,这样我知道了!就是多听多看,然后采众家之长,补己之短呗!”
  “大家理解的都对!完全没错!但最关键的是什么,大家还能说出来吗?”
  “没有对错,达成共识!”
  “棒极了,郭大路大哥说的完全正确!”
  楚留香对着郭大路伸出了大拇指!
  “别夸奖我,不是你老楚刚才那么渐进引导,我也想不出来!”
  “既然郭大哥已经将最精华的说了出来,那么接下来如何做,大家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
  在之后的几分钟之内,炊事班一致决定:包150个大号土豆蔬菜卷饼,150个中号土豆蔬菜卷饼,200个标准号土豆蔬菜卷饼,还有200个不包,如果对这三种大小的卷饼都不满意,战士可以自己包;
  炊事班的战士们都清楚这虽然不是最佳的方案,却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好方案;
  想必作战部队的战士们,定能体会他们的用心。
  “老陈,这78号炊事班班长有些屈才了啊,我看能做指导员!”

  “老水,在部队,炊事班班长就是半个指导员,他这水平在我们部队很普通啦!”
  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见这样的理论,在他看来就是歪理,但这歪理让他听着倍感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