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29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嗯,倪不小,你认为我们比不过1号还有10号吗?”
  “不是,不是!”
  “哈哈,不用担心。就算是也没关系,我们郭二哥也不是谁想赢就赢的!”

  “就是,倪不小,你这是看不起郭二哥!”
  “是啊,郭二哥,你看你平时最关心倪不小了,可到关键时刻,这小子根本靠不住啊!”
  “是啊,是啊!郭二哥以后别理他了!就是一个白眼狼!”
  “你们,你们歪曲事实!郭二哥别听郝世杰他们的,他们可坏了!”
  “班长,你也不管管,他们又冤枉我!”
  “我看他们没冤枉你!”
  “班长,你!!!!你为老不尊!”
  “哈哈,班长,倪不小骂你是老家伙了啊!”
  “哎,倪不小,回部队你就等死把!我在这里提前为你默哀!”
  “不,不,班长,我不是刚才那意思!”
  “看,抽号的拿回来了!”
  “孙玉伯,几号?”
  “10号!”
  “哎呦,瞧我这张臭嘴,说那个班就抽到那个班!”
  “什么啊,倪不小,你疯了把,我说我抽到的是第10号,不是10号炊事班!”
  “哈哈,倪不小你搞半天,是自己吓自己啊,哈哈!”
  “我们抽到10号,是说我们在第10组!”
  “那和我们同擂台的是几号炊事班?”
  “18号炊事班!”
  “18号?这个班有点强哦!”
  “郝世杰,你掌握了什么消息?”
  “这18号炊事班属于省27守备区,他们所在团的前身就是抗战时期的山西青年决死队!”
  “哦,吃面的行家啊!”
  “所以呢,我们遇到对手了!”
  “不管什么对手,我们迎战就是!”

  郭嵩阳拍了拍孙玉伯,眼神中充满了鼓励与坚毅;
  “走,去准备!时间到了!”
  郭嵩阳与孙玉伯来到了集合点;
  在集合点前,有一排桌子,上面放着已经揉好的面团,新鲜面粉,菜籽油,食盐,还有一些蔬菜,再没有其他了;
  比赛开始以后,所有炊事班将从上面选择自己的材料;
  比赛要求做的面条与饺子数量并不多,就是满足自己所在在炊事班全体战士吃饱的前提下。多做饺子100个,面条十碗。
  如此制作数量就会导致炊事班人数越多,要制作的饺子与面条就越多。
  裁判组为什么这样规定,所有炊事班也不敢有任何疑问;
  “想好做什么了吗?孙玉伯!”
  “二哥,做白菜清水面!”
  “为什么?”
  “白菜能保持面条本来的风味!”
  “嗯,不错,那这碗面就完全要看你揉面的功夫了!”

  “注意,桌上的面团拿到以后,要仔细判断面团的各项特性,然后根据自己的需要把面团进行改造符合自己需要的,不要慌!”
  “嗯,二哥,你的饺子可是我们拿分的关键,一起加油啊!”
  “嗯!”
  “一会玉伯烧水,二哥揉面!配合着来!注意,没说只能用一种蔬菜哦!”
  这声音是楚留香的,他提醒不要单打独斗,要配合!
  这样一来,不管是饺子所需要的面皮,还是面条所需要的面团,都由经验更加丰富的郭嵩阳负责!
  楚留香在郭嵩阳与孙玉伯身后说出刚才那句话后;
  突然感觉话有些不妥,容易产生误会,于是又补充道:
  “不要忘记自己的创造力!”
  确实,他刚才那句话非常容易让孙玉伯感觉楚留香说那话是不信任他;
  但这并不是楚留香的本意,他本意是团结协作,合理分工;
  好在孙玉伯非常了解楚留香,虽有一丝这样的念头出现,但很快就烟消云散,他知道班长不是这意思,而是分工协作,合理运用时间与演习规则;
  上午十点,比赛正式开始;

  郭嵩阳与孙玉伯走向摆满各种食材的地方;
  好在食材众多,似乎对取用的数量并不限制,但所有炊事班都清楚,自己需要做多少的量;
  大家都自觉的按自己需要取用,不浪费任何一点食物,这是部队三令五申的纪律,并不会因为在这里而有所不同;
  郭嵩阳与孙玉伯在一起小声商议着,孙玉伯不时的离开郭嵩阳,将某种食材放入竹筐之中;
  食材选择区域离楚留香所在的地方较远,他并没完全看清楚都选择了什么食材;
  比赛区域是在指挥部前面空地对面的一个山坡之上,那里早已被其他部队的战友挖好了60口无烟灶,每个炊事班两口灶;
  60口灶在山坡之上犹如梯田一样,层层而上,每层20口灶,一共有3层;

  再加上裁判们对参赛炊事班巧妙的位置安排,同组同擂台比试的两支炊事班根本互相看不见,就是相邻的炊事班因为山势的原因,互相都无法看见彼此之间的案板与灶台。
  但所有的参赛炊事班,楚留香却可以在演习指挥部前面的这块空地上看到,但也看不太清楚;
  俗话说:世界面食在中国,中国面食在山西。
  18号炊事班所在部队出身山西,楚留香感觉这支炊事班一定传承了不少山西面食的精华;
  看见郭嵩阳抱着一盆面团,孙玉伯抱着一筐蔬菜向山坡走去,楚留香明白,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刚才的班务会,并没有最终决定到底郭嵩阳与孙玉伯做什么样的饺子与面条,而是让他们在选择食材的时候,灵活掌握;
  大家都非常信任他们,明白他们会全力以赴打好比赛;
  只要全力以赴,其他所有的要求就显得多余,反而会让他们畏首畏尾;
  所以在班务会上,楚留香根本没有提郭嵩阳与孙玉伯要做什么,而且给予了充分的信任和鼓励;
  “对方是头狼,我们就是只虎!对方是只虎,我们就是景阳冈上的武松!”
  这是楚留香班务会最后一句话!
  所以在刚才,楚留香才会在意刚才那就话自己是不是说过头了。

  楚留香一直记得他的班长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一名好的炊事班班长不是如何做出一餐好饭,而是应该让战友们如何做出一顿好饭!
  这话一直是楚留香当班长以后,始终时时刻刻在践行的一句话;
  事实证明,他班长这句话没有错,他楚留香不是饭店里掌勺的大厨,而是一名解放军炊事班班长。

  郭嵩阳与孙玉伯来到他们所属的灶台之后,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些调料,而且品种还比较多;
  有酱油、陈醋、还有一些胡椒、花椒、大料之类;
  看到这些,郭嵩阳笑了,孙玉伯也笑了;当然其他炊事班战士同样也笑了;
  这演习指挥部搞神秘鬼,为什么不放在刚才选择食材哪里呢?

  当想到这个问题,很多炊事班立马警惕了起来,生怕这里面有什么陷阱,做的事情开始有些畏首畏尾了。
  其实认为这里面有陷阱的炊事班想多了,演戏指挥部之所以这样做,是出于节约不浪费的原则;
  如果全部放在食材选择区,就会产生有些炊事班多拿多用的情况,部队现在的经费很紧张,容不得半点浪费,而且此时朝鲜战场更加需要钱;
  这次演习所需经费,都是省军区从不同地方千方百计节约出来的,每一分钱都容不得浪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