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30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否则现在国家这种状况,哪里有钱举办如此规模的演习比赛呢;

  放下所有食材的郭嵩阳与孙玉伯立即开始整理属于自己的灶台上的一切;
  摆放在灶台上的每一种调料,郭嵩阳都用筷子沾了一点放入口中,并将自己的感受与孙玉伯交流;
  而孙玉伯一边听,一边将灶台收拾出来,收拾的目的是让灶台上所有的东西更加符合他与郭嵩阳的使用习惯;
  有不清楚的地方,孙玉伯不是抬头询问郭嵩阳,知道自己完全理解;
  一切都准备停当,郭嵩阳将面盆里的面团倒在案板之上;
  这面团是裁判们提前醒好,但没有经过多少揉制,应该是留给炊事班自己揉制。
  面条与饺子所需要的面团在本质上有很多差别,要想做好,做精品,必须分开揉制。
  郭嵩阳首先是判断现在面团是什么情况,处在醒面的什么阶段,他不仅用眼观察,手也不停地通过触觉感受着面团;
  通过触觉感受面团的软硬程度,感受面质的好坏,感受面筋的韧性,感受面粉的顺滑;
  慢慢地,他心中对于这团面有了一定的了解;
  最后为了做到全面的了解,他将一点面团放入自己的口中,他慢慢地咀嚼着,非常慢;
  并不是那种快速的咀嚼,一小点的面团,在他口中至少咀嚼了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他同样将面团塞进孙玉伯口中,让他跟着自己同样细细咀嚼;
  这一分钟内,面团里所有的物质,全部都透过郭嵩阳的舌头传递给了他的大脑;
  “嗯,玉伯!面团是用全新的面粉发酵,里面没有老面,这面粉不是用机器磨碎的,所以颗粒比较大,应该是用石头磨盘磨出来的。”
  “面团用温水和面,先和成面穗,然后再通过加一点面粉,再加一点温水的形式和成现在这种状态。”
  “里面已经放入了点食盐,这点注意!”
  “这面团里还有白糖!我肯定!”
  孙玉伯也将自己吃出来的感觉说了出来;
  “嗯,有,但是不多,我们可以利用这点白糖提升面条的劲道!”
  “对,我们可以利用这点白糖,提升面条的嚼劲!”
  “玉伯,我估计18号炊事班大概率会用这面团做山西刀削面,你认为我们做什么面合适?”
  “二哥,我想,要不我们做北京炸酱面?给他们来个对对碰”
  “炸酱啊?这里有一种酱,还是一种老酱,就是不知道是什么酱!”
  “玉伯,你来尝尝,你能做出北京杂酱那种味不?”
  孙玉伯将郭嵩阳所说的那种酱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嗯,这是老酱,味道比黄酱辛辣一点,浓厚一些,二哥,一会我改进一下,可以用来做炸酱!”
  “嗯,等会你和面的时候,加我们拿的两种面粉之中,比较白的那种,那种是高筋面粉!”

  “明白!”
  演习指挥部放在比赛灶台上的老酱,其实是云南特有的一种老酱,叫汤池老酱;
  这种老酱除了汤池这地方以外,别的地方根本无法复制,哪怕是离汤池几十公里以外的昆明城里采用同样制作工艺都无法复制;
  这是由于汤池这地方特有的地理环境所致,这里夏无酷暑,冬无寒气,而且有一股出水量非常大的温泉,千年来不曾断流一次;
  明代旅行大家徐霞客当初都对这里的温泉与环境赞不绝口,在这里一住就是半月有余;
  汤池温泉富含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所以造成汤池老酱有一项是其他老酱无可比拟的特性,那就是汤池老酱可以入药。
  “二哥,你仔细尝尝,这老酱是不是有一种硫磺的味道?”
  “硫磺?”
  “我不太肯定,所以要你尝尝!”
  “我尝尝,要是班长在就好了,他那舌头,不是人的舌头!”
  “那是什么舌头?”
  “蛇!你见过蛇的舌头了把?”
  “嗯,你说的到是形象,什么东西都逃过不过他那舌头!”
  “嗯,你说的对,这老酱我也感觉有种硫磺的味道!”
  “玉伯,先不管这个,我们先烧水,揉面!”
  “好!”
  于是,他们两位就如平时一样,自然而然的各司其职;
  孙玉伯依然开始清理他们拿到的食材,郭嵩阳则开始揉面;
  他首先根据用量将整个面团分成两份,一份用于制作面条,大概用到了全部面团的五分之四;
  另一份自然是制作饺子皮所用;
  较大一份的面团,郭嵩阳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之后,就放在一边,剩下的需要孙玉伯处理;
  本来郭嵩阳是可以全部将面团揉制的,但后来一想,制作面条是属于孙玉伯的机会与荣誉;

  这事情还是孙玉伯自己来比较好;
  于是他就揉着自己的面团;
  其实平时制作饺子皮与面条是可以不需要醒面这一步的,揉好面就能直接做;
  演习指挥部的裁判们都是专门从事后勤保障的解放军战士,关于这一点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但为什么这次裁判还要如此坚持这一步,提前把参赛用的面团发好呢?
  站在空地上的楚留香心里正在琢磨着这件事情;
  到底裁判们为什么这样做?

  表面上好像是让参赛的炊事班做出比平时更加好的精品,但如果只是这样似乎也大可不必如次!
  只要留给炊事班点时间,炊事班自己揉面也能将面团发好,而且自己揉制的面团能更加发挥炊事班自己的特点。
  “哎呀,这是陷阱!”
  楚留香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几个字,想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楚留香立即踮起脚尖看向郭嵩阳他们,想看清楚郭嵩阳他们有没有落入裁判们故意设置的陷阱。
  但即使楚留香将脚尖垫到最高,大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但依然看不清楚;

  楚留香就这样垫着脚尖看了好一会,看到郭嵩阳开始揉面,他更加有些着急了。
  “班长要望远镜吗?”
  这时,谭世宇悄悄在楚留香后面出现,这冷不丁的话语,吓了楚留香一跳;
  随后,楚留香就看见一本用书卷起来的圆筒出现在他面前;
  “望远镜?秀才,你又把你眼镜拆啦?”
  看到用书卷成的圆筒,楚留香就知道怎么一回事情了;

  谭世宇将自己那副不怎么佩戴的眼镜镜片拆卸了下来,放进用书卷成的圆筒内,在加上放大镜镜片,做成了一副单筒简易望远镜;
  虽然这种望远镜放大倍数有限,但已经足够让楚留香看清楚郭嵩阳他们所做的事情了。
  通过这极度能使眼睛疲劳的望远镜,楚留香看了半天以后,安心的呼了一口气;
  他看到郭嵩阳并没有落入裁判们故意设计的陷阱,立即将这望远镜丢还给谭世宇;

  就只看了这么一会,估计楚留香的视力要恢复好几天才能回到原来的水准。
  从望远镜中,他看到18号炊事班同样识破了陷阱,双方的较量如今都在同一条线上。
  然而有好几支炊事班并没有识破这个陷阱,也就是说,一开始他们就已经被淘汰了,现在还蒙在鼓里的他们实际只是一场表演赛了。
  做饺子需要的面团要柔和、有韧性,延展性要好好;如果使用中筋面粉的话,一般要使用冷水或者温度很低的水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