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33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也是啊,他们是野战军,抢炊事班问题不大!”
  这是楚留香听见的,说这些话的人言下之意就一个意思,已经认为78号炊事班本回合输定了。

  确实,现在与楚留香站在一起的战士们,从场面上看,18号炊事班肯定要比78号炊事班强太多;
  就凭这精湛娴熟的削面功夫,就已经无人能敌。
  刀削面之所以成为山西面食之首,这奇妙无比的削面刀功占据很大因素,这种削面的刀工就如汤池老酱那无可代替的阴阳水脉一般,不可复制。
  这种不可复制,一种是大地恩赐的精华,一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刀,一般不使用莱刀,而是特制的弧形削刀。
  削面的两位战士手腕灵活,出力平缓而均匀,对着沸腾的行军锅;
  嚓、嚓、嚓,一刀赶一刀;
  削出的面叶儿,一叶连一叶,恰似流星赶月,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形白线;
  面叶落入沸腾的行军锅内,汤滚面翻,又象银鱼戏水,煞是好看。
  每个面叶的长度,恰好都是一样长度,这种精准功夫,楚留香是自叹不如啊。
  如此难度的削面技艺,很多人单手削面都削不好,更别提双手削面;
  而18号炊事班那位头顶面团的战士,不仅双手削面,而是速度非常之快,一分钟之内至少削了四百刀之多。
  要不是垫在面团与头顶之间的那张白毛巾遮住了这位老战士的面部,楚留香真想再次拿起那个让他视力下降的望远镜看清此人的脸。
  一种强烈的与此人结交欲望在脑中升起。
  见不到那位双手削面的老战士的脸,楚留香突然想到,他们会用什么作为刀削面的配料和调料呢?
  楚留香知道刀削面的配料与调料在山西有个专有名词:“浇头”。
  山西刀削面三大重要部分:和面、削面和浇头;
  如果说和面是山西刀削面的灵魂,那么“浇头”就是精髓了。
  “这18号炊事班会做什么浇头呢?”
  18号炊事班离楚留香比78号炊事班更远,他根本无法看见早已装入盆中的浇头。
  不过一会之后,楚留香就笑着摇了摇头;
  暗自骂自己愚蠢!
  有这样精湛无比削面刀工,浇头能差吗?只是到底好到什么程度而已!
  对于现在的78号炊事班来说,具体是什么食材做的浇头已经不重要了。
  而好到什么程度现在谁也无法知道,而且已成事实,自己在这里无理由担心,真是愚蠢。

  在暗自骂了自己,愚蠢、愚蠢非常愚蠢之后,楚留香转身离开能看到比赛的区域;
  独自一人来到场边盘腿而坐;
  他在思考,思考什么,如何思考,不得而知;
  他在睡觉,盘腿而坐,脊椎笔直,双目紧闭;
  双手托在自己的膝盖上,一动不动,要不是双手没有打成莲花指形状,很多人都会误认楚留香是在禅坐;
  革命战士是无神论者,楚留香这番动作自然没人会联想到禅坐方面去;
  楚留香此时的动作解放军战士人人都会,是解放军战士训练期间最普通不过的休息动作罢了;
  这种睡觉也非真正的睡觉,双眼虽闭,但其他如听觉、嗅觉、触觉等依然处于运作状态;
  尤其是听觉,此时更是高速运转,周边所发生的一切都逃脱不了楚留香的双耳。
  一阵在楚留香记忆之中留存的脚步声从远处渐渐向他走来;
  “呦,楚班长,其他人都在看比赛,你到挺悠闲的啊!就像姜太公坐钓鱼台似得!”
  这脚步声在楚留香脑海里对应的就是水灵光;

  水灵光走路的脚步声有些特殊,显然是因为腿部受过伤;
  从外表上看水灵光走路的姿势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于楚留香来说,一眼就看出水灵光不同的地方;
  水灵光右腿走路的时候,右脚跟有轻微拖地,这是经历过一次严重受伤后,在恢复期没有严格按照恢复要求所遗留下来的后遗症;
  “水同志,你好!你背着什么啊?”
  楚留香也不敢过多细想,立即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这叫背篓,没见过?”
  “不是,不是,我是说背篓里是啥?”
  “哦,我也为你连背篓都没见过,这里面是我刚才挖的野菜!”
  “咋水同志还懂野菜?”
  “看你说的,没几个云南人不知道野菜的!哎,我听说你们是由伤兵临时组成的炊事班?”
  “水同志,这你也听说了?”
  “呵呵,这可跟我所知道的78号炊事班差远了?”
  “哎,水同志,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哦,那行,你们继续比赛把,我一会要做午饭给我老爹吃,回见啊!”
  “好,回见!”
  水灵光说完,就往演习指挥部那些冒烟的帐篷走去;
  望着水灵光的背影,楚留香想着如何能帮助水灵光那条有问题的右腿,毕竟自己曾接受过水灵光的帮助。
  楚留香努力在大脑中搜索着对水灵光有帮助的各种办法,但始终没有找到最合适方式。
  “班长,裁判通知我们,派两人到各自炊事班哪里领取饺子和面条,午饭就是它们了!”
  “哦,郭大哥,让郝世杰带个人去就行了,那我们就坐这里吃?”
  “可以,你这点还不错,草绿绿的,还有树荫!”
  “那行,我就在这占山为王,免得被别人抢了去!”

  很快,楚留香炊事班其他战士也聚拢了过来,他们围坐在一起,热烈讨论着自己观看比赛的感受。
  “我看到1号炊事班的饺子,他们的饺子皮就有7种颜色,绿色、红色、蓝色,好多颜色,还有紫色!”
  “那么多颜色?他们速度确实快啊!不愧是目前排名的第一名!”
  郭大路听到倪不小说的,不禁夸奖1号炊事班起来;
  “大哥,你这不好,灭自己威风啊!”
  “臭小子,我什么时候灭自己威风了,欣赏对手是一种美德!”
  “欣赏对手?”
  “倪不小,难道你希望你的对手是那些一碰就倒的病秧子吗?就如当初的国民党军队,一打就垮!”
  “那到不可能,如果是那样的对手,我也高明不到那里去啊!”
  “就是啊,所以我们需要强悍的对手,而不是软弱可欺的,那不是对手!”
  “大哥,你怎么说话的方式也跟班长一个调了!”
  “我跟班长一起五年了,被他传染了!”
  “嗯,我觉得吧,大哥,你还是别被传染了,有一个班长就够了,你还是保持原来的风格把!”

  “哈哈,小鬼头,放心,班长凶你的时候,你还是可以来找我的嘛!”
  “54号炊事班,我觉得不低于1号炊事班!”
  “54号炊事班?秀才你看到他们做的饺子了?”
  “嗯!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他们包的饺子跟金鱼一样,饺子放在大碗里,就像游动的金鱼一样!”

  “啊,他们班在哪里?我去看看!”
  “坐下,别一惊一乍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你现在可是穿着志愿军军服!”
  “秀才说的叫金鱼饺子,就是饺子皮包的跟金鱼一样,这种包法嵩阳与玉伯其实也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