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39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将所有五花肉一块一块用筷子放入砂锅之内,放入的时候,郭大路非常仔细地将带有猪皮的一边向下与锅底接触;
  摆好所有五花肉,郭大路将剩下的所有糖水油脂均匀浇在每一块五花肉上,盖上砂锅盖;
  将砂锅放置到火上,将砂锅内的汤汁收至浓稠。
  看到汤汁达到自己的要求,郭大路将砂锅移到灶火之外,等待装盘命令。
  装盘的时候,只需要将砂锅反扣在餐盘中,原本面对砂锅底部的五花肉肉皮将会再次朝上;
  然后去掉原来砂锅底部那些配料,一盘正宗的毛氏红烧肉就制作完毕了。

  将砂锅置于灶火边进行保温之后,郭大路看了看对面人群;
  他在寻找倪不小的身影,也不知道找没找到倪不小;
  楚留香炊事班虽然是老红军老团长东方木年纪最大,但炊事班包括楚留香在内,都将郭大路看作自己的亲大哥;
  而炊事班所有战士对于老红军老团长东方木则是一种父辈的感情,已经父母双亡的楚留香,参军入伍的第一年就将其视为自己父亲一般。
  在仔细看了一遍人群之后,郭大路失望了,因为人群中,他发现炊事班只有郭嵩阳与萧石逸在,其他人都不在;

  郭大路心想,倪不小肯定还没有找到,郭嵩阳与萧石逸恐怕是楚留香故意留下来,安慰他们安心比赛;
  其实倪不小在被郝世杰与铁翼抬上来以后,楚留香就立马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至少骨头没断一根,于是也就没有送去医疗队,楚留香完全可以自己处理;
  “看你们经常磕磕碰碰的,昨天我在山上看到一颗治疗跌打损伤的草药,我采不到,如果你们能采到,留在备用,是非常好的!”
  水灵光看着楚留香正给倪不小推拿筋骨,一副心疼的样子;
  “水同志,什么草药?”
  楚留香一边给倪不小推拿腰部,一边问着;
  “班长,轻点,轻点!干嘛听到水同志一说话,手就重啊,你紧张个啥!”
  本来倪不小被楚留香推拿的非常舒服,非常享受,可水灵光一说话,楚留香这手立马变得重了,疼的他面部都扭曲了;
  “闭嘴,再说话,手更重!”
  倪不小听见班长说话很严厉,赶紧把头埋进草地中,一言不发了!
  “水同志,什么药?”
  “重楼!”

  “重楼?那可是好东西啊!这东西要是药店小一点都没有存货!”
  “可惜我采不到,你们能采吗?”
  “它长在什么地方?”
  “一处悬崖上!”
  “悬崖有多高?”
  “整个悬崖大概200多米把,不过我发现可以从半山的一个地方攀登上去;”
  “从那里开始,有60多米把!”
  “班长,60多米,有上海两个十多层的房子那样高了!”
  倪不小听见这么高,真担心班长会为了他去采药,赶紧出声;
  “也不算太高,一会水同志,你带我们去采?”
  “可以啊,不过要带上点工具!”
  “班长,我去!”
  “我去!”
  郝世杰与百里追第一时间抢着去采摘;
  “百里追你跑步还行,攀岩还是侦察兵出身的郝世杰厉害!”

  楚留香第一时间就不让百丽追参加,因为他不能让百里追的两条腿受到任何伤害,那可是宝贝啊!
  “郝世杰,你去准备条绳子,还有四把刺刀!”
  “是!”
  听见班长并没有让自己不参加,郝世杰得意地向百里追递了一个眼神;
  这眼神气的百里追拔下一把草扔向了郝世杰;
  “那你们准备好了叫我,我去看看比赛,刚才看到一半,就望见你们抬着他,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
  水灵光说完,就朝着集聚观看比赛的战士们那里走去。
  “嗯,这78号炊事班做红烧肉的老战士不简单啊,分三次倒入糖色,这是老师傅才会用的方法啊!”
  说话的是楚留香炊事班本回合的对手10号炊事班班长。
  他说这话的时候,水灵光正好从他身边走过;

  “就是,班长,我看,说78号炊事班是临时组建的,这消息不准确啊!”
  “但是你看另外一位,比试刀工,他就没什么刀工啊,就只是拿菜刀在哪里切!”
  “不清楚,这里看不清,别下定论太早了!越简单的刀法有时候越能让你吃惊!是不?班长!”
  “嗯,是的!不过,我非常有信心,这回合我们肯定赢!你们看!我们班的蒸面快要出锅了!”
  听见“蒸面”一词,瞬间引起了水灵光的注意;
  比试刀工要蒸面干嘛?
  水灵光脑海里立马浮现与蒸面相联系一个词:面塑!
  “难道,10号炊事班在比试刀工中,要做面塑?”
  水灵光在心里刚开始想10号炊事班要做什么,眼睛已经开始搜寻10号炊事班比赛的灶台了;

  搜索不需要多大功夫,水灵光就看见10号炊事班正将一笼屉五颜六色的蒸面从笼屉里拿出来;
  “果然是面塑!”
  水灵光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蒸面时,已经完全肯定了!
  “老王准备做什么面塑?这次他应该把手艺全使出来才对!”
  “那肯定了,老王参军前就是一个面塑手艺人,这次肯定要好好展示一下啦!”
  听着10号炊事班其他战士的聊天,水灵光不禁悄悄为78号炊事班捏了一把汗;
  面塑在解放前,只能算是一种手艺人讨生活的一个门道,在世俗眼里属于偏门;
  在古时,面塑主要用于祭祀、婚嫁、节日礼仪等场合食用,以表示对场合与来宾的尊重;
  到明朝时期,面塑逐渐开始脱离食用范畴,独立发展成一种艺术形式,但这种艺术并不获得当时士族阶层的认可,属于下九流的民俗范围;

  旧社会的面塑艺人“只为谋生故,含泪走四方”,挑担提盒,走乡串镇,做于街头,深受老百姓喜爱,但他们的作品却被视为一种小玩意儿,依然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
  “班长,老王跟你商量了做什么了吗?”
  “五谷丰登!”
  “就做粮食啊?”

  “你以为一颗一颗的粮食用面做出来容易吗?那要用雕刀慢慢地一颗颗雕刻出来!”
  “五谷丰登?有意思,确实非常大众化啊!”
  当得知10号炊事班的要做五谷丰登的时候,水灵光不觉微微一笑,这种复杂的面塑,她也是好久没见过了;
  我国黄河内外、大江上下的很多地方,如陕西、山西、山东、河北、河南、江苏等地都有面塑存在;

  有些面塑甚至非常出名,已经用当地的一些地名为面塑命名,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
  比如:菏泽面塑、忻州面塑、山西面塑、上海面塑等。
  各地风俗习惯不同,也使得面塑的品种异常丰富。
  “礼从宜、事从俗”,越来越富裕的劳动人民,日益隆重的民俗活动需要,直接促进了面塑的发展,面塑也被赋予不同的吉祥含义。
  比如:“五谷丰登”就是代表了广大劳苦大众在祭祀、婚丧嫁娶等场合对美好生活的一种期望。

  “班长,你看78号炊事班就知道埋头切,我们赢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