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43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男主人脸带微笑,站在大木箱旁边,扭头看着正在孩子身边纳鞋底的一个妇女,显然这是家里的女主人;
  女主人坐在院中,身穿大红色带花纹的长上衣,而裤子则跟男主人颜色一样,只是显得更加秀气,裤腿更加修长,手中正在一针一针地纳着鞋底,这鞋底看样式一看,就知道是为人民子弟兵们纳的千层底;
  脸上带着微笑的她,也正看着抱着一捆稻谷的男主人;
  在她身边,已经有满满一筐的千层鞋底子了;

  男女主人相视的微笑,似乎都在告诉对方,自己今天收获满满。
  一只大红鸡冠,浑身羽毛艳丽大公鸡,和一只全身肥肥芦花鸡,它们带着5只刚刚孵化而出,还是满身黄色绒毛的小鸡仔围在女主人脚下觅食,也许它们正在寻找男主人一路上遗留的稻穗。
  身穿大红色带花纹上衣的女主人身后,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婆婆正牵着一位幼年女童从新瓦房中走出来;
  女童一手牵着老婆婆,一手指着正在玩着游戏的两位大男孩,抬头望着老婆婆,嘴里似乎在说:她也要跟哥哥们一起玩!
  老婆婆看上去非常雍容华贵,头发梳的非常整洁,将常常的头发盘成一发髻,并用一簪子束在脑后;
  暗红色的长褂搭配米黄色的裤子,让老婆婆显得年轻许多;
  而被老婆婆牵着的小女孩,则围着一件白色的围兜,在围兜的胸前绣着一只正在水里畅游的小鸭子。
  在围兜之下的衣服,是与老婆婆衣服一样的颜色,老婆婆慈祥的望着小女孩,正仔细倾听从小女孩那里说出的每一句话。
  小女孩脚边,一只全身有着黑黄白三种颜色的小狗,正蜷缩着身体趴在地上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升起袅袅炊烟的屋后,一颗长着绿色枝叶的大枣树下是比屋子还高的新鲜稻谷垛;
  稻谷跺下,四只白色大鹅正围着一盆食物进食,其中一只白鹅也许是非常满意今天的美味,它的头高高抬起,将自己两支翅膀大大地展开,挺着自己那饱满的胸脯,似乎在向所有人显摆它此时的幸福生活。
  “班长,这五谷丰登怎么下手吃啊?”
  “这不是吃的,是看的!吃了可惜!”
  “这些都是用刀切出来的?班长,刀能切成这么好看的?”
  “倪不小,面塑就是用面粉加彩后,捏成的各种小型人物与事物;”
  “然后用雕刀将人物与事物的细节采用各种雕刻手法表现出来!”
  “这五谷丰登做到如此形神兼备,以假乱真,我是很服气,真想不到能做出这样的,居然是10号炊事班红案协理员!”
  “真不知道他们白案炊事员要到什么水平了!”
  “班长,早上的白案比赛,我们谁也没看到啊!”
  “现在见识了?10号炊事班是真本事!”

  “走,去看看我们的!”
  “好,班长走,我们的在这边!”
  倪不小在前面带路,想都不用想,78号炊事班肯定是在最后面。
  楚留香一眼望去,78号的桌子边并没有多少人,在所有炊事班的桌子边,只有几张桌子被围得水泄不通,其他都如楚留香炊事班一样,寥寥数人。
  郭大路与萧石逸站在离本班桌子不远的地方,一位裁判正在跟他们说着什么。
  走近的楚留香他们并没有打扰郭大路他们,而是看着萧石逸的作品;
  楚留香炊事班在这之前,并不知道郭大路与萧石逸要做什么,当走近看到萧石逸的作品;
  全部战士不停地对萧石逸伸出大拇指,他们眼前的这幅表现刀工作品,已经是萧石逸超常发挥了,他的用心,楚留香炊事班人人都看得出来。
  与10号炊事班讲了一个故事不同,萧石逸用各种食材拼出了一副宁静祥和的画卷。
  明月清风,一片荷花塘;
  清风拂过碧绿荷塘,使得一塘池水微微泛起涟漪;
  高出水很多的荷叶轻轻摇动,非常舒服地享受微风送来的清爽;

  随风摇曳的荷叶仿佛亭亭玉立的青春裙摆。
  层层叠叠的荷叶几乎将荷塘铺满,在绿油油的荷叶中,些许荷花傲然挺立其间;
  这些荷花,白色中带着粉红色的边,一副娇娆的姿态,甚是惹人喜爱;
  有的如少女袅娜地绽放着;有的如羞涩的孩童般打着花朵儿;有的如恩爱情侣片刻不离;

  娇娆而不妖娆的荷花,如碧天里的点点繁星,又如刚出浴的美女,甚是让人怜爱无比。
  微风拂面,送来沁入心脾的荷香,就如一杯成年老酒,嗅闻后,不免闭眼回味,好让自己的大脑永远记住这清香之味。
  荷塘内的叶子肩并肩地紧密挨着,在徐徐柔风抚摸之下,一片一片向荷花香味飘散的方向传飘逸摇摆而去,犹如波浪一般。
  荷叶下面是涓涓清水,在荷叶遮挡下,无法看清,半明半暗的光影,使得荷叶变得越发风情别致。
  月光如薄薄的瀑布一般,静静地倾泻在每一片荷叶和荷花上。
  夜晚淡淡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荷叶与荷花仿佛经历了牛奶沐浴一般;
  几只在此栖息过夜的蜻蜓安静地停靠在荷花瓣中,本身极为娇嫩的花瓣却为蜻蜓提供了最好的避风安息之所。
  透过树枝条照过来的月光,高处丛生的暗色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黑影,峭楞楞如鬼魅一般;
  弯弯的杨柳树那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

  荷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
  但在光与影奇妙的作用与和谐下,奏响了一首舒缓宜人的月光乡村轻音乐曲。
  荷塘四周,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杨柳最多。
  这些树将荷塘重重围住;
  只在一旁的小路边,漏出些许空间,像杨柳树专为月光特意而留。
  树色一律是阴阴暗色调,乍看像一团烟雾;
  但杨柳的丰姿,便在雾气之中也分辨得出。

  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座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其余到没什么特殊。
  树上挂着的蝉与水中的青蛙为仿如灵境的荷塘带来了自然灵气;
  使得这荷塘一下子变得生机勃勃,料想这里白日的午间,一定热闹非凡。
  那些如精灵般顶开荷叶而将头露出水面的金鱼,使人感觉这荷塘下面一定有着一个美丽而奇妙的世界。
  “班长,石逸哥是用切成的黄瓜片做的荷叶,用白萝卜切片做的荷花!”
  “是的,看到没有,石逸做的这些,全部都是用菜刀做的,而且只用了两种刀法!”
  “那两种?”
  “倪不小,你这饲养员怎么混上的?连我们武装组都知道,只用了直刀和拉刀两种刀法!”

  “去,去,世杰哥,少打岔,我问班长,没问你!”
  “班长,石逸这作品很有意境,我到觉得不比10号炊事班差,如果他有雕刀,一定会精致很多!”
  “秀才你说的没错,可惜没有雕刀!本来石逸是有一套的!”
  “我怎么没见过?班长”
  “在朝鲜的时候,借给团里四连炊事班的时候,遇到紧急转移,之后就再以没见过四连炊事班了!”
  谭秀才知道班长说的再以没见过是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