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61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秀才,我们炊事班可能要换班长了?”
  “换谁?谁能当我们的班长?”
  “谁?喏!”
  方宝玉用嘴指了指水灵光,谭秀才才反应过来;

  他立即抓起地上的一把草,扔向了方宝玉,意思是不要胡说八道。
  而他们的小声嘀咕,也许除了正在讲解杨林肥酒的水灵光没有听见,其他人都听见了;
  看着楚留香那闪烁的目光,所有炊事班战士都笑了!
  水灵光将杨林肥酒的来龙去脉用一个生动的故事形式,讲给炊事班所有战士;

  “明朝初年,昆明杨林出了一大名人,姓兰名茂,字廷秀;”
  “他住所悬有“止庵”匾额,人们便尊称他为“止庵先生”。”
  “兰茂博学多才,着述很多,据明正德年间编纂的《云南通志》介绍,兰茂的着述多达18种。”
  “由于兰茂一生无心仕途,只是一个布衣,因此他的大多数着述早已散失。”
  “现存最为有名的着作是被后人称为“兰氏三书”的《滇南本草》、《韵略易通》、《性天风月通玄记》。”
  “其中《滇南本草》是一部比李时珍《本草纲目》还早140多年写成的药物学着作;”
  “哇,李时珍,我知道,我们国家的大医学家!班长跟我说过他的很多故事!”

  倪不小一听见李时珍,顿时有些高兴,没注意纪律,便脱口而出;
  水灵光并没有因为倪不小的打断而有任何表示,只是微笑着对倪不小点头,以肯定倪不小说的非常正确;
  然后水灵光就像没有被打断一样的接着说道:
  “可惜,《滇南本草》存世流传的已经不完整了!除非.......,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接着说酒!”
  “兰茂与许多古代文人一样,十分喜爱喝酒。但他还与一般爱酒文人不同,他不但爱饮酒,还喜爱用酒泡药,用酒炒药,或以酒为引、为使;”
  “在他着作的《滇南本草》之中,收编药物485种,其中与酒有关联的多达170种,占总数约35%;”
  “与酒相关的药方,兰茂称为“药酒仙方”的达214个,案例8个;”
  “同样在他的另外一部着作《医门揽要》中,还记有“药酒仙方”15个。”
  “水同志,这么多药酒啊,可比班长那本子上记得还要多很多啊?”
  倪不小似乎由于刚才的打断行为并没有受到指责,心里比较放松;
  “哦,你知道你们班长记录了多少?”

  水灵光听倪不小一说,才知道原来楚留香也在收集药酒方子;
  “具体不知道,你问班长把?”
  倪不小感觉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把话题往班长身上推;
  “水、水同志,你接着说,我记得那些药酒方子都很平常!”
  看着水灵光望着自己的眼神,楚留香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只能催促水灵光赶紧说;
  “明清时期的昆明杨林,东临烟波浩渺的嘉丽泽,南有苍翠巍峨的五龙山,土地肥沃、灌溉方便,又是省城昆明通往黔桂、湖广、京沪的必经之地,因此人烟稠密、商贾辐辏。”
  “传说有一次兰茂醉酒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梦见仙人指点,醒来后就酿出一种酒味特别醇厚又能滋补身体的美酒,这种美酒就是如今驰名国内的杨林肥酒;”
  “啊,这酒是仙人托梦送来的啊?”
  倪不小听见这是仙酒,顿时趴下身体,看着水灵光放在地上,但依然握在手中的酒瓶。
  “杨林肥酒是兰茂所酿的传说,不足以采信,但杨林肥酒与兰茂有关,则是确凿无误。”
  “在清光绪年间,杨林水官街有一家经营酒业的“裕宝”商号,老板姓陈名鼎;”
  “陈老板与他家店铺斜对面开书店的戴砚农老板十分要好,后来两家还结成了儿女亲家。”

  “陈鼎常到戴家向博学多才的戴砚农请教药材性味、药理基本知识,并探讨健身药酒的配方。”
  “精通药理的戴砚农有一次建议陈鼎参照兰茂“水酒十八方”的制作工艺,配制一种可口、健身的药酒。”
  “陈鼎欣然采纳,于是陈戴两家便同心协力,在兰茂“药酒仙方”和“水酒十八方”的基础上;”
  “加入党参、圆肉、大枣、陈皮、丁香等十多味中药;”
  “又从小茴香、豌豆尖、竹叶等绿色植物蒸溜提取绿色色素并配加蜂蜜、蔗糖;”
  “经过十多道传统工艺配制,终于在清光绪六年(1880年)配制出酒色翠绿如玉、药味清淡似无、香甜可口、酒味醇厚的杨林肥酒。”

  “楚班长,现在知道这酒肥在哪里了吗?”
  在讲完杨林肥酒来历之后,水灵光扭头望着自己身边的楚留香问道;
  “知,知道了,酒里有丰富的药材与各种香料!”
  “嗯,不错,孺子可教!”
  水灵光听着楚留香的回答,非常满意;而对她那句孺子可教,则差点没让很多炊事班战士笑出声音来。

  他们心里都在想:
  “哎呀,我的楚大班长,你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委屈,还乖的像小绵羊一样没脾气!”
  “这杨林肥酒现在是喝一瓶就少一瓶啦,过几年可能就再以没有了!”
  “为,为什么?”
  “杨林肥酒的继承人,听说在昆明解放前失踪了!谁都不知道什么原因!”

  “到、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吗?”
  “不知道,真是死不见尸,活不见人!”
  “那、那他的家人还在昆明吗?”
  “除了一起失踪的小儿子,其他人都在!”
  “老楚,会不会是被敌人的特务押走了,全国各地都有很多人都被特务秘密拘押到海峡对岸了!”
  “大哥说的有道理,也许真的被带走了!”
  楚留香非常赞同郭大路的假设;
  “杨林肥酒的继承人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根据当时自己同志掌握的名单,在押往海峡对岸名单中并没有这个人!”
  水灵光有些不赞成郭大路的推断,但她也不能完全推翻这种可能,毕竟当初的只是名单,并没有人亲眼所见名单上的人都被拘押走了;
  这几年,在那名单上的人也有陆续回到昆明的;
  “好了,战斗总结会结束了把?下面就是党小组会,我接受郝世杰同志的邀请,来一起参加!”

  “什,什么党小组会?”
  楚留香疑惑的看着郝世杰;
  “嗯,各位同志,各位战友!关于今天白天楚留香同志在帮助水灵光同志采集草药过程中;”
  “犯了严重的资产阶级个人英雄主义及危险的冒险主义;”

  “我建议今晚临时召开本班的党小组会议,要求楚留香同志作出深刻检查,并清晰认识自己所犯的严重错误!”
  “请求党小组副组长郭大路同志给予批准!”
  郝世杰没有理会楚留香的眼光,非常严肃地提出召开党小组会的请求与理由!
  “我批准!”
  郝世杰才刚刚说完,水灵光立即接上郝世杰的话,俨然她就是党小组组长一样!
  看着水灵光严肃的表情,又看看楚留香吃惊的表情;
  郭大路似笑非笑的举起自己的右手:

  “我同意召开党小组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