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62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同意!”
  “同意!”
  楚留香炊事班在场的11位战士,包括倪不小在内都是党员;
  倪不小虽然参军才两年,但在三个月前结束的上甘岭战役保障中,光荣火线入党。
  楚留香虚心接受了所有批评,并当场做了深刻检查之后,党小组副组长郭大路同志宣布:小组会圆满成功!
  而就在此时,演习场地再次响起了紧急集合号;
  大家迅速来到集合点,演习指挥部总裁判魏子云裁判长早已等候;
  “我宣布明天进入决赛的炊事班名单:1号、5号、12号、17号、25号、37号、、43号、54号、75号和78号!”

  “其他参演炊事班明天之后,自行返回所在部队报道!”
  “宣布人:演习指挥部总裁判长魏子云。”
  “一会解散之后,部队按班进行晚餐!”
  “全体都有,立正,稍息,解散!”

  对于进入决赛的结果在场所有炊事班早已知晓,所以魏子云裁判长宣读也简单;
  毕竟现在已经快夜里12点了,参演的炊事班都还饿着肚子;
  楚留香炊事班围坐在地上,他们中间是白天比赛时的红烧肉还有那比试刀工的凉菜;
  米饭也是比赛时的炒饭,自己炊事班做的自己吃,至于那些炒饭数量很多的炊事班,自有裁判根据情况分配到就餐米饭数量不够的炊事班!
  楚留香炊事班面前就是总数量为38公斤的炒饭,一碗红烧肉,还有那盘荷塘月色的凉菜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酸腌菜炒饭分配了过来;
  “同志们,我来蹭你们的饭如何?”
  听到这声音,大家早也熟悉;
  “好啊,好啊,欢迎,欢迎!”
  郭大路首先站了起来,表示欢迎;紧接着,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水灵光也不扭捏,来到大家中间,立即将自己的大碗递到楚留香面前,意思是给她添饭;
  楚留香乖乖地给水灵光打了一大碗饭;

  “楚同志,你这是要撑死我把?把我撑死了,你们明天决赛可是要吃亏的哦!”
  听见水灵光的话,大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怎么?不信?好,大家坐下,边吃边听我说!”
  水灵光说完,也不管什么女性形象,同样跟着战士们一样,双腿盘膝而坐;
  看到大家都端起饭碗看着她:
  “吃啊,吃啊,边吃边说!”
  大家看着楚留香,等待他的命令;
  “吃!”

  为了避免结巴,楚留香这次留了心眼,只说一个字!
  听到班长发话,大家立即开动,已经十二个小时没有吃饭了,大家早饿了;
  尤其是倪不小,年轻人饿的快,裤腰带都快在他腰上缠两圈了。
  看着大家都低头吃着碗里的炒饭,水灵光也扒拉了两口;

  “嗯,这饭配菜配的不错,就是炒的火有些大了,米饭有点偏干!”
  “楚班长,你这样的水平还需要多多学习哦!”
  “是,是!我一定抓紧学习!”
  楚留香头也不抬的回答着水灵光,刚刚才接受完水灵光严肃批评,并做完检查的楚留香,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啊;
  “水同志,你不知道,我们班长是同时炒两锅饭,左右开工,有一锅肯定是会过火候的!”
  “哎呀呀,这不是借口知道吗?你们同时炒两锅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赢,而不是为了炒一锅好炒饭!”

  水灵光对于倪不小的借口非常不满意,直接将当时楚留香炊事班这样做的心里状态说了出来,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直接点到要害;
  “从我这里看来啊,每次都要把食材做到最好,才不能辜负食物对我们的馈赠!”
  “是,是,刚才水同志批评的对,当时我们就是为了赢,才这样做的,我们接受水同志的批评!”
  楚留香看到水灵光有些激动,立即出声,表示接受水灵光同志的批评,并表示一定虚心接收,坚决改正;
  “好了,这事情暂时不说,以后看你们如何改正!”
  “下面我说说明天决赛的事情!我是受演习指挥部的命令来跟你们传达,所以你们要好好听哦!”

  “是!”
  楚留香炊事班听见是演习指挥部派她来的,立即齐声应和。
  等到水灵光把明天决赛内容详细道出,大家才明白,如果刚才得罪了水灵光,确实明天要吃大亏;
  明天的决赛将要离开这里,目的地是滇中第一高峰——轿子雪山!
  从演习地到轿子雪山,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是200公里;
  在高山大川无处不在的云南,这直线距离没有任何意义;
  炊事班到达轿子雪山之后,谁把带有测量高度的测高杆第一个插上峰顶,谁就是第一名!
  规则就是如此简单,只是还有一条,所有炊事班除食盐之外,不得带任何食物,也不许在沿途中进行任何扰民行为。

  什么是任何扰民行为呢?简单来说,就是人民群众看到解放军同志,送上一碗水并且接受这碗水就是任何扰民行为;
  而水灵光同志既是作为炊事班向导也是作为民间监督员,跟随楚留香炊事班一起行动。
  当炊事班战士得知水灵光要跟着他们一起向轿子雪山前进的时候,大家心里乐开了花;
  尤其是郭大路,乐得好久都没使用的烟杆,居然从自己的挎包中拿了出来,按上烟丝,准备来一口。
  “大哥,你都戒烟好久了!”
  “没事,今天高兴,高兴啊!”

  大家都看着楚留香的反应,可楚留香好像并没有看出大家什么意思,而是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地上演习指挥部提供用于明天决赛的地图。
  水灵光提供了很多从这里出发到轿子雪山的路线供大家选择;
  但除了楚留香以外,大家对于走哪条路的关心根本没有水灵光同志将要跟他们一起走重要;
  不少人心中已经开始规划着某些事情,这其中自然包括郭大路;

  将烟杆拿出抽上几口,这是郭大路在动脑子的标志性动作。
  水灵光提供的线路,大致为3条主要路线,其他线路也都是围绕着这3条路线,只是有些路段不一样罢了;
  第一条是走大路,从这里回到昆明城,再到嵩明,过寻甸,到东川,然后进入轿子雪山地区;
  第二条是从这里出发,按地图上大致的直线,翻越重重大山,进入禄劝境内,再进入轿子雪山地区;
  第三条是从安宁出发,沿着螳螂川水流方向,经过富民,然后在沿着普渡河往金沙江方向进入轿子雪山地区;
  这3条线路各有优势,也各有劣势;
  “水同志,你能详细说说这3条路线都有什么区别吗?”
  “它们的区别还是挺大的,不过我现在口渴了,有水吗?”
  听见水同志口渴,大家都望着楚留香,意思是:班长,你还不赶快去找水吗?
  清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参加决赛的10支炊事班已经在演习指挥部前集合完毕;
  他们在等待自己班的向导挑选马匹,作为向导,他们除了有监督炊事班的特权外,还有一项特权,就是在前往目的地时,能骑马;
  这次演习指挥部指派给各炊事班的向导,既不是裁判,也不是军人,都是来自当地的老百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