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63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分到楚留香炊事班的水灵光自然就是老百姓代表了;
  不大一会,水灵光就牵着一匹非常矮小的马儿走向了楚留香炊事班的集合点;
  “哎,大哥,水同志怎么不选那些东洋高头大马,反而选这矮不溜秋的小马啊?”
  倪不小望着正向自己走来牵着马儿的水灵光道;
  “不知道,一会你自己问呗!”
  “也许是水同志不会骑马,只会开车,所以就选了个小马!”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马有些不一样!”
  否定倪不小的是方宝玉,方宝玉以前给地主家喂过马,对马还是有所了解;
  “这是一种矮种马,样子不起眼,但是应该比东洋大马珍贵!”
  对于水灵光选用的这种小马,大家都持有不同意见,一时间展开了热烈的争论;
  “大家说的这么热闹,都说什么呢?”
  “水同志,我们都在说你这匹马呢!”
  倪不小心直口快,他的意思是想让水灵光做最后的裁判,看看谁说的对;
  “我这马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正在说你为什么不选那些东洋大马,反而选这小马!”

  “哦,原来是这样啊!选它是因为今天我们要走山路,在云南还是这种马好使用!”
  “那些东洋大马,在云南走路不行!半天就成残废!”
  “水同志,这是什么马?比东洋大马还好?”
  “我可没说比东洋大马好,只是说在云南走山路,东洋大马确实没这马能耐!”
  “这马叫云南矮马,其他地方没有的!”
  “云南矮马?没听说过!”
  “那果下马听说过没有?”

  “哦,我看过一本古籍,汉代的,上面就记载过,就是叫果下马!”
  谭秀才一听说“果下马”这名字,立即想起他以前读过的一本古书;
  “哈,谭同志你知道这马?”
  水灵光看着谭秀才说道;
  “只是书上看的,这马也是第一见到!”
  早在2000多年的两汉时期就有关于果下马历史的记载。
  当时“果下马”多以贡品的形式进入皇宫,有专门的矮马厩,供宫廷娱乐之用。
  此后,在史籍、诗赋中不断出现。
  《通鉴》中记录:“汉厩有果下马,高三尺,以驾辇,小马可于果下乘之,故曰果下马。”
  《三国志魏传》中同样记载:“濊国又出果下马,汉桓献之”

  果下马具有体型矮小、性情温顺、体质结实、行动灵活等特点;
  是云南少数民族群众经过长期驯养驯化,适应当地特殊的自然环境、生产、生活的地方品种;
  简单来说,就是能爬山,能负重,体力好,这一切都是因为其矮小的身材。
  大家在对果下马进行一番了解时,只听到一声枪响;
  这枪声说明决赛开始了!
  枪响之后,参加决赛的炊事班就可以出发了,至于走那条路线,什么时候走,都是炊事班自己的事情了;

  演习指挥部给的规则很简单:徒步到目的地,不得任何扰民行为,只准带食盐不准带任何食物!
  楚留香炊事班早已经将自己要带的东西打包好了,很简单:
  一个行军锅,两顶缴获的美军帐篷,自己的武器与背包,一袋食盐;
  还有就是演戏指挥部提供的每人一件大衣;
  而郭大路则坚持将他们缴获得来的几床美军毛呢毯子带着;
  对于寒冷,楚留香他们在朝鲜战场有着特殊的体验。
  昨晚在水灵光的分析之下,对于3条主路线,最后大家达成一致,选择了水灵光主张的一条线路;
  就是从安宁出发,沿着螳螂川到达富民县,然后在沿着普渡河,穿过武定县境内,进入禄劝县;
  一路沿着普渡河抵挡石牛梁子后,转向普渡河的一支流,逆水而上抵达乌蒙乡,然后从茶花垭口进入轿子雪山地区。
  今天的行程,按昨夜商议的计划是行军100公里左右,到达富民县城周边;
  但楚留香实际计划是80公里左右,他考虑到了水灵光的身体因素;
  但他没想到,今天向导们居然还有马,这样使得他也将100公里的目标作为最基本的行军目标。
  “你们再多带几个桶,会用的上的!”
  水灵光检查了一下楚留香炊事班所带的东西,提出了多带水桶的建议;
  对于水灵光的建议,大家自然不会反对,不一会,四只大铁桶还有一只从美军那里缴获而来的一只牛奶桶全都背在战士们的身上;

  看着楚留香炊事班家伙式挺全,水灵光就将自己的行礼全放在马屁股上;
  自己骑上矮小的马儿之后;
  单手一挥,俨然如一名在马背上的将军一般:
  “目标,富民县,前进!”
  “是将军!”
  除了楚留香之外,大家都非常配合水灵光,然后在水灵光的马屁股后面排成纵队前进;
  而楚留香则被大家选举出来,负责牵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
  “前面路口往左转啊!”
  水灵光每到一个路口都指示楚留香应该走的方向;
  大约一个小时,他们走出了演习所在的大山;但是楚留香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要沿河前进的那条螳螂川在哪里;

  “错了,错了,是这边!”
  水灵光看到心不在焉的楚留香走错了路,立即纠正;
  “哎,楚同志,我发现你这人有点左右不分啊!”
  “哈哈,水同志,我们班长有时候把,就是这样,想事情的时候,总是左右不分!”
  “哦,楚同志,你能说说,你在想什么吗?”
  “没,没想什么,我只是在想决赛,到底赛的是啥?”

  “你不知道?”
  “不,不知道!”
  “我还以为没有你不知道的哦!”
  “看见我马屁股上的那个测高杆没有?”
  “看,看到了!”
  “就是把这根测高杆,插到轿子雪山最高点就行!”
  “那,那什么地方是最高点?”
  当楚留香听到水灵光说只要将测高杆插上最高点就赢了的时候,楚留香心里淡然一笑;

  他说的演习到底比赛什么,自然是与水灵光说的相差甚远;
  楚留香想的,到底要比赛什么,其意思是通过这样的演习,要达到什么意义呢?不可能只是比谁爬山快怎么简单!
  通过这次攀登轿子雪山要达到什么目的?部队不会无缘无故的组织如此规模的演习,就是为了比谁爬山快!
  对于高原高山,楚留香知之甚少,所以他现在为无法明白这次演习的最终目的而感到遗憾;

  如果他能明白这次演习的最终目的,那么他就会制定相应的计划与行动方案,将最终的目的完成好;
  通过水灵光的回答,楚留香知道,水灵光并不知道这次演习的最终目的,为什么要爬轿子雪山,在水灵光看来就是比赛,就是比输赢;
  可是真是这样吗?
  肯定不是!攀登轿子雪山,首长他们肯定有更多的考虑,甚至可能是一种实验性质的演习;
  男人与女人有时候,他们之间思维的方式就是如此奇妙;
  楚留香想的是如何更好去完成这件事,让这件事情更加有意义;
  而水灵光想的是只要去完成,意义就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