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65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是的,主要是苏联顾问专家团反对,他们提出修另一条路,听说修建难度要小很多很多,而且也节省国家修铁路的钱!”

  “哦!”
  “那水同志,如果要修到成都的铁路,你最想铁路经过哪些地方呢?”
  倪不小一直跟在马后面,从没被马儿拉开过一点距离,时不时还用手玩弄一下马的尾巴,他听出水灵光对苏联专家团的意见似乎有不满意的地方;
  “我?我当然是希望修螳螂川这边了,甚至还要往大山里面在挪进去些!”

  “为什么啊?”
  “因为云南太穷了,交通太不发达了,如果能修到大山里面,这条路就会通过云南最穷的一些地方,当然还有四川那边最穷的地方!”
  “那样一来,饱受贫穷的云南老百姓就可以将他们的宝贝卖到全中国!就会富裕起来!结束这几千年来的苦日子!”
  “前面就是螳螂川了,从那里开始,我们就顺水而下!”
  “好的!水同志!”
  “问一下,你们谁会做竹筏啊?有段路我们可以坐竹筏走!”
  “啊,还有这好事情啊!”

  “可是演习指挥部说只能步行前进啊!”
  “我说了吗?再说,竹筏自己做的,你们部队里说的徒步可包含这些的,我只是说不得有任何扰民行为!”
  “对,对,纪律就两条,不准带食物,不准有任何扰民行为!”
  “哈哈,谭秀才还是你记得清楚,要是大家都按我说的,可真是要走路啊!”

  “你们还没回答我呢,谁会做?”
  “水同志,你放心,交给方宝玉和孙玉伯把!”
  “嗯,有人会就好,我只能指挥,不能做,力气太小了,扛不起整根竹子!”
  “哎,停,停!有薄荷!”
  楚留香赶紧把马拉住,经过几小时与马的相处,楚留香发现果下马脾气温顺,非常好驾驭;
  “楚同志,那边的薄荷看到没有?”
  “嗯!”
  楚留香本来想从喉咙里发声,不知怎么地,却从鼻腔里发出了,好像给人一种他非常不情愿的样子。
  “那就麻烦你去采摘一点,一会可以当调料!”
  听见楚留香那声不愿意的鼻音,水灵光直接就指挥起了楚留香;楚留香似乎感觉自己刚才确实不对,也没说什么,将马缰递给水灵光,然后向看到的那些薄荷走去;
  “水同志,我也去!”
  郭大路听见是薄荷,也想去采摘点;但是大家听着郭大路的话怎么有些别扭;
  如果郭大路要离队,是要获得楚留香批准,哪怕大家都尊称他为大哥,但部队纪律大约一切个人情感;

  但转念一想,水灵光有演习指挥部的尚方宝剑在手,指挥他们也在情理之中。
  “也好,两人去,多摘点!一会给你们搞好吃的!”
  水灵光同意了郭大路的请求;
  不大一会,楚留香与郭大路双手都抱着大大的一把薄荷回来了;
  “嗯,不错,这些薄荷肯定没人摘过,挺肥的!”
  看着郭大路手上的薄荷,水灵光对这些薄荷非常满意;
  “水同志,这云南薄荷好大啊,比我老家那边要肥大很多!一片有我们那边两片大!”
  郭大路看着自己手上那些薄荷,露出他那两颗被草烟熏黄的门牙;
  “大家注意,上路了!”
  楚留香把薄荷递给孙玉伯之后,重新回到队伍前面,牵起马,大步向前;
  “世杰,班长怎么有点不高兴,是不是牵马累了,或者是水同志的关系?要不你去换一下?缓解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
  “宝玉,你想多了,班长会为这些事情不高兴?别瞎扯,我没看出他有什么不高兴!他脑子里有事情!”
  楚留香炊事班一行走了20多分钟,就听见潺潺的流水声,一条河流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条河就是螳螂川!
  “一片螳川水,纡回人大江。浮将碧鸡色,飞上木兰艭。我甫来京口,人先去石淙。风流两地尽,惟有浪舂撞”
  水灵光看到景色秀美的螳螂川,立即随口就朗诵了一首诗词;
  这是古人对螳螂川美丽风景的赞扬,也是螳螂川周边普通老百姓的真实生活写照。

  螳螂川是高原湖泊——滇池的唯一出水口,出水口处就叫海口,当地小镇就叫海口镇,
  海口镇到安宁这一段河叫海口河,安宁到富民县境内这段叫螳螂川,过了富民县进入禄劝县境内,称普渡河。
  普渡河流入金沙江。因此,螳螂川是金沙江的上游河流。
  明代大知识家杨慎对螳螂川有着特殊的喜爱,在此留诗不少,如:

  “月游浑似昼,水泛不知寒。星罾惊鸟跃,双枝起鹤盘”
  这些都是当地老百姓熟悉并喜爱的诗句,它将螳螂川的美表现的淋漓尽致。
  依然还身处高山之上的楚留香一眼望去,螳螂川,蜿蜒曲折,象一条玉带,河岸两边布满良田和村庄。
  螳螂川向哪里拐弯,沿岸的村庄也随着拐弯,一个个村庄,就象镶嵌在螳螂川这条玉带上的一颗颗钻石。
  村庄总是跟随着螳螂川走,总是在螳螂川两岸,两岸也出现了不少在云南很少见的平地,平地上面种植着绿油油的各种庄稼。
  “大家看到没有?我们这一路会经过很多村庄!”
  “水同志,我们不能有任何扰民行为,经过怎么多村庄干嘛?”
  “倪不小,有村庄至少说明,水同志带我们走的这条路是经常有人走的地方!”

  “哎,看我这脑子,是啊,有人走,就有路,总比我们刚才在大山里走那些没有路的地方强好多啊!”
  “全体注意,准备下山!”
  楚留香观察了下山之路并不容易之后,下达了下山准备;听到命令,炊事班战士们立即整理自己所携带的东西,以便在下山的过程中不出现什么状况;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里虽然能望见螳螂川及螳螂川两岸的平地,但下山之路却异常陡峭。
  不仅这里,螳螂川其实就是在高山之间流淌的一条河流,两岸高山时而耸入云霄、时而悬崖绝壁、时而宽阔无比;
  有些路甚至是从大山的石头上用斧凿一点一点开出。

  经过40分钟的艰难下山路,楚留香炊事班终于抵达了螳螂川;
  楚留香注意这一段的螳螂川水面很是平静,河面宽阔,并没有什么激流险滩,但刚才在大山里听到的水声是从哪里来的呢?
  “水同志,这河水好清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清亮的河水!这河水怎么看着就像没流动一样啊?”
  “哦,倪不小同志,前面有座水电站,所以这一段河流又开阔,水又清澈!”
  水灵光说的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座水电站,修建于50多年前,直到现在还是昆明城主力发电厂之一。
  下山之后,炊事班战士们都有些喘气,下山之路确实不好走啊;
  “同志们,看到前面那些河边的柳树了吗?我们到那里休息10分钟!”
  楚留香看到战士们满脸的汗水,于是决定休息;
  他也同时注意到,他牵着的马,从早上到现在,人都已经很累了,可是它好像却什么事情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