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72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等待油温起来的时候,楚留香趁这点时间,切了一些小雀椒、野葱备用,一会他就用这小雀椒与野葱作为野鸡冠菜的配菜与调料;
  当锅内的油开始冒烟,楚留香首先将野鸡冠菜倒入锅内;
  还没等锅内冒起的白烟消散,就立即翻炒了起来;

  在高热的上茶油中,野鸡冠菜立即分泌出大量的汁水;
  当汁水开始逐渐减少,楚留香倒入早已备好的小雀椒与野葱,翻炒几下之后,加入食盐;
  等食盐完全融入野鸡冠菜中,楚留香捞起装盘!
  就在他炒菜的时候,炊事班其他战士早就将吃饭的地方安排妥当;

  “倪不小还没找到水同志吗?”
  “应该是!”
  “要问放哨的百里追吗?”
  “不用,如果水同志确实走远,他早发信号了!”
  —————————————————
  求点评!)
  又是一阵黄鹂鸟声传来,这次大家听到确有些紧张了;

  这是倪不小求助的哨音,有人受伤了;
  听哨音不是倪不小就是水灵光,但倪不小受伤的可能很小,楚留香立即拿上自己的挎包,向哨音方向跑去;
  “担架!”
  “明白!”
  楚留香一边跑,一边让战士们准备担架,因为倪不小的哨音中明确需要担架;
  顺着哨音的方向,楚留香并没有跑多远就看到水灵光坐在地上,靠在一颗大树下;

  来到树下的楚留香看着面部扭曲,满头大汗的水灵光,用自己双手使劲按压着自己的左腿;
  他明白水灵光左腿的伤可能发作了;
  看着一声不吭,努力表现出自己并不痛苦的水灵光,楚留香心里突然像针扎一下,猛的收缩了一下;
  要不是他正观察着水灵光的伤势,也许会用手按住自己刚才心疼的地方;

  “水同志,给我看看,好吗?”
  满头大汗的水灵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水灵光穿着一件黄色的解放军军裤,裤子显得十分肥大,显然这不是她的军裤;
  这是昨天她从一位女裁判哪里借来的;
  为楚留香炊事班当向导是她主动提出的,本来根本就没有安排她当向导;
  楚留香慢慢将水灵光小腿裤管卷起,一眼就看到,小腿已经有些肿胀;
  当裤管卷到膝盖以上时,水灵光的大腿呈现的是一种青色,中间还夹带着一些黑色;
  这种情况楚留香并没有亲眼见过,但他知道水灵光的这条大腿肯定是在医治过程中,被在治疗脚伤的膏药中添加了一些对水灵光伤势没有好处的药物。
  经过初步的判断,楚留香认为水灵光的伤势目前并不会危及她的生命;
  “水同志,我用银针先帮你止疼,不过不会完全止疼,等我们回到那边在看看怎么处理!”

  水灵光听着楚留香的话,依然是点了点头,显然,此时的水灵光正承受巨大的痛苦,无法说话;
  如果此时楚留香去问水灵光伤势的前因后果,只能说明楚留香是一个蠢货;
  好在楚留香并没有去问,而是只让水灵光做出点头或者摇头的动作;
  六根银针扎到水灵光的大腿与小腿之上,郝世杰与铁翼也扛着用担架来了;
  担架是用炊事班背负东西的背架组合而成,这是郭嵩阳的杰作,在战场上如需救治伤员,炊事班战士能立即放下背架上东西抬着伤员走;
  四人将水灵光小心翼翼放到担架之上,将水灵光抬了起来直接往回走;
  楚留香在水灵光腿上再次施针几次之后,水灵光的呼吸慢慢平稳;
  “我这腿病这次出来参加演习,把药忘在家里了!本想帮你们,现在还连累你们了!”

  水灵光能开口之后,第一句话就是为自己带来的麻烦道歉;
  “看你说的,水同志,没你,我们那里来现在这些好吃的!”
  谭秀才第一个出言宽慰水灵光;
  听见谭秀才的话,大家赶紧附和;
  “你平时都吃什么药?”
  “现在什么药都不管用啦,就吃止疼片!”
  “那药可不能多吃,我看你的腿应该是骑马的时候腿部用力太大,现在开始不准骑马了!”
  “不骑马,我怎么走?”
  “我们轮流抬着你,背着你!十几个大老爷们在这,吃白饭的啊!”
  楚留香语气十分严肃,根本不允许水灵光有任何意见!

  “行,既然你们愿意抬我,背我,我接受!那大家赶紧吃饭吧,我肚子也饿了!”
  对于水灵光的坚强,郭大路是相当欣赏,他已经打定主意,与东方木老团长见面之后,一定要让老团长跟自己站在一起去让楚留香去水灵光家提亲;
  要让楚留香十分乖乖地听话,还需要老团长出面,那是老将出马,在楚留香这里顶十个,百个!
  至于水灵光的腿伤,以后楚留香有的是时间去琢磨,去治疗。
  大家围坐在用石头搭建而成的餐桌边,都看着水灵光,他们碗里,每人两个竹鼠肉柳芽丸子;
  水灵光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大家都在关心、担心她,于是发话道:
  “大家开吃!”
  “怎么吃啊,灵光姐,这两道菜,不会吃啊!”
  倪不小指着那两道看起来杀气腾腾的舂螃蟹与凉拌竹鼠生血;

  尤其是铁翼,两只眼睛一会看看水灵光,一会看看那碗凉拌生血,他好像在期待水灵光说,这碗里的只是跟大家开个玩笑;
  对于凉拌生血这种吃法,已经超出铁翼的认知太多了。
  “要不这样,水同志,你教我们怎么吃如何,叫我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一步一步的来,如何?”
  楚留香对着水灵光提议道,这是今天他对水灵光说的最长一句话;
  他本意是让水灵光通过为大家讲解美食,转移水灵光的注意力,不要将注意力放在疼痛的脚上;
  “好,那大家跟我说的做,能吃出最好的味道哦,吃东西其实也有顺序的!”

  “好啊,好啊!”
  大家都明白楚留香的用意,这种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在战场上一路生死爬过来的人都知道这种精神胜利法。
  “同志们,大家先用筷子夹一小点点舂螃蟹放嘴里,慢慢品尝!”
  大家按照水灵光的说法,都夹了一点放入嘴中咀嚼;
  对于生吃动物,解放军战士哪个没有吃过呢,不过他们大多时候都是为了活下去,根本不讲什么味道;

  但这舂螃蟹却颠覆了他们以往的认知;原来除海鲜以外,也有这样生吃的方式;
  楚留香首先第一个将舂螃蟹放入自己口中;
  他的舌头首先感受到了螃蟹的鲜嫩,螃蟹都是那种小螃蟹,本以为很腥气;
  可他并没有感觉到一丝腥气,而是一种鲜嫩的味道,口中那已经被舂烂的螃蟹壳并不硬;
  相反是一种刚与牙齿相碰就碎掉的爽脆口感;是一种带着蟹肉的清甜滋味;
  感受到蟹肉的鲜嫩之后,随后而来的则是各种调料带来的味觉冲击;

  略带浓郁味道的小葱,葱香确实要比大葱浓郁,但通过咀嚼,在蟹肉的中和下,浓郁的葱香味由浓郁变成清香;
  这种香味与蟹肉的鲜味形成很好的互补,而那突如其来的清凉薄荷味,瞬间使得整个口腔清爽不少,那种香葱的浓郁被一扫而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