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77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望着水灵光那脸上依然有豆大的汗水,楚留香决定按照水灵光的路线行军,至少水路能让水灵光少受颠簸之苦;
  战士们将扎好的竹筏推入螳螂川中,立即登筏准备出发;
  在他们身后是一片竹林,除了有两块新鲜的土裸露在外,看不出与楚留香炊事班来之前有什么差别;
  在方宝玉与孙玉伯的指挥下,炊事班的战士们一共扎了两支竹筏;

  其中一支最中间,孙玉伯还做了一把竹椅,这是给腿脚不方便的水灵光专门制作的;
  而另一个竹筏中间则做了一个围栏,这是给果下马准备的,围栏中间刚好够一个马身,这样马儿在竹筏上就不会乱跑,影响竹筏的平衡性。
  一切准备停当,水灵光一如早上出发的样子,左手一挥:
  “同志们!出发!目标富民县郊外大山洞!!”
  两支竹筏非常听话地离开岸边,慢慢向螳螂川中间靠去;

  在这两支竹筏上,楚留香炊事班的行李中比早上出发时多了很多东西;
  有煮好了没吃的竹笋、有新压榨的山茶油、有因为多了几条鱼而没吃的折耳根、有半桶水灵光采摘的各种野菜调味品;
  当然还有十个水灵光做好标记,让方宝玉看的竹子,现在应该叫竹筒了,而倪不小编织的几只竹篓挂在竹筏的最后面,犹如竹筏上有蓬一般。
  乘坐在竹筏之上,战士们都显得非常轻松,一路有说有笑,也有心情欣赏沿途风光;
  尤其是路过村子的时候,当村民看到是解放军,都拼命地向他们挥手,有些村民甚至用歌声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云南人非常善歌善舞,不仅少数民族在行,连当地汉人也在这种文化熏陶之下受到影响;
  云南人,婚丧嫁娶要唱歌跳舞,战斗出征要起舞歌唱,甚至男女相亲定情都需要载歌载舞;
  如果你在云南不会歌舞,平常百姓家也许真的连媳妇都讨不到,在结婚时、在相亲时,你的亲友团如果能歌善舞的能人少,也许连女方什么样子都没见到,就会被女方那些能歌善舞的亲友团比试得灰溜溜地赶紧逃了。
  竹筏一路行驶十分平稳,没有了在马背上的颠簸,加上楚留香银针的作用,水灵光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
  甚至可以站起来,自己在竹筏上走动两步;

  但楚留香却严令她不准走动,如果照这样恢复下去,水灵光到明天就应该不会感觉很疼了;
  “世杰哥,你说灵光姐会不会成我们嫂子啊?”
  “嘿,我们还没问你呢,你什么时候开始叫灵光姐这样亲热了?”
  “嘿嘿,她认我做弟弟了!”
  “不信,是你要求的把?”
  “哼,不管是不是,反正结果都一样!”
  “哟,哟,看你这样,牛气轰天的!”
  “不过,我倒更愿意叫她嫂子!”
  “嗯,你这想法不错,我们班长26了!”
  “宝玉哥,我们那里按虚岁算,应该算27了!要是在老家,班长这岁数,孩子都几个了!”
  “嗯,倪不小说的没错,你看大哥、二哥都有媳妇,连石逸与玉伯都是结婚才来当兵的,看来是要给班长张罗了!”

  倪不小与郝世杰由于要照顾马儿,并没有跟楚留香与水灵光一个竹筏上,而方宝玉则负责掌握竹筏;
  他们竹筏上,还有百里追和萧石逸,乖乖的跟在楚留香所在的竹筏前面。
  “孙同志,前面就是石龙坝了,河流上有一个滚龙坡,需要我们靠岸,将竹筏抬下去!”
  “好的,没问题!水同志坐好了!”
  “孙同志,你们撑船的技术这么好啊!”

  “嘿嘿,水同志,参军前啊,我家世代都是船工,这活计自小就会!”
  “哦,那现在家里还做船工吗?”
  “哈哈,早不做了,解放后,政府给家里分了船,岸上还给我们地方盖房子,现在不是船工,而是船老板了,哈哈!”
  听着孙玉伯谈起自己家的变化,水灵光也是打心眼里为孙玉伯高兴;
  “结婚了吗?”
  “结婚了,可还没孩子,结婚第二天我就来参军了,参军以后打仗路过家一次,呆了一会就走了!”
  “现在你们回国了,不打仗了,抽时间回去看看!”
  “是啊,我也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不着急,反正都回国了,迟早的事情!”
  “水同志,坐稳了,我们靠岸了!”

  竹筏靠岸的地方叫滚龙坝,滚龙坝在往前就是石龙坝,这是在全国都已经出名的地方:
  我国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水电站;
  滚龙坝是在水面上修了一道溢出水大坝将螳螂川水阻挡,这样一来螳螂川滚龙坝之前的河水流速相当缓慢;
  但一过滚龙坝,螳螂川的河水就变得急促,坡陡流急,地形落差很大。
  在对螳螂川中的滚龙坝一番观察之后,孙玉伯认为,他可以直接驾驶竹筏从滚龙坝上飞驰而下;

  看着滚龙坝两边水位的高差,水灵光有些担心,而楚留香则简单说了一句:
  “注意安全!”
  “是!”
  于是楚留香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背起东西就向滚龙坝的另一边走去,在那里等待孙玉伯驾驶竹筏通过滚龙坝;
  水灵光则在铁翼与郭大路抬着的担架下跟随着楚留香;

  孙玉伯把外衣一脱,慢慢将竹筏撑到水中央,用竹竿慢慢逆水撑着竹筏,让竹筏的速度减慢;
  当竹筏开始接近滚龙坡之后,孙玉伯来到竹筏前头;
  竹筏前头通过滚龙坡时,竹筏的前端,并没有一头扎进水里;
  孙玉伯正跟随着竹筏通过滚龙坡的位置,不停地调整自己的位置,让竹筏的重心始终保持在滚龙坝上;
  直到,快接近竹筏尾端时,竹筏才开始头向下,孙玉伯迅速走向竹筏中间,将竹筏的重心往前移动,然后一头扎入变得水急浪高的水中;
  看着一下子就不见身影的孙玉伯,水灵光紧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一会之后,看到孙玉伯从水中出现并稳稳站在竹筏中间,不仅拍手称赞;
  随后方宝玉也跟孙玉伯一样,将竹筏安全驶过滚龙坡;

  “同志们,你们前方就是石龙坝水电站,这是我党在云南最早开始活动的地方!”
  “日本人曾经无数次轰炸这里,在我党的领导下,敌人的阴谋没有丝毫得逞!”
  “这座水电站至今依然屹立在这里,为新中国输送源源不断的电力!”
  楚留香顺着水灵光手指方向望去,石龙坝水电站静卧在一片葱翠的树林里;

  一条条巷道,随处可见的机房,青色砖墙,拱形窗,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去,依稀可见机房内那涂着绿色油漆正在工作的发电机组。
  石龙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座水电站,是中国最早兴建的水电站。
  1909年,云南最大商户、“钱王”王炽之子王筱斋联络19位商业同仁,共同集资成立“耀龙电灯公司石龙坝发电厂。
  新中国成立后,耀龙公司与昆湖电厂合并,成立了“云南省电力工业管理局”,统一管理全省的电力工业。
  从滚龙坝开始,螳螂川的水流速度开始逐渐加快,还没等楚留香细看石龙坝水电站内的情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