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上的大兵》
第78节

作者: 金木土石

收藏本书TXT下载
  竹筏就已经拐了一个大弯,楚留香这才发现,石龙坝水电站已经在自己头上了;
  湍急的水流并没有给孙玉伯与方宝玉带来什么难度,他们站在竹筏前头,手里紧握竹竿,巧妙地点在露出水面的石头上;
  每点一次竹筏就改变一次方向,虽有些颠簸,但人在上面感觉不到任何危险;
  水流速度在加快,竹筏的速度也在加快,速度的快慢并不是由水流控制,而是孙玉伯与方宝玉;

  当竹筏快了,他们就会让竹筏慢一些,当竹筏慢了,就会让竹筏快一些;
  每一次改变速度,在前面的孙玉伯都会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响亮声音,听到这种声音的方宝玉,就会以同样的声音回应;
  水灵光想,也许这是他们船工之间用于联系的暗号把;
  对于这种联络方式,水灵光并不感兴趣,她又不做船工,干嘛需要知道这些呢?
  一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很多险滩,突然进入了一条水流湍急但水中并没有石头露出的峡谷之中;

  “这是青龙峡!”
  水灵光看着峡谷两岸那依然处于原始状态的森林说到;
  楚留香同样抬头张望,这是一路以来,见到最美的风景;
  峡谷处于逶迤群山之中,两岸时而悬崖峭壁,如刀削一般;时而广袤平坦,绿树成荫;
  两岸不断有溪水从悬崖倾泻而下,也不断有溪水从地表潺潺地流入峡谷之中;
  在幽幽的峡谷里航行,阳光从树顶的缝隙中洒下来,细密而均匀;
  峡谷的水流忽高忽低,忽急忽缓,和着不知名的鸟鸣声,森林的厚重,树木的清新,花草的馨香,哗哗的风声,让人倍觉诗情画意。
  沿岸枝蔓纠缠老藤虹曲,密密的野草、叠叠的灌木满目葱茏,完好的原始森林植被一览无遗。
  在这样的山、这样的泉、这样的空气里穿行,所有的尘事被涤荡得干干净净;

  自然天成的森林大氧吧,山之幽静、水之秀气萦绕心底,从此生根发芽。
  “峻峭青龙峡,碧玉泻清波。人影林间绕,芬芳叶中落。移步踢松茸,仰头触香果。竹后飞笑语,歌声与鸟和。”
  望着青龙峡如此沁人心脾的美景,一直坐在竹椅上的水灵光站了起来,伸出双手,就像在拥抱什么一样,她再一次朗诵了古人对于青龙峡美景描述的一首诗;
  “水同志,悬崖上那些房子好有特点,是什么地方?”
  楚留香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类似村庄又类似由许多房屋构成大院子的地方,那里的房子跟他所见到过的所有房子都不一样;
  “嗯,那是一个彝族寨子!”
  “彝族?”
  “是的,是云南人数最多的一个少数民族,他们人很好的!很热情!”
  “水同志,那个寨子你去过吗?”
  “没去过!”
  “想去吗?”
  “想啊,想好几年了!”
  “好,等演习完,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啊,楚同志,说话要算话啊!”
  “肯定!男人说话算话!”
  楚留香就这样对水灵光做出了人生之中的第一个承诺,为了这个承诺水灵光等了楚留香20年;
  20年之后,当成昆铁路修到青龙峡时,楚留香才实现了对水灵光的这一承诺,但那时,早已物是人非。

  当夕阳快要落到地平线之下,楚留香他们到达了富民县城郊区,并没有准备进城,而是打算在郊区过夜;
  水灵光所指定的过夜地方,就在螳螂川边上,那里有一个山洞;
  山洞并不是云南常见的那种溶洞,而是一个临路的敞口山洞,临路的洞口非常长,而洞里面却不深;
  山洞其实是高大的悬崖挤压地面而形成的一条巨大裂缝;
  裂缝并不深邃,只是沿着道路一字敞开,但也足够用来遮风挡雨,躲避野兽;
  当楚留香炊事班来到山洞时,山洞中已经有人了,是一支走南闯北的马帮;

  在云南,主要物资的贩运是依靠马帮,这些常年游走在大山与城镇之间的马帮,为云南各地人民带去他们急需的物资;
  好在山洞够大,不是几十人就能住满的;
  水灵光指了指前面,意思是到山洞前头去找一块地方休息;
  楚留香顺从地带着大家往前走去,当他们路过马帮时;
  楚留香发现,在洞口挂着一只马,马的半身肉已经被割下,露出血淋淋的骨头,微风吹过,带着一股令人恶心的血腥味直扑人的鼻腔之中。
  对于这股血腥味,水灵光不由自主捂上了自己的鼻子;
  当正在忙活晚饭的马帮看到有生人走近,立即警觉了起来,有几个正欲起身,却被一个年级看上去稍大的中年人阻止;
  原来他看到了楚留香他们身上穿的解放军军服;
  他们的行为与楚留香他们在螳螂川上的村民完全不一样,他们的行为充满了警惕与怀疑;
  楚留香望着他们,微笑点头,以示善意,然而他并没得到马帮的回应,马帮大多数人的目光并不友善;
  “解放军同志,你们是要继续赶路还是在这里歇息啊?”
  “嗯,我们准备就在这里歇息!”
  “哦,太好了,有解放军同志在,我们马帮更加安全了啊!”

  “那解放军同志,一起吃一点把!”
  “谢谢了,同志,我们自己有,你们吃吧!我们就在前面找个地方休息!”
  “好好,那一会找你们聊天去!”
  “好的,随时欢迎!”
  那位阻止其他人站起来的中年人,自己站起来,主动与楚留香打着招呼。
  楚留香一边回话,一边仔细地观察这些人,他是第一次碰到马帮,自然也产生了一些好奇!
  这时,一直走在后面的郝世杰快步走到楚留香后面,悄悄用身体碰了一下楚留香;
  楚留香则耸了耸肩膀,这意思是在回答郝世杰,我已经注意到了!
  在距离马帮二十米远的地方,楚留香找到一处半封闭的场地,从马帮那边正好看不到这里;
  楚留香想到有女同志水灵光,这样的地方会方便一些;
  “武装组清理营地,炊事组打水做饭!”

  “是!”
  在楚留香的安排下,炊事班迅速开始做扎营准备。
  水灵光走到楚留香身边小声地说道:
  “楚同志,你看到他们吃马肉了吗?”
  “嗯,看到了,而且好像他们还在吃牛肉,我闻到了!”
  “楚同志都说你鼻子灵,看来是真的!那是牛干巴!而且我还看出来,是昆明寻甸的牛干巴!”
  “你能看见?”
  “嗯,楚同志,我可是坐在轿子上,比你们都高啊!我看他们可能不是好人哦!”
  “嘿嘿,水同志,你警惕性蛮高吗!这事情我们先观察,你不要漏出任何怀疑他们的地方!”
  “好,我照办,想想一会你们要逮坏人,我就兴奋!”
  “嘘!!!人家是不是坏人还不一定呢!”

  “哼!!!哪里有马帮吃马肉的?还有牛干巴,现在国家严令不准杀牛,他们还吃,而且还是牛干巴!”
  说罢,水灵光把头一甩,来到正在用树枝扫地的倪不小身边;
  “倪不小!”
  “哎!灵光姐,啥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