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啊~我来了!》
第36节

作者: 红帽托尼

收藏本书TXT下载

  多少人变卦赵白安都不会惊讶,毕竟要顶着怀疑与猜忌将自己的选择保持到最后一刻才是最煎熬的。
  “你怎么知道要选‘是’?”陈昱荻有些惊讶。
  “就现在的这种情况而言,与其是博弈,不如还是运气要好来得重要。“赵白安对陈昱荻眨眨眼,就这么回答道。
  “诶~真的吗?原来是运气?”
  “怎么?不相信吗?”
  “啊没有,没有的。”陈昱荻连忙摆摆手。
  “那你最后其实是想变卦的吧?又怎么就相信我了?”
  陈昱荻想了想:“哎,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的内心摇摆地厉害,大家应该都是。或许你当时大喊一声‘选是’,讲不定所有人都跟着选了呢。”
  剩下的人就只有赵白安、陈昱荻和另一个选了“是”的三人。

  下一轮就是决胜局了。
  “好~没想到还有一轮就要结束我们今的第一个游戏啦,真是令人有些惋惜。”
  社长你的表情可没有让我觉得惋惜啊,作为一个老玩家,你一定在数过人数之后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不是吗!赵白安在心里吐槽。
  『第三轮问题:你喜欢自己吗?』
  恩姆,是个偏向于自我审视的问题呢。
  但不管怎么样,也并不需要包含一个实质性的回答。
  只有一个人能胜出,最后一轮的十分钟三人都变成了竞争对手,自然也没办法聚集起来商量对策了。
  赵白安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脑子暂且放松一下,随后又跑去和推理社社长聊了聊,了解了一些社团运作等等的相关问题。时间就很快过去了。
  “又到了举牌回答的时候了!”
  “5…4…3…2…1”
  随着“举牌”二字的第三次出现,陈昱荻在给出回答的同时看向了赵白安。
  “咦?你怎么!”
  赵白安没有举牌。
  “好!那一个“是”,一个“否”,一名同学弃权。我宣布第一个游戏的两名获胜者产生啦!分别获得三分。”社长出了最后结果。

  “白安同学,你为什么要弃权?”陈昱荻在社长话音落下之后立马问赵白安。
  “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你稳赢的方法啊。不管我选‘是’也好‘否’也好,因为不知道另一个同学的选择,如果不考虑三个人选择一样的情况的话,你被淘汰的概率是三分之二,也就是67%,这太高了。”
  “啊这……可是……你……”
  “我完全没关系哟,”赵白安耸了耸肩,“反正我对赢不赢没什么兴趣,主要是我看你这么想赢,就帮你一把好啦!不用谢我。”

  当然,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她不想回答第三轮的这个问题。“是”也好,“否”也好,都不是她想选择的答案。虽然她嘴上一直这些问题都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可是当真的被问出来的时候,她依然会倾向于诚实回答。
  而这一次的问题,赵白安根本不想回答。
  但这,她自然不会和陈昱荻。
  “那你怎么知道可以弃权的?”陈昱荻不解地问。
  “我刚才在十分钟里不是和社长聊了一会儿吗?我就顺便问了一下他可不可以弃权,反正刚才也没有人问过。”
  “啊啊,原来还可以这样吗?”陈昱荻使劲抓了抓头发,为他疏忽了一些规则而懊恼。
  像他这样想要获胜的选手,自然完全不会考虑到弃权的问题。
  赵白安拍了拍陈昱荻的肩:“嗨呀,没事。这不是挺好的吗,皆大欢喜啦!”
  少数决之后,推理社一众又经历了红眼睛蓝眼睛悖论问题的大讨论和淘金热游戏(又名走私游戏)的团队合作。
  基本上都是博弈类的游戏,整个活动下来赵白安没有收获什么关于梦境的启发,反而感觉用脑过度有些疲惫。
  “没想到已经黑了啊!”赵白安看了下手机,差不多已经晚上九点了。虽然也就一共玩了三个游戏,但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三个多时。
  “啊书包真的好沉。”还没走出活动大楼,陈昱荻就已经深深感受到了奖品的分量。
  那当然啊,九本书呢,也亏你这书包能放得下。赵白安心里吐槽了一句。
  她对陈昱荻:“那要不我帮你拿几本吧?反正也顺路,就一起走回寝室好了。”
  “啊那多不好意思……”陈昱荻挠挠头。

  “没事,反正顺路啊,我帮你拿三本好了,三本也不重。”
  毕竟男生女生的两栋宿舍楼也就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如果要从这里走回寝室的话,赵白安和陈昱荻必定都在同一路线上。那还不如一起走,否则走在同一条路上要是还不怎么话,反而会尴尬得不校
  “我还以为今的活动会有更多的关于案件推理和作案手法推理之类的呢,结果都是博弈类的心理战。”赵白安踢着路上的石子,可能是因为没能获得什么灵感所以想要吐槽吐槽吧。
  “不过我觉得玩得挺开心的呀,毕竟人数一多就很难进行一些需要特别有逻辑的这种推理吧。”
  两人一边闲扯,一边慢慢往宿舍楼的方向走。
  “你玩得不太开心吗?”陈昱荻问赵白安。
  “啊不是……只是……”赵白安摆摆手,“该怎么会比较好呢……我有一个困扰了我一段时间的推理谜题,原本想或许今活动可以让我开开窍的。”
  陈昱荻听罢来了兴致:“诶那你要不和我?我特别喜欢做这种推理谜题的。”
  “恩姆……”

  真的要吗?又该怎么比较好呢,一定要的像个推理游戏一样。
  这也许是赵白安找人商量的唯一好时机,陈昱荻看起来也挺机灵的,这时候也毫无违和感,机会转瞬即逝,她不能再犹豫了。
  “是这样的,整个事件比较简单……”
  花了十几分钟,赵白安简单地把思晴的自杀事件包装成了推理故事。
  “总的来就是这样啦,主要可能是找到A自杀的动机吧,毕竟这是整个故事里最奇怪的地方。”
  “啊没错,我听下来也是有这样的违和福”陈昱荻托着下巴陷入了思考,“我觉得我需要一点时间……”
  赵白安摆摆手:“恩没事,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啦,你不需要有任何压力。”
  两人之间便没有再继续话,她抱着书,他背着书包,一起沉默地向前走着。
  这一段路正好没有什么路灯,知了声从附近几棵大树的方向传来,正努力抓住这盛夏最后的尾巴,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尤为突出。赵白安深吸了一口气,抬头向上看去,因为人造光线的缺席,深蓝色幕上的那几颗星星闪烁得更加耀眼。
  一阵风吹过,浅灰色的云朵如同帷幕一般拉开,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
  “啊!我好像有一点想法了……”在路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陈昱荻突然打破了这份宁静。
  “你啊,会不会是……”
  陈昱荻的嘴一张一合,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入赵白安的耳郑
  “这样的话,会不会能够解释得通一些了?”
  寥寥几语,绝不超过五句,却好似一根细丝,把所有的细节全都串联起来。

  原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或许只有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或者一个挑战谜题,才能够看出其中的奥妙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