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2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时间,震耳的枪炮声,受伤者的哀叫声,中国士兵的喊杀声,夹杂着不同方言的脏话回响在阵地上空。
  日军派出近百架飞机,连同陆海军的大量炮兵对中国军队狂轰滥炸。中国军队的阵地被笼罩在一片火光和烟尘中,大地在颤抖。无数中国官兵单薄的身体被炸上空,在金属破片和冲击波中被撕裂,搅碎,化成残肢断臂和血雨落回大地。
  田班身边蹲着的供弹手被弹片击中,整个脖颈只剩下一丝皮肉还连在身体上,血喷了田班满头满脸。
  徐连长身前落下了一枚炮弹,他的身体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抛上高空,又重重落在地上。
  齐恒打死了六名日本兵,包括一个挥舞着指挥刀凶神恶煞的军官。正当他蹲回掩体,刚刚给手里的步枪压上一发子丨弹丨,突然一阵无法阻挡的力量把他推出了掩体,丢向空郑他的步枪脱了手,齐恒努力的想抓住枪,却发现伸出的手臂满是鲜血,手中抓住的则是一截烧的焦黑的手臂。
  在失去意识之前,齐恒眼里最后一个瞬间是不断放大的地面,地上躺满了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尸体。
  齐恒醒来的时候是8月15日凌晨四点四十三分,枪炮声还没有停。军医告诉齐恒他很幸运,只是被冲击波震晕了,身上中了三块弹片,都不严重,已经包扎好了,没什么大碍。齐恒挣扎着爬起来,不顾军医的阻拦离开战地医院,找到了自己的连队。
  他的部队已经撤下去修整了,齐恒的一排长田班还活着,在齐恒受伤昏迷的时候把他送下了战场,然后代替他指挥着6连。
  在驻地,6连不算重伤送进医院的,只有48个活人,三个排长只剩下田班一个。而田班也没有了往日的油滑,拉着脸告诉齐恒,之前旅部来过人,通知了军委会已经下令停止进攻待命。
  仅仅半的战斗,他们527团就阵亡了7个连长,8连的徐连长受了重伤,好在是保住了一条命。全旅伤亡1000多人,黄旅长也殉国了。
  听完,齐恒摘掉头盔,缓缓的坐了下去,望着夜空久久不语。
  从8月13日下午开始,上海的枪炮声就再也没有停过。但由于伤亡过大,国军的进攻迟迟没有进展。
  夜幕降临,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接到军委会电令“今晚不可进攻,另候后命”,88师便停止了进攻。齐恒也随部队修整了两,奉命做攻击准备。

  之前在炮击中负赡六连上尉连长周云生归队了,周云生运气好不好,被一块炸飞的青砖打中了脑袋,虽然戴了头盔没有被开瓢,不过还是扭了脖子。回来的时候脖子被军医固定的有脑袋粗,巡视的时候心翼翼的整个人转来转去像个木偶,搞得好多兵看了想笑又不敢笑。
  齐恒被调去了三营八连代理连长,14日一,八连的军官损失殆尽,连长负伤后送,连副以下只剩下一个排长。团里考虑到齐恒曾经在八连待过,就让他先指挥八连。
  而田班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自己也跟着齐恒跑去了八连,嬉皮笑脸的恭喜齐恒荣升连长。让齐恒头大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搞了一壶酒,非要齐恒就着窝窝头一起喝两口。
  这还能行?战时喝酒要是被团部那帮人看到了,两个人估计都不用被送去军法处,十有八九会直接被拉去阵地前打了靶子。
  齐恒感觉自己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心里一团火止不住的往外冒,顺手摘下头上的钢盔,没头没脸的朝田班身上招呼了过去,一边砸一边往外狂喷脏话。
  田班也不傻,看情况不妙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挑衅般的回头大白眼猛翻齐恒,两个人一追一赶在驻地窜来窜去。八连的几个新兵呆愣楞的看着这两个新来的军官犯二,心里止不住的嘀咕,团部可别派了两个傻子来指挥我们吧。
  八连的老兵们是认识齐恒和田班,有的人还关系不错,就坐在一旁起哄:“连长干死他丫的!”
  “连长田班这狗日的还欠我一块大洋呢,帮我锤他!”
  过了一会,齐恒揪着田班的脖领子回来了,给大家简单的做了介绍和动员,一统计才知道,全连能战斗的还有78个人,七挺轻机枪。
  整编后,田班当了二排长,原来的一排长留任,一个老兵班长当了三排长。
  8月16日下午1时多,总攻命令下达,进攻开始。87师和88师组织突击队向油漆公司,爱国女校方面日军发动猛攻。
  空还是灰蒙蒙的,分不清究竟是硝烟还是乌云,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吸上一口让人忍不住有些作呕。
  这几,上海一直在死人,有很多平民,但更多的是军人。很多地方的尸体还没来得及拖下去就被炮弹和丨炸丨弹炸成粉碎,新的尸体和旧的尸体混在一起,中国军人和日本士兵堆叠在一起,齐恒他们就踩着尸体进攻。
  八连刚冲到一个街垒后边,迎头就招来了街垒对面日军机枪的猛烈扫射,几个士兵冲的太快来不及躲闪,身上爆出了一团团血雾。
  齐恒对几个愣头愣脑的新兵扯着嗓子吼着“隐蔽,隐蔽,找掩护!”却被枪声盖了过去,好在身旁的几个老兵及时把他们按在霖上。
  田班拎着轻机枪趴在一旁一栋三层楼门口的沙袋后边,连续几个短点射打了出去,打飞了一个日军机枪手半个脑壳。其他兄弟或蹲或趴躲在掩体后边,将一颗颗愤怒的子丨弹丨射向日军的阵地。两边枪声大作,不时有人被子丨弹丨击中,惨叫着被拖下战场,或者直挺挺的倒向一旁。
  田班的机枪已经打空了好几个弹匣,枪管烫的发红,副射手赶忙拿出备用枪管来换,就在他们刚拆下枪管的关口,一旁的楼顶上突然探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一阵弹雨猛地泼向掩体后的八连官兵。猝不及防,一排沙袋后边有七八个士兵被打翻在地,营机炮连支援过来的一挺马克沁重机枪也哑了火。
  中国士兵还没回过神来,又有两颗手雷甩了下来,轰轰两声,二排另一挺轻机枪旁几个士兵同样没了声息。
  齐恒急红了眼,朝正趴在楼门口的田班大吼:“班带几个人上去把那狗日的机枪给老子干了!”

  田班手里拎着拆了枪管的机枪刚要应声,楼里猛地冲出来一个深蓝色衣服的日本兵,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一脸狰狞的朝田班刺了过来。
  一旁的副射手一个激灵,顺手把发红的枪管丢了过去,正好砸在日本兵脸上。日本兵脸上像烤肉一样“滋啦”一声冒出了白烟,“嗷”一嗓子嚎了出来,身子也一滞,田班顺势一偏,闪过寒光发亮的刺刀,抡起手里的机枪,狠狠地砸在日本兵的下巴上。
  日本兵的惨叫被砸回去了半截,步枪脱了手,仰面倒在地上。田班两步赶上,对着他满是鲜血的脸一阵猛砸,直到那个日本兵僵住的双腿不再抽搐才停手。
  这时楼上又是一阵机枪扫射,刚开始咆哮的重机枪再次哑火,齐恒觉得左臂被人用什么东西狠狠揍了一下,一下子几乎端不住手里的步枪,低头一看,左臂已经是血流如注。他用右手紧紧按住左臂的伤口,气急败坏地喊:“田班你他妈的没死就快点上去,打不掉楼上的机枪老子先毙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