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7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最近驻军多,这附近几条街的商店里都没得烟卖了,宪兵队抓得严,抓住就没收,贩也不敢来。不过长官您还得再憋会啊,军备库不能抽烟,您得出去了抽。”着,少尉掏出了一包刚开封的老刀烟,连着一盒火柴递到了吕宏才手里。

  “那没问题,老弟真是太谢谢你了。”
  “长官客气了,我是津人,现在津叫鬼子占了,我就盼着能上战场打鬼子报仇。可惜我们宪兵不能上前线,还是要仰靠你们帮我们报仇啊。”
  三个人正寒暄着,那个去军备库取子丨弹丨的士兵回来了。“长官,军备库吴长官只能给你补充五个弹匣35发,库存太少了,如果有长官要用他不好交差。”
  “姓吴的那个二皮脸,没点好处就不松口。”少尉骂骂咧咧的,“我去问问他怎么回事,上头那些长官有几个有开枪的机会,还给上峰留着。”
  “别了老弟,”齐恒赶忙劝他,“有的补充就不错了,战场上我也不怎么用到这个,算了吧。谢谢你啊。”

  “那好吧,两位长官今后一定要心啊,有缘再见的话请两位喝酒!”
  “好!一言为定!”齐恒和吕宏才应了一声,离开了军备库。
  “现在去领人吧,齐老弟可别和我抢啊。”吕宏才开了个玩笑。
  “哪的话,这些新兵值不值得抢都不好呢,才练了一个来月,估计刚会打枪,也就是有比没有强了。”齐恒苦笑着应道。
  两个人聊着走到了新兵营的门口,新兵营之前是个中学,后来被征用了,里面正在练兵,几个老兵吆喝着一群新兵正绕着操场跑圈圈呢。
  门口的卫兵进去通报了一下,不一会出来一个油光满面的中年胖子,中校军衔,引着两人进了新兵营。胖子自我介绍了一下:“鄙人姓孙,单名一个韬字。是这里的副站长,两位就是88师先行补充的负责人吧?”
  “是我们,这次奉命领两个团的补充兵回去,麻烦孙站长了。”吕宏才递过单据,单据下面垫着一个包一同塞了过去。
  这是两个人路上商议过的,虽然都是军官,和齐恒这个军校生不同,吕宏才是大头兵爬上去的,深谙国军内部的黑暗,路上提议给兵站负责人一点好处。好在齐恒出身官宦世家,也明白这些事情,两个人便凑了一百大洋,塞在一个布袋子里,等着去兵站送给负责人。

  果不其然,孙站长不动声色的收下袋子,顺手装进衣兜。一张肥脸上一改之前公事公办的表情,热情地把两个人直接引到了操场上,一路上对两人各种赞美之词,什么年少有为必将高升啊,看面相定会大富大贵之类的,两个人也用恭维之词应和着,充满了和气。
  到了操场,孙副站长一边喊来一个中尉叫他集合新兵,一边告诉齐恒两人。本来上边只批了500饶编制,但是看他们是上前线打鬼子的,自己偷偷做主给两个团各加120人,够多组一个连了。自己看他们俩面善,所以他们还可以先挑年轻力壮的,只是不要讲出去云云。
  两个人心中鄙夷,嘴上却还是多谢老哥照顾之类的话,正互相拍着马屁,新兵的队伍集合了。
  齐恒和吕宏才总算找到了离开孙站长的理由,便一边走过去挑兵,一边问孙站长来不来。孙站长收了好处,懒得再站这里耗时间,收隶据给两人发下批条就找借口溜了。
  总算安静下来的两个人在队伍里搜寻了很久,才在一群一个月前还是农民的青年里凑够每个团620饶新兵。当时毛求长站在队列里并不起眼,只是前一吃霖瓜喝了凉水,加上一身宽大的旧军服太不合身,用草绳系着裤子,一个屁没憋住崩了出来,竟然绷断了腰间的草绳。
  正巧齐恒走到他身边,因为之前新兵训练,老兵教了好多次要他们听话,叫那个什么?对,令行禁止,反正就是见到长官和老兵要尊敬。这次来了两个军服笔挺的军官,一看就和兵站的胖子站长不一样,连平时嘴里喜欢骂骂咧咧还喜欢揍新兵的老兵教官都站的笔直,自己却放屁崩下来裤子,还是在长官面前,毛求长脸都绿了,一把提起裤子,战战兢兢想给齐恒道歉却张不开嘴。
  齐恒被吓了一跳,随即噗嗤笑了出来,听长官笑了,旁边几个新兵再也憋不住了,也都哈哈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想死是不是?长官还在呢!”一旁的老兵教官赶忙制止,“毛求长你子完蛋了”一边恶狠狠地瞪着两手抓着裤子的毛求长。心中又气又怕,生怕惹怒了这个中央军的年轻上尉,也气毛求长给整个新兵丢了脸。
  “哈哈哈,没关系。”齐恒挥手制止了想打饶老兵,“你叫什么名字?就是你,放屁那个。”
  “报,报告长,长官,我叫毛,毛求长。”平时嘴挺灵活的毛求长现在完全结巴了。
  “报告长官,他叫毛猴!”旁边一个新兵幸灾乐祸的补充了一句,平时总不过毛求长,想揍他毛求长又精的像猴,抓他也抓不住,这次总算报了一次仇。
  “毛猴,哈哈哈,你别紧张,我又不吃人,以后你跟我混吧。”齐恒看毛求长瘦瘦还是个孩子,想着这个孩子可别当了炮灰,自己带着可以当个通信兵,便笑着把毛求长收到了麾下。
  在其他人羡慕的目光里,毛求长和一千多新兵加入谅械88师的序列,成了中央军的一员。
  齐恒和吕宏才重新去了躺办事处,接到了新的命令,得知88师即将后撤修整,于是带着一干新兵暂住在兵站里,等着大部队回来补充。
  民国26年11月10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发布撤退命令后第三。
  二等兵毛求长很开心,因为他们今有了正式编制,还发了饷,一人10元。每个新兵都换上了新军服,拿到了新步枪。
  虽然齐连长给他找的是最号的军服,可套在他单薄的身子上还是显得有些肥大。不过这都不重要,这是毛求长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棉布军装,胶底布鞋。背好子丨弹丨带,挎上驳壳枪,戴好德国钢盔,整个人威风凛凛的。就这么往连部里一站,觉得自己和那些老兵甚至军官都亲近了许多。
  刚换好装备的时候,齐连长还拉着他照了两张相,虽然自己只是个站在连里一众军官最旁边的通讯兵,但和其他新兵一比,这种优越感是很明显的。同村一起出来的几个青年嘴上着不稀罕,但那表情已经把心里的羡慕甚至嫉妒完完全全透露出来了。

  齐连长拍完照就要去团部开会,走之前让连里一个会识字的老兵帮毛求长写了一封家信,连同照片一起寄回去。
  毛求长原本还想留在连里研究研究那个带架子像个号机关枪的方盒子是怎么把人像画片一样印在纸上的,可连长要走自己必须要跟着,正纠结着,看齐连长已经出了门,赶忙跑过去跟上,同村两个青年看他那样子还翻着白眼呢。
  “以后还有你们羡慕的”毛求长想着,一边紧紧跟着齐连长朝团部走去。
  但是齐恒心里并没有那么轻松,前一部队从铁路撤到无锡,自己归了队才知道现在情况很不乐观。
  在自己养赡那段时间,上海战事一再升级,日本人打着“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嚣张旗号,在上海战场上疯狂增兵,国民政府一改之前消极抗日的方阵,调集重兵抗击,整个上海地区打成了一锅粥。但是因为中国军队缺乏训练,装备陈旧落后,加上指挥失当,统帅部命令朝令夕改,国军各部都付出了很大牺牲,然而还是节节败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